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1)

起前,也曾读过纳兰的几首词,但真正关于纳兰和纳兰词的记忆和想象,开启于诗友阿雅写给词人纳兰性德的《不只是靠近》一诗。

纳兰家族入关前可上溯至海西女真叶赫部,满洲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明初时,满族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族,纳兰性德的家族属于海西女真。明代末叶,海西女真被建州女真在统一女真的战争中被吞并,其部首领贝勒金台什—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战死,建州女真的首领努尔哈赤为了安抚海西女真的余部,纳金台什的妹妹孟古为妃,后孟古生一皇子皇太极,纳兰性德其祖父与康熙皇帝的祖父在血缘上是表兄弟。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2)

半阙词翻动。时光缓缓划过红砖,绿瓦,青灯,划过竹简…天空下,一位悲怆而又孤傲、俊秀略带忧伤男人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并随他那足以让人眷恋的目光,望向远方。

纳兰性德清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即公元1655年1月19日)生于北京,字容若(纳兰容若)号楞伽山人,为康熙朝大学士明珠长子,自幼天资聪颖,数岁即习骑射,17岁入太学读书,18岁中举后拜礼部侍郎徐乾学为师,22岁考取进士,被康熙授三等侍卫,后升为一等侍卫。作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以英俊威武的武官身份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随皇上唱和诗词,译制著述,多次受到恩赏,为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臣。纳兰为人性真,诗文出色,词风清新隽秀,委婉哀怨,颇近南唐二主,以小令见长,受当时及后世好评,与阳羡派代表陈维崧、浙西派掌门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称“清词三大家”他对朋友极为真诚,所交皆为一时俊异,当时许多的名士才子都围绕在他身边,使得其住所渌水亭因文人骚客雅聚而著名。其间,在名师的指导下,用两年时间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用三到四年时间,编纂了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知识德文四卷集—《渌水亭杂识》纳兰性德词作也先后结集为《侧帽》《饮水》后人称为纳兰词。

语言到来之前,情感是一个不可言说的悸动。纳兰生在一个天皇贵胄的家庭里,可以说是一生荣华。但造化弄人,纳兰性德17岁时与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成婚,婚后,二人夫妻恩爱,感情笃深,但是仅三年,卢氏因产后受寒而亡,这给纳兰性德造成极大痛苦,沉重的精神打击使他在以后的悼亡诗词中一再流露出哀惋凄楚的不尽相思之情和怅然若失的怀念思绪。纳兰性德三十岁时,在好友顾贞观的帮助下,纳江南才女沈宛,可惜她在与纳兰性德相处一年之后,纳兰性德就去世了,这段短暂的爱情又以悲剧告终。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3)

失落愈大,落差也就愈大。失落和落差呈现出更深层次的芬芳,闻之愈发令人心碎。

这时的纳兰在情感的失落中,发觉自己离“自己”越来越远,所谓的“自己”只是概念上穿自己衣服的躯壳而已。但有些事情是不能忘怀的,于是便有了“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长相思》词作的抒写—那是纳兰心灵唱出的歌谣。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4)

一段故事让人们记住了卢氏、多情的纳兰、“表妹”青格儿,而那起伏的情感纠缠承载和诠释了关于文人内心对情感的渴望—不甘,而又无可奈何。

大凡尘世的人们莫不是如此,当心中的美好降临,便开始憧憬和等待,虽然知道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可心灵的患难,毕竟也算是一场生命的体验。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5)

作为诗文奇才的纳兰无心于功名利禄,但诗人落拓无羁的性格,天生超逸脱俗的秉赋,与他显贵的出身,构成一种常人难以体察的矛盾心理压抑。加之爱妻早亡,个人婚姻和情感一再受到波折,及挚友的聚散,使他无法摆脱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悲观厌世,康熙二十四年暮春,纳兰抱病与好友聚会,一饮而醉,一咏而叹,最终一病不起,七日后于五月三十日溘然而逝,享年31岁。故事中的纳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又是如此的来去匆匆。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6)

在这里,生命因破碎而美丽,因残缺而动人。而在残缺与美丽之间,纳兰在人生与心灵之间跋涉,不觉中完成了生命终极的大美。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7)

哭,是不是可以不需要眼泪,我不得而知。一滴、两滴的泪滴声清晰地响在自己耳旁。此时,我知道,纳兰“纳兰性德式”的词语语言让我凭空感受悲怆、孤傲,执著、哀凉,感受不管风从何方吹来,不管烟云从哪个朝代的清晨吹来,在一代代两情相悦人们的守望里,始终有一滴纳兰的泪在情人们的手中跳动—不为别的,只为远方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8)

此刻,自己仿佛真的看到诗友阿雅正在他乡一遍遍地低吟《不只是靠近》…但不知自己,能否像阿雅诗中那样的描述:“在夜晚来临以后/千账的灯火/入酒/,打马飞奔”…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9)

长相思·山一程

文:清 纳兰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性德:由残缺的遗憾走向终极的大美‖ 赵福治(图10)

长相思·山一程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创作的一首词。词作上片描写跋涉行军与途中驻扎,夹杂着颇多无奈情绪;下片叙述夜来风雪交加,搅碎了乡梦,倍觉惆怅。全词描写将士在外对故乡的思念,抒发了情思深苦的绵长心情。语言淳朴而意味深长,取景宏阔而对照鲜明。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帝因云南平定,出关东巡,祭告奉天祖陵。词人随从康熙帝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关。塞上风雪凄迷,苦寒的天气引发了词人对京师中家的思念,于是写下了这首词。

这首词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语言,表现出真切的情感,是很为前人称道的。词人在写景中寄寓了思乡的情怀。格调清淡朴素,自然雅致,直抒胸臆,毫无雕琢痕迹。

纳兰性德(1655—1685年)本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康熙十五年(1676年)进士,授乾清门侍卫。为清初权臣明珠的儿子。其文学成就以词为最,共存词三百四十二首,以小令见长。著有《通志堂集》《饮水词》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赵福治

赵福治,男,汉族。诗人,诗评家,祖籍河南,1969年生人,为虞城赵氏,宋朝八贤王——赵德芳后裔,现居北京。曾在深山中坐禅百余日,有诗歌《听雪》在首都地铁内展出,为奥组委文化部《2008奥运诗选》编委。曾主编《2009世界华语诗歌大展》和《2009年度诗人作品选》,《2012年度中国诗人作品选》;现为北京《中国诗歌在线》季刊主编,中国艺术家专项基金诗歌委员会主任。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