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

本期主旨“雨”即景抒情,题目自拟。诗遵平水,词遵词林正韵,曲不限。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

卷首语

/忧舞

一场雨湿的夜,喜欢与诗词为伴。此时将白天的喧嚣纷扰搁置身外,做一个轻轻的自己。

脑海里缓缓流淌的不只是欢喜,还有那些淡淡的心绪,那些不曾搁浅的牵念,在此刻缓缓苏醒。

在回忆里蓦然回首,经年的点滴都是岁月赋予我的过往。是你吗?手中那一束摇曳的狗尾花,远处的蓝天白云,是多年的憧憬渴望。多少次模糊的步履,又一次从我的梦中经过。渐远的回音,像极了风中的絮语。

其实,一直学着安静。已经沉睡的文字,失去了喜悦或者忧伤。那些曾经的快乐,或不快乐。在告别的那一刻开始,注定是夏花的绚烂。身的不由,内心从未缺失过柔软的一角,此刻只要轻轻一触,便会令我泪流满面。

若可以永生,我愿选择与你同行。如果多年以后,你若读懂我的守候,是否可以相约?如果可以,在彼此的执着里重逢。那么,我就不算辜负岁月,亦不会辜负情真意切,对吗?

今夜,借雨敲窗,敲开沉睡的过往,收藏着满满的不舍与暖暖的时光。愿流年无恙,怜岁月碾转。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

五绝 题雨

/云窗倦客

何事暮云痴,殷殷压小池。

波生无数点,一点一相思。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

五绝 雨

/云窗倦客

倚看野云残,心思起万端。

伊人裙角湿,犹立小阑干。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4)

五律 急雨

/云窗倦客

半天云影黑,一刹暗西郊。

信足犬号吠,疾声风叫呶。

小荷纷乱洒,老柳往来抛。

吟咏坡边竹,三千碎玉敲。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5)

五律再题登山

/云窗倦客

穿林自成径,登顶可摩天。

烘日烟霞缈,激波溪石坚。

漪生云潋滟,声至鸟回旋。

伫足思何得,结庐千仞巅。

五律 步云窗《再题登山》韵

/王华立

登山终不易,一说似登天。

不试峦崖险,怎磨心志坚。

凤雏飞即落,鹰隼翥而旋。

岂为烟霞癖,放眸来极巅?

五律 步云窗华立二兄韵

/戴浩

登高来纵目,兴发藐层天。

任著千般险,无妨一味坚。

崔巍云浩荡,睥睨鸟盘旋。

欲啸胸中臆,回音万岭巅。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6)

五律过石界牌

长山正德/李德新

马岭峰头驻,云林或可藏。

东瞻新半塔,北椅旧高塘。

村屋苫茅草,人家乱石墙。

民风浑素朴,太古有遗庄。

注:石界牌,在来安杨郢乡,古村落、摄影基地。

半塔,来安半塔镇。高塘,村名,旧高塘郡县所在地。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7)

五律画《芙蓉》消暑

/梦里玉华亭

汗珠如雨下,已乱了诗思。

力乏由蝉噪,头昏借腕支。

吟冰难解暑,码字不疗饥。

想入清凉境,芙蓉扇上时。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8)

七绝莲两则

/华亭

几番寥落夜微凉,一日花开见佛光。

团扇今生都画妳,清芬夜夜满衣裳。

为妳盈升白月光,无谁比得此情长。

华亭笔已三分醉,为有清风在画堂。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9)

七绝依韵和龙沙《河边闲吟》

长山正德/李德新

独卧清风慢赏花,悠闲自在数龙沙。

新诗读罢犹萦耳,心已随君到海涯。

附原玉: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0)

七绝 祈雨三则

/戴浩

遮日烟霾未洗清,又添烦恼乱心情。

倚栏但向天祈雨,莫使雷霆空作声。

何事纷然惹我怀,乌云翻起去还开。

人间谁有屠龙剑,束得泾河水族来。

一声霹雳望云来,风乱田头天却开。

终是农夫心要煮,两三点雨落尘埃。

家乡连日无雨,岗头落叶萧萧,稼穑枯黄,偶有预报雷阵雨者,亦只三两滴耳,有感作。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1)

七绝二首 人工增雨未及我处

/王华立

才说无雷来贯耳,便生空响在云端。

过天云也无情甚,惯看枯焦泪未弹。

羡看屏中他处雨,无来浇我是何由。

或因天广难调剂,总有地干粮欠收。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2)

七绝 即景三章

/戴浩

乌云聚合压尘埃,急雨翻空何快哉。

莫道天凉诗要诵,雷声隐隐好风来。

风来阵阵雨琳琅,裂爪雷车似近墙。

料得沟渠今夜满,蛙声一片绕村庄。

池阳今夜雨倾盆,枕簟凉生喜煞人。

窗影潇潇风又起,隔墙知与野蛙邻。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3)

动图

七绝 久旱逢雨三首(叠韵)

/王华立

不见云稠物未收,怕惊雨脚不停留。

几曾惹得风雷怒,击破天河向我流。

春种谁甘秋不收,不然旱彻种毋留。

凉生今夕终因雨,垄上潺潺听径流。

雨后风清暑气收,即将花下劝人留。

从今不再遭蒸煮,坐对秋篱汗不流。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4)

七绝客车上遇山东打工人言事几个

/云窗倦客

只为千元狠心退,蛇皮袋捂汗流背。

归程不是不言旋,人欠精神机欠费。

他乡故事无心演,扛起数年铺盖卷。

登上长车指釜山,归途须自前方转。

辛苦凌晨到深夜,还低市面千元价。

狠心老板最欺人,归去来兮今作罢。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5)

七律同题“雨”

/云窗倦客

层云漫卷一江潮,谁更长亭说寂寥。

波里芦因生瑟瑟,廊前风已动萧萧。

但由洒落万千点,未许相随千万条。

轻易青衫尽沾湿,人间无处不尘嚣。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6)

七律 骤雨遣怀

/流年

墨浪天边卷小村,对窗坐待雨倾盆。

挟帘风起疑槌擂,驰电雷鸣似马奔。

两耳当今应自禁,一心如旧共谁论。

人来人去空撑伞,思与不思鸿爪痕。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7)

七律 大暑即事

/戴浩

暑气翻腾日未斜,小窗独倚静尝茶。

云来头顶终无雨,香透鼻尖旁有花。

入骨骚心怜木叶,多情思绪系桑麻。

呼声一阵还惊耳,街外谁人正卖瓜。

七律 也步戴浩君大暑即事

/王华立

纳凉须待斗西斜,何用清蒸解暑茶?

屏上报来犹不雨,篱中秋至怕无花。

汲从枯井田难润,累得铁人筋亦麻。

堪笑难谋稻粱处,教谁归种邵平瓜?

七律 大暑即事

/王华立

空调又与电同停,只好轩窗夜不扃。

一庭花影风慵动,几处虫声月懒听。

心静虽然凉可得,天干却教梦难宁。

缘何旱鼠横行久,更许诸神吝疾霆!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8)

七律记梦

/戴浩

雾气腾腾笼大荒,微身是处叹茫茫。

高低塞路冰交雪,远近飞缨豺与狼。

已惯晨鸡多聩聩,羞言刍狗尽遑遑。

槐安蚁阵中宵破,画饼唯谁梦正长。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19)

七律贺《八皖拾萃》付梓(孤雁格)

长山正德/李德新

哪是虚来哪是真,荒烟四起乱浮云。

为争在世名头大,不惜兜天臭气熏。

八皖诗吟常寂寞,群贤集结始听闻。

书中拾得千山萃,我贺拙章当献芹。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0)

七律感吟

/戴浩

焦莫焦兮焦不停,未分城内与山扃。

漫蒸热浪人无睡,任奏虫音耳懒听。

昏月斜斜云气溃,小风细细树枝宁。

薄衫汗透肥堪减,对此当夸久少霆。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1)

诉衷情仲夏行吟

长山正德/李德新

林荫花树缀山屏,罗顶晚霞明。天远大,路斜横,五湖浪初平。

至景去还生,在前程。行来总有爽风迎,好心情。

注:罗顶,在来安长山,来安古十景五湖环秀所在地。五湖,五湖塘,即今大港水库,旧亦称齐天坝,在罗顶西。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2)

雨霖铃大暑过长山遇雨

长山正德/李德新

时当荷月,正炎炎日,午后蒸烈。焦蝉嘶鸣乱耳,听声断处,惊雷淹没。忽个天昏地暗,竟瓢雨如泼。顷刻间、风树狂摇,满目烟波远村灭。

隔窗看得飞林叶,任飘零、过往纷然绝。相亲与枝久也,转眼就、永成伤别。雨去晴来,云落情生,独坐长歇。惜晚照、湖影流红,恰似心头血。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3)

水调歌头《人意》借韵明月兄

/云窗倦客

终被故山囿,总为食为谋。鬓毛轻染霜雪,谁说没来由。忘了当初鸿志,可笑梦里,无语负扁舟。偶向草湖去,难更少年游。

野烟老,飞雨细,暮天鸥。小栏独伫,思绪沙外一何缪。天意难随人意,世谛终归真谛,逝水只东流。莫问些豪气,消得几番秋。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4)

水调歌头 步云窗兄韵

/戴浩

烦恼千千象,世事岂堪谋。人生诸种因果,凭恁指何由。莫笑白驹隙过,一晌翩然炊熟,不见武陵舟。纵梦醒如此,难复少时游。

烟雨阔,星月远,正惊鸥。倚栏纵目,北辙南去浪绸缪。天意从来独断,客履常临孤险。谁足识风流。但愿从兹后,佳日并春秋。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5)

水调歌头 步云窗戴浩二君

/王华立

万象红尘乱,一任彼相谋。但将垄亩耕作,果腹是缘由。是处欣然帆过,哪怕江头病树,侧畔是沉舟。敢问当时友,若个向平游?

曾记否,堂上燕,水中鸥。只今都在,枉打废绸缪。或作阮途穷哭,或效桃源孤洁。总不入时流。谁为匀风雨,天下共穰秋?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6)

水调歌头步韵诸诗贤《人意》

长山正德/李德新

闲来多妄想,不过是空谋。人生休问,万事纷乱总无由。心志曾经高远,命运常成谈笑,终也付归舟。一江残阳下,几片断鸿游。

沉落暮,升朗月,起惊鸥。苍天有算,何必庸者自绸缪。把酒寻欢击水,饮醉逍遥入梦,许是最风流。放耳听蝉噪,转眼到清秋。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7)

水调歌头 自况(步韵云窗戴浩老师)

/流年

夜共清风住,日出稻粱谋。人生三两故事,何必问缘由。春去当怜花草,冬至同吟梅雪,拥鼻上云舟。笔下学今古,韵里去遨游。

红尘事,浮生梦,竟如鸥。月生圆缺,情自冷暖少纰缪。忍对时光难止,但见流年易碎,俱在指中流。一世何其短,过眼莫悲秋。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8)

水调歌头秦淮闲思

/云窗倦客

十里市声乱,人影满秦淮。且随高德方向,循迹觅陈街。巷口斜阳传讯,燕子檐间指认,王谢旧庭阶。不信一千载,依旧识朋侪。

踏闲径,沿逸阁,转疏槐。老梅蕴藉,还是初见那时栽。几串葡萄先熟,一架图书曾读,涩色映人腮。许许清风绕,流水漫相猜。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29)

意难忘寄人

/梦里玉华亭

明月如银。任夏蝉在耳,屏曲销魂。娑婆窗外影,安静画前人。多少事,竞相陈。眼眸剩余温。望长街,匆匆来去,欲语嫌贫。

待他日奉清樽。感一回如故,一世如亲。凭有生照顾,才不叫沉沦。从未忘,甚情真。夜色净无尘。这余生、感怀不胜,有念君恩。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0)

金缕曲别怨

/梦里玉华亭

料是浮云耳。一、孤灯倦影,瑶弦迢递。纵有伤怀无谁问,团扇相连腕底。这一瓣、青莲知己。重温往事皆幻境,念当初、拭处盈盈泪。情如故,夜如水。

画笔暂且容抛弃。但入枕、长宵有梦,思应无忌。堪似飘蓬何须道,不过去而后已。城头月、小窗闲倚。怎得才能消减了?许多年、这别离滋味。都尽也,无从寄。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1)

临江仙水云间

/梦里玉华亭

望极流云何处达,几回花事消残。幽思无奈楚江寒。此情堪未了,憔悴总相关。

信是余生相聚好,遥遥却隔蓬山。聚终离别别还难。流光容易散,愁上两眉弯。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2)

南吕·金字经登高

/云窗倦客

周末发幽兴,攀行烟霭间,行到峰头不见山。翻,白云自往还。江南岸,清风梳绿鬟。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3)

正宫·双鸳鸯雨夜

/长山正德/李德新

醉朦胧,睡朦胧,任雨携风闹得凶。 但把万缘都放下,我心如了了如空 。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4)

蛮姑令夏雨

/长山正德/李德新

夏雨,万缕,落下天庭泪如珠。珠连串,串连珠,苦了痴仙玉女。

莫哭,问汝,底事何妨告知吾。嘘声切,应声无,总是幽伤不语。

東亭吟草第十四期——珠跳才听响,檐分已见流。(图35)

顾问:柳戈

收稿:慧之微

编稿:流年 梦里玉华亭

制作:秦雪儿

审核:老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云窗

云窗,华美的窗户。常以指女子居处。宋周邦彦《齐天乐·秋思》词:“暮雨生寒,鸣蛩勤织,深阁时闻裁剪。云窗静掩。”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