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1)

春节,民间俗称过大年,是国人诸多节日中的盛典。

我春节的记忆是从童年开始,就像掀过的一页页日历,叠加成厚厚的一本书,当我们再重新翻开来看时,就会被那些记忆所吸引,对那些过往无比珍惜如果说我也有欢乐的时候,那就是童年,而童年最欢乐的时候,则莫过于春节。

我小的时候,春节基本都是在庄浪万泉的一个小村庄度过。家乡的春节从腊月初一就开始预热。一天比一天增温,一天比一天红火,发烧直到年根下。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2)

进入腊月快过年的时节,我也放寒假了,便东家西家的窜门子,看到农忙闲下来的妇女门就开始张罗年节的东西,她们开始纳鞋底、做新鞋、拆洗被褥,缝新衣服。大姑娘小媳妇则开始买上些彩纸,聚到一起,坐在热炕上,把那些五颜六色的彩纸巧妙地折叠成各种形状,放在炕上的小方桌上,拿起剪子,剪窗花剪年画。

那时的农村,没人舍得花钱去买这些,用不多的钱,买些彩纸,自己动手,她们手中的剪子旋转飞舞,不停地闭合,剪尖飞快地咬着手中的彩纸,不一会功夫,一些活灵活现的图案就呈现在眼前了。那些栩栩如生的戏里人物、吉祥花鸟、鱼虫、动物等就鲜活起来,摆在桌上、炕上、挂在墙上,惹得孩子们围着就像看大戏一样,大姑娘小媳妇们却沾沾自喜,欣赏着一幅幅逼真喜气的图案,嘴角都弯成了上弦月。

我们一群疯孩子,从小卖铺里买来麻雷子、拉炮、摔炮装在口袋里,在村巷里跑着玩耍,随手将一个摔炮摔在地面上,噼啪一声锐响,吓得鸡飞狗跳。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3)

从腊八起,商店就加紧地上年货,街上增加多了年货摊子,卖春联的、卖年画的、卖年货的等等都是只在这一季节才会出现的。这些赶年的摊子都教我们儿童们的心跳得特别快一些。

腊月里,有很多事要做。腊月十五前,父亲要劈一些木柴,过年做饭的时候烧,劈好了,摞在灶屋的墙角。

过年前有两个年集,我都跟着父亲去。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的小手被父亲粗糙有力的大手攥得生疼。父亲另一只手里提着印有上海字样的干瘪的黑色皮包。过年买年货的钱藏在里里。我还有一个使命,帮助父亲盯紧皮包。

跟着父亲在集上挤来挤去,咸鱼味、油条味混合着吆喝声热热闹闹地刺激着感官。买几样平常吃不到的青菜,如黄蒜苗、黄瓜、藕、蘑菇等,再买几串鞭炮,我就不愿意再去挤了。

父亲把我领到自行车边,让我在那里等着,看着菜,自己再去挤,买酱油醋之类的。如此三番,父亲总是乐呵呵地出来又乐呵呵地进去,买的东西不多,全在那份忙活劲。因此,赶年集对我来说,没什么奢望。我最在意的,是去集上看看一些玩具,从不奢望父亲会买。父亲也总是满足我看的愿望,把我带到卖小玩意儿的摊子前,稍微停留几分钟,让我看个够,解解眼馋。

父亲把年货购齐了,我们爷俩就骑着自行车爬坡又下坡,循着曲曲折折的乡村公路往十多里外的家赶。十多里的路,父亲总是乐呵呵地看着我,和我说几句话,却总把我哄得高高兴兴。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4)

年的气息愈加浓厚,粉刷房屋、打扫卫生、置办年货。年货都是自家产的,如瓜子、大豆、豌豆等,人人脸上都充盈着喜气,我们孩子们更是高兴,尾在大人们的身后,虽然冻得小脸通红,跺脚哈手,也是不愿离开。和大人们一起干着一些我们并不会干的活,大人们也乐得其中,帮家里干活成为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儿童们忙乱,大人们也紧张。他们须预备过年吃的使的喝的一切。他们也必须给儿童赶作新鞋新衣,好在新年时显出万象的气象。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5)

腊月二十三日过小年,差不多就是过春节的彩排”每到这一天晚上,我都会屁颠屁颠地帮着父亲把上一年接来的灶王爷的神像,从厨房的墙上请下来,到室外摆上糖瓜等供品,父亲虔诚地点上香火,点响几个二踢脚”送灶王爷上天述职”俗称辞灶”传说灶王爷是玉皇大帝派到人间来探查世情的。人们用熬熟的麦芽糖制成糖瓜,贿赂”灶王爷,拜托他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期盼着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随后的日子里,大家就更忙起来,春节眨眼就到了啊。在除夕以前,家家必须大扫除一次,名曰扫房。必须把肉、鸡、鱼、青菜、年糕什么的都预备充足,至少足够吃用一个星期的。春节期间按老习惯,铺户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假若不预备下几天的吃食,临时不容易补充。还有,那时候讲究,要在除夕把一切该切出来的东西都切出来,省得在正月初一到初五再动刀,动刀剪是不吉利的。这含有迷信的意思,不过它也表现了我们确是爱和平的人,在一岁之首连切菜刀都不愿动一动。

扫过房子,便开始准备年饭了。比如杀鸡、炖、灌腊肠啥的。腊月二十八二十九两天,家家户户都要蒸馒头、炸油饼什么的。传统习俗里,讲究馒头要蒸两三锅,能吃到正月初五六,才算。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6)

梦里寻你千百度,春节终于姗姗来迟。

大年三十,无疑是春节的高潮。母亲将面粉抓进铁勺里用沸腾的热水搅拌,做成黏黏稠稠的糨糊。父亲在堂屋门口分出每扇门的对联与门画,并用毛刷涂上糨糊。我和弟弟帮父亲贴年画、贴春联、贴福字。全家人忙得不亦乐乎,屋里屋外透着迎接新年的喜庆气氛。

记忆中家乡写的春联语言质朴、简洁、风趣,却饱含着农人们对美好事物以及来年丰收的期望。大红的纸写上黑色的字,虽然有些字句,我不太懂,但还是乐此不疲地跑东家串西家看各家大门上的春联,顶着纷飞的雪花,时不时会摔倒,但还是相互激烈地争论着谁家的好与坏,就像都是些行家一样。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王安石描写春节的诗句。诗中典型的意境,鲜活的细节,构成了一幅乡风民俗的绚丽画卷,流传千古,至今还为人们津津乐道。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7)

傍晚,人们要在案桌上供上仙逝祖辈们的牌位,摆上鸡、肉、点心水果等供品。年夜饭前要点上香烛,祭天地,祭,祈求祖先和神灵的保佑。这不是迷信,而是民族的传统年俗。

当父亲陪我在院子里放完迎年鞭炮,回到温暖的家里,年夜饭就开始了。全家老小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说,边喝边笑,大家频频敬酒。相互祝愿,其乐融融,其情绵绵。而那时,我和奶奶、弟弟妹妹的酒,是父亲买一瓶红葡萄酒或者酸枣酒,滋味酸酸的甜甜的。

爆竹无疑是春节钟情的歌者,它肩负着神圣的使命,散发着浓烈的年味,一如雄鸡报晓的啼鸣,它是报春的惊雷,是春节交响曲粗犷高亢、感天动地的高音。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吃完了年夜饭,便开始守岁”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喝着茶水,吃着瓜子、水果,大人们抽着烟,拉着家常,彻夜不眠,以待天明。其实,话里话外人们说的都是对过去岁月的回顾,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8)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们不能懒床,要早早起床,并且要自觉醒来,家长不能喊醒我们。天蒙蒙亮的时候村里的鞭炮声如同雷震。我惊醒之后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揉揉双眼从父亲的香烟盒子里抽出一支香烟噙在嘴边,开门挑起一挂长长的鞭炮,用烟头引燃鞭炮,随后一阵鞭炮声,烟雾腾起,浓烈的炮药味儿在院子里弥漫。

开门炮响过后,在大人的带领下,我们去上坟…

吃过早饭之后,人们便踩着一地花花绿绿的炮屑纸,给长辈和亲友们拜年去了。孩子们身上穿着新衣,兜里装着压岁钱,嘴里含着奶糖,脸上挂满微笑。到处张灯结彩,一派节日景象。过年好!的问候声此起彼伏,不时地从街头巷尾、这里那里传来。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9)

其实,古人对春节的安排蕴含着深意。

新正是一年复始,不准说丧气话,见面要道一声新年好父亲失了他的威严,奶奶比以前更和蔼了,我们一帮孩子们闹的更狂欢。

初四,晚上接财神。别的事情排场大小不定,独有接财神,家家郑重其事,而且越是贫寒之家,排场越是体面。大概他们想:敬神可以邀得神的恩宠,今后让他们发财。

初五以后,过年的事基本结束,但是拜年,吃年酒,酬谢往还,也很热闹。厨房里年菜很多,客人来,搬出就是。但是到了正月半,也就差不多吃完了。我的小时候不爱吃肉,喜欢吃素。所以我们家里,年前就煮好一大锅萝卜片,用粉条、豆腐做烩菜,滋味很好。我至今还忘不了那种好滋味。

多数的铺户在初六开张,又放鞭炮,从天亮到清早,炮声不绝。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10)

农村人确实是把春节的隆重气息,推到了极致。

最有趣的还是从各个村庄来耍社火”的了,演员们都是各个村落里的农民,节目大多是彩车、马社火、跑旱船”扭秧歌之类,演女角的都是村里的年轻人,搽着很厚的油彩,装扮着古代人物。鼓乐前导,后面就簇拥着许多小孩子,自然就围上一大群人,于是他们敲锣热身赛鼓的来回在街道上走动。社火耍完了,还要拿烟、酒、点心等慰劳他们。

街头到处是爆竹声,充塞着硫磺味。鞭炮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烟花腾空四起,映红天际,硝烟味弥漫着夜空;夹杂着孩子们的欢笑声,交相辉映,神州大地被淹没在春节热烈欢快的氛围里。

绵延不断的鞭炮声,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11)

元宵、汤圆上市,我们家乡还要作灯盏点燃庆祝元宵,春节的高潮到了。

元宵节(从正月十三到十六)除夕是热闹的,可是没有月光;元宵节呢,恰好是明月当空。家家门前贴着鲜红的春联,人们穿着新衣裳,可是它还不够美。男男女女都出来踏月、看灯、看焰火;街上的人拥挤不动。

元宵节,处处悬灯结彩,整条的大街像是办喜事,火炽而美丽。除了悬灯,广场上还放烟花。街头屋前,到处是爆竹声,充塞着火药味、硫磺味。

可以说,元宵节是行将结束的春节的一次谢幕,然而无论多么热闹,也难掩人们对告别春节的不舍。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12)

幸福的时光总是美好而短暂的。

春节悄无声息地过去。年像是一个小伙伴,一只手拿着欢乐有趣的玩具,另一只掂着饕餮美食,大声召唤着我们,让我们心驰神往。我们渐渐地长大,年像是伴随着我们成长。它由一个活泼淘气的孩子变成彬彬有礼的少年,在岁月更替里又变成了深沉稳重的青年。年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鞭炮游戏,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偷吃食物,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我们一起奇思妙想…

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中国人不变的是情,是根。春节的传统文化,传达出来的精神是民族团结、友爱。这些古老的传统文化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中华民族的血脉里。

春节到了,乡愁弥漫,但更浓的是殷殷期待。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春节,乡愁弥漫的期待(图13)

田文华,男,庄浪万泉人,曾毕业于原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业余时间笔耕不辍,自娱自乐,有百余篇小说、散文等在《人民文学》《十月》等报刊发表,部分作品被收编入《读者》《神州魂》等书籍,先后发表新闻作品千余篇,出版书籍2部,多次获各类新闻、文学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乡愁

《乡愁》是诗人余光中漂泊异乡,游弋于海外回归中国后所作的一首现代诗。诗歌表达对故乡,对祖国恋恋不舍的一份情怀。诗歌中更体现了诗人余光中期待中华民族早日统一的美好愿望。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雷佳演唱了由诗歌改编的歌曲《乡愁》。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龙门科科科 2019-09-14 22:44
还不报道,杰伦老粉在此
卢云king 2019-09-12 21:20
马上就春节了,春晚你最期待谁?
妙真318 2019-09-09 13:20
要说够不够,我说满足了
一乐乐乐乐 2019-09-13 12:40
这会又聊出演技了……结合杨洋从艺的经历,再到走红之后通告繁忙,杨洋很少有机会能陪陪家人
1506195606 2019-09-13 09:32
假期越长越想长,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自强不息╮ 2019-09-11 13:39
2019春节档,你最期待哪部电影?为什么?
变了音的乐 2019-09-18 17:39
大家春节回家最期待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