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渡河,家鄉的河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

撰文/林沐華 【原創】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

圖片拍攝 / 韋徐茂 林沐華 呂建華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

對於一個生于斯長于斯的雷州人而言,則便未能對本土那些承載着历史厚重的名胜古迹了如指掌,而流淌在家乡故土上的那条河,每一个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却都镌记深刻,终身难忘!

南渡河,家乡的河,我心中的母亲河!

小时候,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不管你离家多远,仕途多显赫,身家缠万贯,终归一日,归来时还得回到南边,用家乡的水,洗净脚板上的污渍与灰尘 。

怎又何曾不是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饮水思源,落葉归根。老家,永遠是你舒心歇息的港灣。不管離家多遠多久,当你再踏上生你养你的那塊深冗多情的土地時,常年萦绕在心頭的恋乡之情油然而生。眉眸间,总感到故乡是那么亲切! 游子哟,家乡的月亮时时刻刻揣在胸襟,永远在心中敞亮。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

古代的雷州城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9)

今日的雷州城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0)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1)

南渡河,又名擎雷水,雷州半岛唯一一条集水面积大于1000平方公里的河流,属南海水系河流。是广东雷州半岛腹部最大的河流,发源于广东省遂溪县坡仔,在雷州市(原海康县)双溪口注入南海雷州湾,干流全长88公里,流域面积1444平方公里,占全市面积的40.8%。最宽处200米,平均河面宽31.13米,河流总落差27.9米,河床坡降0.172‰。流域内100平方公里以上支流有土塘水、公和水、松竹河、花桥水。其流域与雷州半岛西部干旱地区接壤,部分区域属西南部干旱地区,流经客路、纪家、唐家、杨家、松竹、南兴、白沙、附城、雷高等9个镇。東西洋良田連結八鎮,共28萬畝,坦蕩如砥,广阔无垠 。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4)

雷陽有八景,慕剎他鄉人。可那些令人垂注的历史名迹,乃是先人留下的。我在想,生活在當今的現代雷州人,能否也留下一些給後人值得昂首仰視的東西呢?

南渡河,雷州的母親河。是一條天設地造的天然河流,乃上蒼饋贈的極品 。她如一條炫麗迷人的彩帶,蜿蜒曲折、千转百迴地流淌在天南之角的這塊土地上。幾千年來,任憑歲月的碾磨與時光的冲刷,無怨無悔 ,尽职尽責地為這塊土地滋吮營養,细润万物,却总也得不到从旧貌中換來新顏 。乾坤朗朗,人心所向。作为雷州的梓民,我們都覺得有愧於家鄉的母親河。

南渡河呵,流過春夏,淌过秋冬,伴着岁月,悠悠流長,您何时能以一个斩新的风貌出现在人们的眼帘!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6)

远眺南渡河,只见,夕阳西下,彩雲满天。晚霞安静的落在波光粼粼的河水里,此时的南渡河面上泛着溜溜金色,幽静的波纹,婉莹的流水,透着清香的诗意。晚霞的瑰丽,悠悠的河水,在微风中轻诉着岁月的安详。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7)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8)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19)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0)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7)

日日夜夜,年年岁岁,春去秋来,红瘦绿肥。歲月留下記憶是永遠塗改不了的。她總能在你匆忙人生中的某一個小憩狹隙間顧盼留連,讓你沉溺在淹隱在光陰的旮旯里所曾經发生的故事中,撩撥出缠缠綿綿、無怨無悔的思念。

有的時候,很多人都注重結果,淡漠了細節與過程。曾经的岁月,曾经的梦想,放下了就是坦荡的畅想,捂热了就是鸟语和花香。在那個時代,在那個愛搭不理的環境中活出了自己,豐潤了來日生活的閱歷,也成就那一段坎坷的人生,而人生所要走過的本来就是一條艱辛曲折跌宕起伏的路。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8)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29)

声声汽笛鸣,挚挚游子意,悠悠天宇阔,浓浓故乡情。

走在南渡河长长的堤坝上,望着川流不息潺潺流去河水,听那铮铮的流水声,仿佛是一曲乡村古老的歌谣,在诉说昨天的故事。

南渡河,你滋润了雷州大地,养育了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芸芸众生;你记载了我们每一个人成长的足迹,也记载了父老乡亲的厚爱;你见证了荏苒时光中的时代变迁,承载着我们太多太多的记忆。忘不了纯真的年代的岁月,忘不了夜忧温饱的日子,还有那望眼欲穿的期盼与憧憬!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0)

几十年来,家乡的南渡河一直在我的梦中蜿蜒流淌。

我出生在靠近南渡河的一个乡镇,那时叫南兴公社。是当时雷州市(海康县)最大的一个乡镇。虽算不上风光旖旎,但也称得上山清水秀。記得小时候,經常和小伙伴们到南渡河畔看河景。

每到南渡河邊,心情總有万般涌动。 河堤外的东西洋翠绿欲滴一大片,看那万倾良田,禾苗青青,随风起伏,没有噪声,没有轰鸣,只有鸟唱蛙鸣。微风吹过,似乎听到细雨飘洒在禾叶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河面上,岸边树丛的倒影在水中一弯一曲地蠕动,河水静静的流淌,波纹粼粼,碧绿的河水,反射着苍弯的水晶似的蓝光,宛如一条丝带悠然蜷曲在绿色无边的东西洋,缓缓流入田野里的各条灌溉沟渠。一种质朴天然的美,呈现出田园沃野特有的秀色。

岁月带走了童年,消隐了夢幻,却在記憶中鏤刻着難以磨滅的腳跡,訴說那永無終結的往事…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3)

中学读书期间,为了培养又红又专的人,保持劳动人民本色,学校每個星期都安排半天勞動課。打那起,我和同学们经常往返于南渡河畔。开展学农学工,走又紅又專的道路。學校辦起了農場,還置办了一间磚窑。我们不但要学会播种插秧,开荒种甘蔗,还要懂得打砖坯烧砖窑。忘不了校办农场在东岭头坎垦荒种植甘蔗,还记得马铁坡上制砖封窑的烧火通红。

农忙假期到了,我们都得踊跃参加支农劳动。南渡河畔,就是我们要奔赴的地方。处在东西洋的龙马、刘宅、下林等村庄常成为支农劳动的地点。每天清晨七点出工,在田里插秧,中午十二点停工在田头边的小树林吃自带来盒饭。饭后休息一小时又投入劳动。

我记得当年为了提高粮食年产量,提倡水稻种植三造,还在田间施行鸭蛋肥。则是把土杂肥混成泥土揉成鸭蛋状,置放在禾苗根部。那是激情燃烧的日子,峥嵘浪漫的岁月。

有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了。然而,当你再踏上南渡河畔,悠悠往事却不由自主地装入心中,又跃然回到眼前。也许这就是故土情结,乡绪乡愁的缘故了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5)

當年的发小、少年时的同學、课堂里的同桌又相聚在南渡河畔兩岸。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7)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8)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39)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0)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7)

拦腰斩断南渡河建筑起来的排洪闸大楼巍然耸立。它彰显了当年老百姓围海造田 、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印证了雷州人民改造自然、感天动地、福蔭家乡的光辉史迹。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8)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49)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0)

一灣碧綠河水,河草青青,一片红树林,候鸟依偎,一扁小舟,漁唱晚歌,好一泓春水,好一個紅樹林湾灘 。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2)

那是七十年代的第一个年头。

南渡河属南海水系河流,汇接南海。每逢台风季节,海水倒灌,河水猛涨形成洪水引发灾涝。针对这种情况,为了根治常年河水泛滥的现状,合理地利用南渡河的水资源,县委决定:发动群众,堵塞河口,设闸引水,填海造田。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大件事 。决定一出,霎时震动了整个雷州。不久,十万大军奔海坪,万众一心齐上阵。只见,红旗招展,群情激奋,到处是人山人海。堵海工地上,男女老少,你追我赶,争分夺秒,用锄头铁铲,用粪箕、背箩、箩筐把土往河里填,小推车、汽车运石头往河心堵,南北两岸不断地向河心延伸,合拢口越来越小,经过八个月的奋战,终于在河流入海口处拦腰斩断南渡河,筑成一条连通南北两岸坚固的大堤坝,天堑变通途。

在这场战天斗地,改造自然环境的会战中,全县各间中学共有近一万名师生分批上了工地,我作为当年的初中生也有幸地参加了。整整在海滩边按营扎寨了十天,见证了老百姓的力量,人民战争的威力与奇迹的发生。

排洪大闸建筑成后,农田的水源得到充分合理的利用,既保证了农业生产的用水,又杜绝洪水灾涝的发生,为当时海康农业生产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7)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8)

回忆是美丽的思念,它可以把生活中的各种烦恼拋到九宵云外,让一生中所有的美好重置心田。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59)

这里曾是摆渡人的起始地,以后逐渐由轮机代替了摇橹,是当年海康县南北两岸的人们通商的重要埠头。当初,渡船码头两岸的上落点是由青石板铺成的路面,现在已改为水泥硬底地板路。码头边的每一块青石,都凝注了岁月中的悲与乐,苦和甜,繁华与寂寞。

前候的南,是海南与海北(粤西)交通的重要关口,平日车水马龙,南北贯通,人声鼎沸,熙来攘往,是何等热闹。如今,国道改变了,南渡河建筑了跨河大桥,时代在变了,改革开放,社会不断超前发展,已不能滿足社会向前发展的需求,从此被冷落。对于它的落寞,只有诉说无奈了。

有人说,是生命的归途,它可以读懂岁月的长河,诠释了人生每一个驿站的来来,把流年抖落的每一个碎片织缀如花。而随着时光荏苒,昔日所发生的事,在岁月沉淀下进行装饰,使每个故事从而悦耳动听,弥久留香。久而久之,它逐渐逐渐地变为思念的長河,以沉默的方式来诉说每一个时光的过往。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0)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6)

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了。而今,童年的伙伴故地重遊 。

站在南渡边,举目而视,只见物在人稀,古埠旧貌尚存,码头上那几棵高大的麻黄树依然挺拔在岸边。借物抒怀,胸中一股清气呼然而出,霎时心里倍感通透敞亮。面对此时此景,隐约中领悟了岁月的迷茫,感觉到世间人情之冷暖与薄凉。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7)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8)

時光在風幹了的歲月中流逝,隱藏於歲月裏的故事長滿青苔,越久越顯得偶意深長。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69)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0)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1)

小时候,每过南渡,难免心中乡愁缕缕,故乡情怀怦然骚动。有几回,却留下了非同凡响的冲动和绵绵的回忆。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2)

我人生第一次搭船过渡南,是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也是头一回上县城。

天刚发亮,父亲早早起来,在单车前后架各固定一根木棍,把大概二十把竹子放在木棍上绑定,我就坐单车前架上,随父亲骑单车到雷城二桥市场卖竹子。到了南,要买票过渡,渡船票每人四分钱,单车也是四分钱。到了市场上,如果行情好,可以卖出赚来十来块钱。如有剩下的竹子,再运回家中来日再卖。

集市上真是人山人海,大人小孩你来我往,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有卖衣服的,卖鞋、袜子的,手套围巾的,卖玩具的,卖饭的,各种食品的,还有卖家具的…真是应有尽有、热闹非凡。

在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中,父亲用一毛钱给我买了一个“白饼”那是雷卅有名的嘉岭白饼,誉满粤西的雷州特产。吃得真香!那扑鼻而来的香味,至今都令人回味无穷。

从此以后,每年过年,我和童年的伙伴们到县城逛年都要经过。

每年大年初一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起床,三五个人结伴步行到县城。那个时候,每人口袋里都有一元多压岁钱,来回过渡船票8分钱,逛完街后中午在饭店要了一碟三角钱的炒粉,剩余的钱就买了一些玩具,最后兴致勃勃跑着小步回到家里,这样就算过年了。虽然年过得很简单,可每个人心里都觉得很幸福。真忘不了美好的童年时光,还有那稚气青涩的满足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记得,最后一次过南是七六年年底,是我下乡到农场当知青后应征入伍到部队的那一年,同学骑着单车带我过的渡。打那以后,由于2O7国道改道,就再也没有机会到过南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四十多年后今天,我又回到这梦婪萦回的老地方,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心如潮涌,久久不能平静。往事如烟!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3)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7)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8)

南渡河水水流長,源源不断奔遠方。

涓涓細流滋沃土,故家田园遍地香。

南渡河,雷州人民的母親河。它是牽动着整個雷州區域農業經濟的大動脉,在发展农业生产的框架中起着生死攸关的作用。

七十年代初的填河治理,河水的泛滥已经得到控制,合理的综合利用基本完善。如果将来,能沿河两岸加固河堤建设,在堤坝上面铺筑水泥道路,旁边种植绿化树,既美化了河岸风景,又纯净了河滩,人们又有休闲的去处,可以在河堤上欣赏沿途河岸的美丽风光,给家乡父老乡亲一条干净、清澈的,一条明快、美丽的河流,何乐不为。

愿家乡的河流来日更加壮丽,愿未来的日子更加美好!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79)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0)

我没有,

在漫漫的人生路途,

在悠悠的生命岁月里,

把您从封存记忆簿里删除。

我没有,

在成长的过程中,

在寻求生活出路上,

把您赋予我的睿智忘记。

我没有,

饮水思源而忘了源头,

五谷充饥不知粮谁给的,

您的恩泽已滋润心扉。

南渡河,家鄉美麗的河!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1)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2)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3)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童年伙伴,献给我的同学和朋友们。

四季如歌,岁月静好。

流年含香,故乡安详。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4)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5)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6)

南渡河,家鄉的河(图87)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家乡

古今之人都十分眷恋自己的家乡,因之,对“家乡”一词倍觉亲切,并赋予许多高雅质朴的代称,且常见于文人雅士的名篇和诗作中,今人对家乡则统以“老家”二字呼之,尤显得亲切感。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