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雪的季节里 我总喜欢听一曲轻柔的音乐

音乐可以放松心情,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在意志最薄弱的午夜,把自己交给音乐,静静的听,一份淡淡的思绪让音乐融入心里,伴随着美的旋律踏上一段梦的旅程,让音乐化成慰人心情的旋律,奏出淡淡的诗意,让思念的音乐在耳边萦绕,让幸福在心头荡起涟漪。

无雪的冬日竟有鸟鸣啁啾,心里一阵惊喜,我就像从一篇糟糕透顶的文章里意外读到了神来之笔。

长亭夕照晚,岁月弹指殇。懂有几人,叹又何妨?听禅心无语,醉饮九霄空。 只待,在一曲清音里沉醉,无忧入梦。让梦睡下来。

路边儿,惨淡的野花,只剩几根萧条的叶梗。一地的枯黄荒芜了季节的等待,酝酿的情绪奈何的了严冬的冷峻,一切都在无雪的冬天里倍受煎熬。冷冷的寒风呼啸着悲伤的哀愁,夹杂这几颗细微的沙粒肆意地吹散。

下笔千颜,红尘莫扰。琴瑟缓音待合契,同情而难舍。鹣鲽情深,回味微涩,凄美了是非,灼伤了眼泪。为君拓成一曲相思碑,案前轻描勾勒书写一字归,落款了悲欢,手绘着惟爱是卿的挚语。

多雪的冬天,女儿关心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一片白雪,它吃什么呢?小家伙,多可怜!女儿抓来一把小米,撒在阳台无雪的地方。可是麻雀飞走了,不再来。女儿已经把撒米的事丢在脑后的时候,我看见麻雀又飞了回来。我叫来女儿,隔着门窗,悄悄地看麻雀吃米。

我渴望的吸允着音乐,脚步有些颤动,不由自主的相伴音符,想把那曼幻的音乐踩在脚下,毫不留神,却踩进了路旁蓬松的草坪里,倒像真的趟进了无边的音乐,绵软的富有弹性。那翠绿的鲜嫩的纤细的草叶儿,风儿吹拂,微微的颤抖。吹动草叶的似乎不是风儿,是那夜空里漂浮的音乐,那音乐就是那草叶儿的浮动弹奏散发出来的,这音乐就是风儿崔动的草叶。

这个时候有人来了,和我围坐在一起,靠着或者抱着软柔的枕头,赞赏那些花草长得好,毫无目的地说着些什么,就觉得该喝点东西啦。嗯,茶?酒?咖啡?不论哪一种,就该有食物了吧?且不说那种闲聊时的欢快了。我要做出或者存储这些东西,最起码得有个带储藏功能的大厨房,而我自己得懂一些相关的知识;像种植花草、食物的烹煮、 茶、酒、咖啡种类的选择和品鉴、挑选音乐的独到的眼光、室内的设计、家具的采购和搭配……

所以有些人说话人喜欢听,有些人说话人就不喜欢听。这“有些”这个词汇,是很有内容的。

月斜月掩,轻吟一曲幽梦,不下心头上眉头。唤回梦韵,绮罗香减,牵起余悲。常常倚楼听风,描摹远处山水墨韵青黛,静守心中影。每一次的相遇,每一次的脉脉相视,都一定有着存在的意义。温一盏茶味润心,不闻喧嚣叠起,但得温良轻握,恬然自安。

无雨的秋,一路凄迷走过无雪的冬季,却撷来世间所有的白色花瓣,从天亮到天黑再到天明,无数季节的手在舞蹈。这片沉静的宇宙局部,终于披上了纯白的婚纱,待嫁新娘般的楚楚动人。

那时我卷起裤脚踩在浅浅的寂寞着的河沟里那鹅卵石上,在这个季节里河水泛着凉意,我垫着脚跟感受那水底的石子儿更凉,更像是那个季节温柔的一面,我猜我是这个季节里第一个来这儿的人,听着潺潺的溪水声,从一块石头打落在另一块石头,把它们放大来看都变成一个个的调皮的孩子。从来都是告诉你,别去河边玩水,怎么会知道是这么舒服惬意,我拍了拍水面,本来就不该平静。那时看来这河虽小,不算急也不算缓,可究竟去往了何方。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