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也复读了两年 最后也只考上了大专

我和我弟弟都有大学学历,我姐姐却只读过中专,但是,姐姐却是我和我弟弟的学习的榜样。

果不其然,叶绍袁于天启五年(1625)金榜题名,取为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初授南京武学教授,再迁国子助教,不到两年再改工部主事,可谓是仕途平坦,一马平川。

却滋生了我更强的责任感。我开始自学大专,本科。当时的我除了工作,除了有空时回家看看父母,其余的时间我都用在了自学上。那时候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之风比较浓厚,我被裹挟其中勇敢向前。

三年后,小达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她向往的一所医科大学

尤其这两年,那孩子着实成熟了不少。

上高中的时候住在县城,离大哥家很近,周末的时候偶尔去大哥家。他会问我还有没有生活费,不管我有没有我都会回答说有。他说还够不够这个月的,我不管够不够都会回答够。其实很多时候已经身无分文了,我是从来不开口向任何人借钱的。我便跑回镇上二哥那里,他也问我有没有,我仍然回答有。二哥会说有的话那就拿些补着。每次给基本上都会够我一个学期用了。直到读完高中,第一年落榜,又复读了一年高三。整个上学期间大部分生活费学费是二哥那里给,大哥偶尔给些,父亲从费用到学习从未过问过。

“钢一中、钢二中都考上了,前不久,我们家的细伢子还刚刚摘取了云龙中学重点班的第一名。”

就是在那年,她(他)们走过,去过市里的几所重点中学之后,小李家的细伢子先是考取了钢二中宏志班,也考取了钢一中宏志班,还考上了云龙中学的重点班。

儿子今年17岁了,去年参加过高考,可是只录取到二本,然后觉得自己可以考到一本,因此就去参加复读了,一年的花费真的是惨不忍睹呀?现在学费是少了,这两天看到的是一个自杀的孩子写的一篇文章,所以有点感触,但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这么一份心,都懂的感恩和孝顺;有时候真的恨自己的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可是想想自己也是过来人,也经常这样弄的父母如何是好?

才两年未回故乡,故乡的样儿肯定依旧,渐近故乡,我惊诧于眼前的景象了。乡村公路铺上了水泥路面,那银色的金属栏杆日光下熠熠生辉。那石板小屋变成了青瓦白墙的小楼房。这两年的変化,使人难以预料。

当时只是说奇怪,没有发育完全的母性悲悯一闪而过。拍了几张相片就赶赴下一个景点,被巧言的鹦鹉,华丽的孔雀还有高傲的天鹅吸引。但是时隔两年,才发现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三只只剩一只角的大象。

后来,我去上大学了。又是我弟弟和我奶奶睡一个窑洞。在她重病住院期间,也是我弟弟一直陪着她的。她又老说:“娃还念书呢,把娃害的。”

所以我也就让我弟弟去报这个专业,后面才发现,他不合适。

这些银杏。种植在我家门口已两年了。

如今我们分别了两年,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它足够改变一些人一些事,庆幸的是我们都没有过多的改变,久别重逢时还是用不着寒暄,还是可以一起开怀大笑!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