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村里的人觉的这事不吉利

为什么摇头呢,因为看到他的名片,我放佛看到我们村里那些买鸡蛋的人留的名片。

记得从前在乡下农村,“剃头”有诸多禁忌和讲究。譬如“婴儿不过百天不剃头”“父母离世不过百天不剃头”“小孩子不出正月不剃头”“二月二,兴剃头”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当时由于年龄小,也不知为什么,有时问大人,也很难说出个所以然。现在想来,除了出于安全孝道等因素的考虑外,大多只是图吉利随大流或传统习惯罢了。

看到听到他的故事,我还真的不服,假如让我们重新回到大学,这事,我们能做不。

这次回家另一个高兴的事情就是父亲给我拉了一会儿二胡,“沂蒙小调”,我很熟悉的曲子,当时买二胡给他就是一般的生日礼物,没想到他居然能够自学成才,农村里没有什么老年大学,但他自己摸索着能够找准调子那就是很不容易了,老爸从我记事起就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无论当时做样板戏的演员,还是后来的软笔书法,都在整个村子里属于凤毛麟角,但可惜那个时候因为奶奶的出身受到了影响,就在村子里做了农民,后来他老人家参加工作比我还晚,不过话说回来,人很多的命数早已冥冥注定,如果父亲不是在家,而是政审过关后做了吃国粮的人,那我有没有还属于犹未可知,听着他拨弄二胡琴弦,我觉得阵阵幸福,我心归处就是父母的爱。

写作这事,我倒觉得完全是自己的事情,只要自己还想写、还能写、还在写就好。

带着五月的激情和期望,蓦然发现,我已跌落在六月燥热的怀抱里。于是常邀夕阳作伴,游罢这园游那园。

无论是对于思考者,还是不知甚觉的人,归宿当然是一样的。所以我有时候会说不知甚觉的人活着是很幸福的。

“是,因为梨谐音离,代表着离散,是不吉利的象征。”小梨推开一间屋子的门。

最近生活出现了些烦心事,工作很忙导致心灵疲惫,索性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一觉睡到自然醒,醒后简单的吃了点饭就放任自己游走在西安寒冷的冬天里。

古镇尤为着名的有三桥——太平桥、吉利桥和长庆桥,成品字形架设于河道上。这三桥在同里百姓心中是太平、美满、吉利的象征,同里人家添丁,婚嫁,做寿都有“过三桥”的习俗。因此,许许多多的游客也入乡随俗,成群结队地过三桥,把美好的希望寄托于此。这倒成了风景区的一景。

后来,在她家门口发现了一口又肥又大的大白死猪,身上没有伤痕。问村里人,谁也没丢猪。

但珍惜时间和有条件不珍惜时间的,毕竟各有所得,真正让人唏嘘的,还是无数平凡人一年到头忙忙碌碌,却并感受不到时间价值的,辛苦中亦觉时光虚度的人生空心感。

每次回家,都听到村里的人和亲人都叮嘱他:“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离开童年的学习圣地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里,这所代言孩子们希望的学校经历了十次枯荣。想到这里,心里略觉舒缓,学校后面的草丛地是一次枯,那接下来便是一次万物的欣欣向荣。至于那把来自夜里的野火,应该从春风深处燃起,焚烧掉我来时的脚印。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