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宁,诗歌是语言的艺术

陈嘉宁,诗歌是语言的艺术(图1)

诗歌的语言

1998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诗歌是语言的艺术。中国当代诗人很多在诗学理论上跟从诗到语言为止的观点,并在艺术实践中付诸行动。从艺术进化论的角度审观,无疑是前进了一步。

像荷尔德林这样的悲观主义者,他把语言当作寄寓心灵的诗意的栖居地。当然,那是在早期的浪漫主义时期。不过今天,这种诗意的存在似乎缺席。在数字化生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后工业文明时期人们感到普遍的异化感时,当代诗人所做的艰苦挣扎,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有效?作为一种人文指向的代言人,其力量显得苍白,其存在缺乏法源。当代诗人能否在自足的独自的世界里,面对世俗、时尚、风格化的外在环境与本土言说和后殖民话语覆盖的双重语境,整合一切诗歌资源,开创诗歌的新局面呢?

然而这一切,绝不是在以往诗歌基础上的简单的意象及技术复制,而是像里尔克所说的:像人类最初的人,说出他所看到的、体验的、喜爱的、失去的一切。因此,诗歌的语言在调动一切可能的艺术手段、表现世界的表象及其外延时,面临突破极限的。

诗歌的写作,实际上是对命名权的追求与渴慕,它在修正语言现实秩序中不合理的部分,篡改语言的历史与现实,重新寻找词语的开端,探觅新生词根链上延伸出的元语言群。从某种层面上讲,这是一种史无前例的语言酷刑

诗歌强调文简意丰,诗人必须选择最具亲和力、最具表现力的词语,紧紧抓住读者的审美兴奋,从语言的缺口处进入诗质性的真情言说。阿赫玛托娃说得好,重要的是诗行中的每一个字词都适得其所,似乎它一千年以来就处在这个位置上,然而读者听到它却简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就需要诗人去努力捕捉那些涵括着最大信息量的符号载体,承载着最少历史积淀的表意文字。

诗歌是语言的最高形式,诗歌语言是人类现存语言中的奇葩和瑰宝,无论从美学、文学、语言学、社会学的角度,它都无愧语言之王的无冕桂冠。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语言

语言(英文名:Language)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们进行沟通交流的各种表达符号。人们借助语言保存和传递人类文明的成果。语言是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一般来说,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汉语,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是世界上的主要语言,也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汉语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英语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据德国出版的《语言学及语言交际工具问题手册》说,现在世界上查明的有5651种语言。在这些语言中,约有1400多种还没有被人们承认是独立的语言,或者是正在衰亡的语言。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