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 杨铁心是有几分无辜

面子是一团柔软的面,才智在心,慧能在脑,面子会随你心动的地方,作出微妙微肖小人,得到几分赞许,几分认可,几分无耐的寒光。可也是一份正经的创举,不失人性尊严的高尚。尽管裸露了你的愁怅,可你得了充实心花,在慢慢开放。

我的故乡就在关中西部的渭北黄土塬边上,是典型的窑洞聚居地。儿时的记忆中,这个自然小村五十多户人家,大都依沟套两边的土涯为靠背,或打一俩孔、或打俩三孔土窑安居而息。一般的土窑高约五六米,宽约四五米,窑深不一,有五六米、十多米的,依据土质和崖高而定。在俩窑之间被称作窑肩的的崖面中间位置,或在主窑窑顶上方三四米处,可见一小窑洞,洞口约两米见方,洞口砌有胡几墙(胡几:关中方言,用黄土夯打而成的一尺见方的土坯),墙上留有通风口,还有小土窗,墙面用麦草泥抹平,起到加固、保护墙体作用。纵观整个崖面,小窑与主窑形似当今的“复式二层楼”格局。小窑即被称为“高窑”或“天窑”,几乎家家都有。老宅就有这么一孔“高窑”,我对它是再熟悉不过了。

古语有云:福祸无门,唯人自招。杨铁心有那么一个心地善良且漂亮的媳妇,不招祸才怪!若是包惜弱不救完颜洪烈,完颜洪烈会对她动心吗?完颜洪烈若不对包惜弱动情,郭杨两家会有那一场祸事吗?杨铁心不可能不娶包惜弱,包惜弱不可能不救完颜洪烈,这一场祸事还是免不了的。

缭乱的红尘里,我还是无法触及你的眼眸,太远太远,客间尘埃朦胧了我的奢望。你越来越陌生,越来越模糊,最终我们弥散在无辜的缘份里。

后来,我到过北京的香山,也是秋天,那里的红叶也很有名。不过要说起来,我还是喜欢栖霞山的红叶。

不用呐喊什么,大道理在每个人心中翻滚了千百遍,说起来是容易的,揭露事实也是容易的,重点是,实质不够。

所谓英雄,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无论他做了什么,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让这个世界多和平多光明,多繁荣。他从不黑暗,从不乱颤,从不伤害良善无辜。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爱情坚贞起来叫人震撼,叫人感动。当杨铁心牵着包惜弱的手一起共赴黄泉的时候,我想他是真的解脱了。江湖的风霜已经的太多,尘世的相思又受的太多,至此,终于画上了句点。不必追忆,不必怅惘。

雨后的晴空下,不经意的向屋后看去,有一个佝偻的矮小的身躯,却背着大口袋吃力的蹒跚着趟过河水,向我家的方向走来。是谁非要这样冒险涉水呢?我们这样望着,想着。等到人稍稍近了些,天哪,竟然是外婆!我们跑着迎了上去,有几分激动,更有几分好奇:外婆的口袋里,背的是什么呢?

说起来我也只是存了心思,却未有真动手做,喝人家自制的红酒倒先后有三次。

自制葡萄酒也是有高下的,源于葡萄转化的纯熟度数呀,说起来也是个缘分。

作,仅为有遮阳挡风避雨的住处,仅为有维持不饿不喝着,仅为有遮体裹身穿戴着,或深翻几分生土,或在那几方泥土之上,春天,种几垄土豆、栽一些玉米、播一地麦子,秋季,满心去收获;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