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可晴 很久以前就在《读者》中看到这句话

老警察是可恶的,不知道他之前受过什么其他民族者的伤害,还是单纯地民粹主义者。所以当他试图恢复本性,救人于危难之中时,却发现被困于车内的女子正是他之前侵犯的受害人。女子一阵誓死不接触的反抗,使他受到极大触动,在忏悔自己的万恶举动同时努力救助女子脱离火海。最后他们在救护车旁的激动相视,彼此眼中看到了对方的惶恐与无助,无奈与感激。

故事当然不是从“很久以前…”开头,是“还依然记得…”起始。

该说真理了。“时间不会倒流。”这就是真理了,挑不出任何毛病,所以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符合宇宙间的规律情况。“人会死亡。”这句话也挑不出毛病,不生不灭的人不存在吧!当然,如果你找到了这种人再回来反驳这句话也是可以的。“生命比其他东西重要。”这句话是针对人来说的,因为人往往才能获得更多的东西,如果生命没了,你的一切,别人的一切,世界的一切都和你没关系了。所以这句话也是无法反驳的。

就在两年半以前的夏天,就是高考之后,我都还在犹豫,我411分的高考成绩,离本科线也就高了6分,家境也就那样,父亲再一重伤,家庭勉强撑过生活没挨着饿。就在前一年,哥哥高考过后,收到录取通知书了,他想去读,最后没有去大学报道。因为种种原因,他把机会让给了相比而言更适合读书的我,自己去天津打工去了。我拿着这个谁都不满意的成绩,也不知道该怎么弄,一种完完全全听天由命的想法。读吧?上了本科的分数线读不起本科的学校。不读吧?老哥前一年把机会让给了我,而且爸妈劳累大半辈子的心愿就是我们上大学然后找份体面的工作能有出息,假如不读,又对谁都不好,谁都不会满意。复读一年再考吧?风险极高,而且一共需要五年,就高四一年成本就不小,各种身心煎熬……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对自己说,要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然后去相约最好的你。可是很久很久之后,我好像变得更加迷茫了 ,因为我并没有努力去为自己说过的话全力以赴,我日复一日的沉溺在自己的悲情中。

而且在写作过程中,作家还要切记不要太过偏激,也不要把事情写的太过直白与平铺。说到偏激,是说作家的观点太过鲜明,往往会引起一部分读者攻击。而且太过直白与平铺的写作,完全没有留给读者想象空间,也是不容易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的。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作品一旦写成,作者就死了。”不同的读者对作品会进行不同的分析理解,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无所谓对错,只是不同的人经历不同性格不同,看法观点难免就迥异。有责任感有经验的作家,他们的创作不仅能够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又能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找到共鸣,找到与自己经历相似的部分就是所谓的共鸣。这样的作品,往往是包罗万象,比较宏大的,太过狭隘的创作不足以引起很多读者的亲睐。这样说来,也就是要求作家要饱读诗书,才会下笔有神。

君心弱,花亦落,悲喜无常谁负责?

凄凉单调的秋天并没有带给我寂寞和清寒,反而让我在菊花丛中看到了故乡的影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