《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1)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2)

侄儿他们外出归来,有人照看老父亲了。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回珙县。

离开珙县46年了。几乎每年都回来。

回来探亲的时间大多是在春节。三、四月份回来过两次,十一月份回来过一次。

这是46年来我第一次在夏天回来。

46年前我在珙县的那些岁月里,夏天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皆因有那条河—洛浦河。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3)

夏日时光,我们这些10来岁的娃儿,除了上学,几乎就全泡在河水里了。

那时的洛浦河,河水清悠悠的。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4)

河上常有竹趴子(竹筏)飘过,大多是运煤,还有在趴子上放置一椭圆木桶,是用来装大粪的。偶尔也有运桐油的趴子从这里经过,他们要绕长宁至江安卸下货物,由更大的船此进入长江。

一张竹趴子,就是一个人撑。

顺流而下时,常常是跑单帮。逆流而上却得3、5张趴子结帮而行。

因为上滩时,湍急的流水,一个人是应付不了的,需得有人相帮才行。

待将拉上滩的趴子固定妥当后,他们又一同去滩下拉另一个趴子。

淡水季节,在逆流中撑趴子,轻松点儿,没有那么费事儿。在涨水季节,却是很费事的。撑趴子的须背朝扒子头,把竹篙顶在胸臂之处,弓着腰挺住劲往趴尾走去,竹趴子此时极像一只蜗牛,慢腾腾地挪动。

当然,真正涨洪水啦,趴子是绝不敢下水的。

风平浪静时,顺水而下,撑扒子的人轻松了,慢悠悠的用竹篙点着水,高兴还会来上点顺口编的山歌:岸上头的妹娃儿哟,你等哪个?没事哪个你哟朝这边睃,这边的等斗你,就等你哟扑在的怀里头。

那声音吆吆悠长悠长的,惹得两岸青山也抖动着回应起来。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5)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河里洗澡(那时可没游泳这一雅词儿)看见上游有一个趴子漂下来,我们赶紧站在的浅水处,当那趴子快到我身边时,撑趴子的人突然把竹篙朝一个小伙伴点去,嘴里唠叨着:娃儿,让哥看看你的来。

吓得那小伙伴捂着一下趴在了水里。

哈哈哈......撑趴子的开心地笑啦。

等那趴子从我们身边飘过去后,那小伙伴一下站起身来,开口就骂道:妈卖批吔,赫死老子了。

骂声未落,那撑扒子的又长声吆吆地唱起来了:岸上的妹娃子哟......

我从水中站起往岸上一望,一个穿着蓝碎花衣服的女娃儿正摇曳着在右岸上轻盈地飘动着呢。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6)

枯水期的洛浦河实在是无趣的很,水清清悠悠平平缓缓地流着,我们便只能在几个水深处洗澡了。

在珙县,凡水深的地方都称之为沱(大概多数地方都是这种称谓吧)比较有名的有官沱、水码沱、猴三儿沱、王七沱......

我们家住的离猴三儿沱最近,所以常去那里洗澡。

从家里到猴三沱,要下一个很高的石坎,实际上就是一座山。

好像那时的大人,对孩子都很放心。在我的印象中,父母绝没有像现在的大人们那样对孩子不撒手,不放手。也没有像现在的大人们那样千嘱咐万叮咛的。

洗澡!去就去吧,跟啥事没有似的。我们一旦下河便没有数了。不到太阳落山,不听见妈妈长声吆吆地喊回家吃饭了我们是绝不会自觉回家的。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7)

夏日的洛浦河给我最棒的记忆便是涨洪水。

那些年每到夏天,洛浦河总会不断地涨洪水。

从上游和群山之中喷涌而下的洪水,在河床里撒野翻滚。 洪流中旋涡像一个个漏斗疯狂地旋转,不断地消失随之不断地形成。

记得有一年涨洪水,一头肥猪在洪水里拼命地扑腾,死命地嘶叫。站在两岸看热闹的人都尖叫起来了。

洪水的漩涡用它的巨大力量,把那头离它还很远的肥猪,猛地拉近,一下把它吞没下去。当那头肥猪在下游很远很远的地漂出来时,已经没了动静,死了!

洪水的巨大咆哮声;洪水里挣扎着的猪、狗、猫的尖叫声;洪水里漂浮着各式各样的物体。

整个县城陷入一种莫名的兴奋中。

几乎家家都倾巢而出,或在岸上、或在桥上、或凭靠临河的窗户、或依靠在傍河的自家门口。

在他们眼里,那疯狂的洪水更像是大自然馈赠给他们的一场狂欢。

在自身不会遭难的情况下,我想所有临江临河居民都会有这种莫名的狂欢经历吧。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8)

每个人都会依据自已的经历在涨洪水中寻找自已的乐趣。

记得今年一月份,我的一篇记述硐底的文章引发了一位生长在硐底,教书于巡场的曾凤贤老师的共鸣,她写了一段感受就很有画面感:

谢谢为我家乡撰文记实的李先生。

他笔下的老街小巷,吊脚楼,过街楼(只两处,我家门前一处)都是我刻骨铭心而又美好纯真的记忆。其实他没有见过那时这水码头的繁华,河坝里的乐趣,小巷逢场天的热闹…涨水了,我们在窗口甩下鱼竿儿钓鱼…

她朴素无华的叙述把我深深的打动了。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9)

在离开这里46年后这个夏天,我被儿时的洗澡记忆和洪水记忆召唤回来了。

但是,我没有看到记忆中的洪水,也没有看到洛浦河光着洗澡的娃儿们。

我想,大概自已没有碰上。

我想如果能再在这里住几天,也许我能看到那久违的,令人兴奋,动人心魄的洪水。

但愿老天能赐与我一次重温记忆的机会。

我真得很渴望能得到这个机会,毕竟46年来我真得很希望和洪水第一次相逢在这个夏天。

突然有个声音响起,是从心中传出来的:随缘吧!

我想这是对的。

人生最好的状态也许就是—随其自然。

《46年后,我第一次与洛浦河在夏日相逢》(图10)

2017年8月3日于珙泉文拙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洪水

洪水(flood),由暴雨、急骤融冰化雪、风暴潮等自然因素引起的江河湖海水量迅速增加或水位迅猛上涨的水流现象,会淹没堤岸滩涂,甚至漫堤泛滥成灾。描述洪水的要素包括洪峰流量(水位)、洪峰流量出现时间、洪水总量及洪水过程线。洪水一词,在中国出自先秦《尚书·尧典》。从那时起,四千多年中有过很多次水灾记载,欧洲最早的洪水记载也远在公元前1450年。在西亚的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以及非洲的尼罗河关于洪水的记载,则可追溯到公元前40世纪。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