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

落英缤纷 。一个隐身其间的影子,听见了根部传来唤归的声音。

这正是我想要的。习惯上,被人们的表述称为行色,弧线自然而优美。

归程一寸寸靠拢,呼吸也慢慢急促起来。

久在樊笼,我已把沧桑历尽。那一天,当这一切都要退成时间的背景,你扬起的手轻轻一指,就松掉了我身上的全部绑绳。

眼眶一热,一个转身,只想如何把你抱紧。

从哪里出发,还得重新返回哪里;和自己告别的人,最终也得回到自己。

用完六十年复杂的宠辱沉浮,只换回这样一个简单的体会。

是时候了,我要回到故土,把自己还给武胜。

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图1)

一步步走近,我捡回的是生命里的第一声啼哭,清晰得有如十二月最初的那朵野菊,泛出的一片金黄的光晕。

是在嘉陵江绕过下河街陈旧的石梯流走时,歪斜的吊脚楼。摇摇晃晃的烛火。襁褓中的我,被你交到一位平凡母亲的手里。

摇篮一样的沿口镇,用身边的一江好水,一口口把我喂养长大,直到送我启程,一路辗转去离乡背井;直到你的叮咛,成为了偶尔吹来的一丝丝断续的江风…

带着你烙上的水边胎痕,那以后,无论我去往何处,故乡的视线,绳索一样绑定着我,捆牢我起伏不定的一生。

直到告老还乡,指缝间跌落的热泪,才又一次,唤醒我早已陌生的乳名。

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图2)

现在,你让诗歌的翅膀接我归来。

老眼浑浊,却尽露丝丝温情。第一眼,我就望见了蜷伏在原处的那些地名,扑面而来的全是熟悉的体温。

是不是,只有它们还能辨认出一个归来者旧时的身影—

离岸不远的团鱼石还是那么醒目,浪花开满过我儿时的夏天,岸上仅有的一条长街,比鸡肠还细窄,这个叫烈面的小镇,收留着我成长期的梦幻和欢愉,苦难和屈辱。

几蓬衰草,几粒萤火,几声蛐蛐叫。白庙乡忧伤的童谣,那时呵,温暖又灿亮。

最偏僻的走马场,有记忆中最美的花朵,让一个多梦的少年,嗅到最初的香和烦恼…

若是没有几个童年的地名在心中隐藏,扮演情感的导游,一个人,又哪来心中的故乡?

万水千山走遍,早已忘掉了许多地方。只有脚下的这块热土,能让我的爱和怀念雨水一样慷慨落下。

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图3)

人们说,何处着血亲的骨殖,何处才可以被称为故乡;哪里能让你心跳加快,老泪纵横,哪里就是你的家园。

武胜呵,多少回了,枕着你的名字,在别人的城市里,我的睡眠才能安稳。

常常是乡愁不减,梦境层层打开—

兴隆场,三滩河,亲人们骨头的体温和低语一样的水声。

西关乡回旋流动的绝版太极,是天下不二的江上奇景。

宝箴塞惊世骇俗的奇诡和智慧;真静书岩的瑰丽,荒芜,悲怆。

天印山神出鬼没的孤傲流云;以及旧县古址上空的袅袅狼烟,战马嘶鸣…

长梦醒来,在我枯槁的容颜上,这缕缕乡愁已被镂刻成一道道深沉的皱纹。

突然发觉:故乡,留给每一个人的血色痕迹都不同样,而我却无法为此分类指认,也无法给出可以接受的命名。

时光深处刮来的风,说的是似有若无的秘语。

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图4)

初夏的阳光,让人有了一阵阵的恍惚,这座县城的表面蒙着一层陌生的色晕。

故乡,我得摘下故作矜持的墨镜,才看得清你现在的模样。

今天还不是休假的日子,城里城外的安详一定是来自地心和低处的草根。

早年那一个才情横溢的少年诗人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一路念着你的名字,去了远方,追逐未曾确定的命运?

阳光下想起的几个儿时玩伴,让我把县城多看了几眼。

宽阔的街道没有宽阔的喧嚷,从容的日子多好,远离浮躁就是该有的和谐。

不远处的白坪新村,焕发着故乡的新颜和锦绣远景。

有若一位青春美少女那迷人的气息,吸引着世人的回头率。

嗅到了县城空地上,不知名的小野花在散发芬芳。

多么像生息在这里的父老乡亲,用朴实和勤劳默默充实自己的一生。

武胜,你保留了最好的本质而不作改变,就是最好的岁月。

还乡随感 曹雷,关于曹雷青的介绍(图5)

一直认为,下河街的渣渣鱼,是世上杰出的美味,龙女捧出的白酒,未饮心先醉。

来过这里的人,味觉会被惊醒,思维不再迟钝,舌尖会打出高分。

餐桌旁的窗外,一江好水没日没夜地流着,似乎是要化作稀有的佳酿,不停地溢满你手里的杯盏。

当年呵,长长的嘉陵江鞭影一样,驱使我逆流而上…

又让我在寄居的城市,依靠这浓浓的乡味,本能地抗拒异地的同化。

还乡的人,双颊污浊,两眼空茫。

几杯酒下来,故乡高粱的褐红又回到脸上,闪烁柔和的光,生生照亮我童真般的快活。

或许,这初夏的阳光和我终将再次离去,今后的生活还会是甜酸苦辣,百味杂陈。

有了今天的家乡味垫底,还有什么样的苦头不敢去品尝?

这一座好城,这一江好水,让我还一次乡,就丢一回魂。

在武胜,感受到故乡传递过来的推力,我会稳稳地走好前面所有的路程…

2017.5月25日于武胜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武胜

武胜,四川东部的一块沃土,历史文化源远流长,远溯秦汉,即属巴郡垫江县,南朝齐始置汉初县,元立定远县,民国三年更名武胜。辖31个乡镇,515个村5113个社,幅员面积960平方公里。武胜,川东门户,条件优越。武胜县地处川渝两省结合部,与南充、遂宁、重庆三市交界,东邻广安35公里,西接遂宁70公里,北上南充65公里,南下重庆100公里,扼川东川南进出之咽喉,踞川渝物资集散之门户。千里嘉陵江纵贯全境,蜿蜒武胜117公里,嘉陵江黄金水道经梯级开发渠化后,千吨级船队可由重庆朝天门经县境直达南充。渝武(胜)南(充)高速、国道212线、省道304线在境内纵横交错,县、乡、村公路四通八达,兰渝铁路将贯通县境,广安、华蓥、庆华、南充、合川火车站紧邻周边。18万千瓦的东西关电厂4台机组全部发电,装机10.8万千瓦的桐子壕航电枢纽工程正在建设;天然气日供气能力25万方,天然气化工方兴未艾。程控电话、光缆传输、移动通讯、无线寻呼通达乡村,并网全国,直拨世界。时空优势明显,前后得利,左右逢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龙城市民1 2019-09-16 19:44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横沥心情之 2019-09-15 13:37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