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合上了最后的彩霞辉映中的瑰丽

森林深处有怪兽吗?什么声音在我深处说:“来吧,来吧,不要害怕,蜜糖或鲜花。荆棘或花刺或舞爪张牙,已经拔下,已经拔下...”? 雾是凉的风是寒的,我背负的竖琴,偶然的星星,闪了一下。在深处有什么呼唤吗?轻柔的声音,流泉汩汩,谁在轻轻拨动树叶,吉它? “来吧来吧,你已疲惫不堪,梦是甜美,甜美地睡觉吧,轻轻合上双眼,来吧...阳光长出了黑夜的森林,冰川流下的流泉,长出我乌黑的长发。来吧,来吧,梦会开在你之中,长出漫山遍野,向阳的山花” 森林深处没有怪兽吗?风儿怎样折断粗粗的树枝桠?沉重的脚步,怎样在我深处踩踏?不要睡着了吧,不要睡着了,透过层层暗影的,是狰狞的眼睛,和布满血丝的獠牙。千万不要让疲惫的双眼合上了。 这一泓小小的清泉,是大地疲惫的眼睛吗?流动闪闪泉水的,是弯弯的月亮吧?我可不可以卸下弯弯的长弓,小小地歇息一下?凝眸对视,清澈的光,千万不要合上了!

天际合上了最后的彩霞辉映中的瑰丽,暮色让黑色成了夜的主角。风愈凛冽,空谷传来了各种奇怪的回音,给这寂寞的夜增加了难得的交响,不觉竟是莫名感动。

那物啦,自然是因人而来、因人而起。月下的桂花,因为伊人的鉴赏和参与而变得美丽而轻柔,皎洁而明净;秋水啦,因为伊人的明眸善睐和交相辉映而生趣盎然;秋风呢,也因为伊人的亲近而变得多愁善感……

一路行走,看见绿茸茸青果,挂满枇杷枝头,继续深情憧憬着自己枇杷丰收的时光。阴历五月,是枇杷成熟时节,一树枇杷与一地麦子,立体的与平面的灿烂金黄相辉映,该是一幅多么壮美的图画!

寒风中那落寞的身影如一叶帆,远远驾驶而来,只有在我温暖的校园短暂停滞,满载着我无尽的理想飘载而去。廖默的冬夜似一本厚重的书籍,眼前的尽展的画面味美唯现的,只是我还没有仔细的去品读,便匆匆合上了页面离去了。

秋来了,秋真的来了。虽有些推迟,却又信守着它千古不变的承诺,或早或晚,它准会来。想来,秋已准备收起它的娃娃脸,并露出它那狰狞的面目来大开杀戒了。它的初步计划是卷落树上所有立足不稳的叶子,然后再将摇撼不动的叶子点染成五彩斑斓的颜色,最后一步是将衣裳单薄的行人整得弓身缩脖。

我听到了成对的麻雀在鸣歌,暖悦的歌声让花儿们抛出至甜的瑰香。花香氤氲,我在粉色的起雾中缓步。

突然,我来到了桃花源,桃枝夭夭灼灼其华。满地和娇灿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美得一败涂地,我瞬间爱上了那种灿烂的娇美,沉迷其中,不可自拔。那里有和煦的春风,有惬意的阳光,有可人的温度,那里风和日丽。

上了初中,有人说初中的友情最真挚,最纯洁。小时候的我们什么都不懂……沉默,然后把小时候丢了。

生命之中,有时我们也会看见炫丽的霓虹,悬挂在碧空之上。

桌子最左边靠橱子的位置躺着放了一个双肩包,双肩包的拉链随意敞开着,里头露出一点点,看得到有一包还没吃完的丽丽薯片。眼镜和眼镜盒分了家,一个里面装满了发卡和绑头发的绳子,一个挂在保温杯上。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