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1)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2)

漫步

一条河的两岸,夜色弥漫。

还要十来个小时,才能走出黑夜。

视线之外,是辽阔的世界。

帝国的,我的政见

都退到一杆长枪的射程之外。

十字架上的晃悠。

是谁为你设计这精美绝伦的动作?

让老爹看着一股股心疼。

河水的流动,彷佛圣咏,震击耳膜。

全部的力量,集中在腿上。

把故乡反复走来走去。

在自由经济时代,赚回本质。

但我终究还是得回到床上

寻找睡眠。

并写下这首诗。

写下草莱民间的一点感想。

尘世的叹息,在梦中缩短。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3)

临终一刻

把一生压缩,摆置在临终一刻。

压缩悲哀,忧伤,幸福,欢乐。

直至薄如蝉翼,喘不过气来。

把青春剔除,美貌苍老于无形。

皱纹,比沟壑幽远深邃。

把白天、黑夜剔除,时间消失。

像虚构的人形,站在元时间的地球仪一侧。

话语,燃烧成灰烬。

人,各凭善恶。

在传说中,成为灰屑中的毒和养分。

在消逝的过程中,还蠕动着双唇,言词恳恳。

将功罪,按秩序分开,摊放在身体两边。

2017.08.12夜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4)

王家院子

王家院子矗立低抑的遁辞之上。

月光把王家院子修饰得无比温润。

死亡和婚姻雕刻着它,如雕塑王宫大院。

院子里的美人流落祖国四方。

一次次死亡加深它的空旷。

第一个癌病患者的追思会

正叙述从诊断到死亡的简历。

比他从士兵到营职简洁迅速。

人口庞大的王家院子,四十年里

挤满了外来的租房户。

它的内部正变得日渐稀松。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5)

长度

一部抗战剧,用六十集的长度

让主角一个个死去。他们,她们

不是饮弹身亡,是被时间和剧情耗死的。

电视屏幕容不下过多的人。

一个团简化到十几个人。

二三十来人,就可组成一个军。

编剧违反我的意志:暗里热爱的角色

死在了套路里。不厌其烦,反复温习

抗日的路数,像熟习一套拳法。

美丽的事物毁灭了,我是多么的痛苦。

痛苦是多么的沉重。

一只形迹可疑的蟑螂,打断了我的悲伤。

它的触角,触到了光阴。

这丑恶的生命缩短了一寸。

在身后器物,因黑暗而暧昧的

轮廓里,逃匿得音讯渺茫,无踪无影。

它的影子,长不过一粒米。

而其遗留的印象,如污渍。

在意识中,打点滴般的。

足足扰动了我一分钟的宁静。

2017.07.21夜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6)

这不是田里生殖的莲。

不是观音下唯一的真实。

正如扎加耶夫斯基不是米沃什。

尽管,他们共用一个祖国一个波兰。

这是被意识捆绑的莲。

还有几分绑架的嫌隙。

或许,根本,莲就是个人名。

缀在女人的姓氏后。

就可以像印刷机批量生产,叫作莲的女子。

从语义的莲到达莲是困难的,充满梗阻。

几亿光年,都无法靠近。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7)

小城

山中岁月在体内积存的

光热,抵挡不往一世寒冷。

小城,和他一道

颤颤巍巍。

职业中学,大红的顺口溜

妖娆地招揽学生。旁边的招待所

挖了巨大深坑,地产商摆了个

将要大力的POSS,就隐藏着

不见了踪影。三星级酒店

烂在广场对面,似乎永远无法完成。

聚会上,他斯斯文文。

来!喝酒。

说着说着,筷子就越过阶级界线。

夹起一块

已过保质期的青春。

没有一个物理学家在此居住。

只有散落在纸上的几粒作家,诗人。

和他一样渺小的平民。

这个城中,有它自身的甜美,宁静。

陈嘉宁2017年诗歌近作(图8)

这个春天

从浸透水渍的手帕,挤出风。

那是拂过青春期的桨声橹影。

从明月湖的林间吹出来的

葱茏的清风。

我,民谣里诞生的子嗣。

重返祖地。这里,埋葬着我的祖父。

一个旧式地主七十年前的背影。

和他苍老身体里,川东名镇公馆,解析的故事。

我童年伙伴,在春游的路上,步入迷津。

湖泊,以超现实的姿态,承接雨露,晨夕。

屏退俗务,前往真佛山,朝圣。

并非向着神佛,而是暗渡风景。

1990年,我跟随还活着的堂哥。

英雄年代的乡镇企业家,到真佛山敬神。

一场梦境,花事日益繁盛。

我小心翼翼,寻找往日记忆。

现实绵密地覆盖了曾经的足印。

那些过去的人,正满怀忧戚

路过天堂,看见人间的我

抓住云缕,努力向上攀登,想起

古老的苍茫,时间的沧桑。

把冰释久远的敌意装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近作

近作,拼为jìnzuò,指新近撰写的作品。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