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是一直认为人定胜天的 也总觉得与天斗

相由心生,指的就是当你内心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你展现给人们的就是怎样的面相。在住进宿舍没多久就新搬进来一位看起来就很难相处的人,于是能避开就避开,懒得与其费口舌。但意外还是会发生,让人想想就觉得甚是有趣。

人与自然作斗争过程中,慢慢懂得了"顺天由命"的道理。变盲目的与天斗与地斗,为理智的斗争,不再一味迷信于所谓的"人定胜天",而是顺天理,行人事,知艰难,而英勇面对,毫不气馁亦不退却,用大智慧与自然灾害作长久斗争。换来的是一次次失败教训吸取与成功经验总结,人类总在不断的总结经验,有所发明,有所发现,有所创造……

时下名人出书热,只要具有一定社会知名度,记录下生活的流水账,出版后也能坐拥一大批拥趸,可我总认为写作是需要门槛的,我很少读所谓的畅销书,而是去故纸堆里翻检无关世俗功利的闲书。

我有时扪心自问,究竟是为什么,我有过抱怨,各种不公平,像灰太狼说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觉得《我是特种兵》里那个狗头老高说的一句话很正确,“兄弟们,淘汰你们,并不是因为你们是弱者,而是因为注定要有人!”我相信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人说,人定胜天,真是缪谈,人源于天地,必受困于天地,造化的力量,人可以利用,但那只是九牛一毛,人只是在整个棋盘中的一子,意欲胜天,不自量力。

我一直都这样认为,我的童年是拴在了我妈的裤腰带上的,放学回家,妈妈会在村口等着我,回家看着我吃饭,吃完饭带我去干农活,认识各种农作物,以及学会农作物的耕种方法,而我始终认为我的心思觉得没有在地里,我觉得应该在电视剧里,在姐姐的书本里,或者想着那个小伙伴,无论是风筝,还是好玩的动画片,亦或者是某个老爷爷的瓜园,我总是认为有一种东西可以牵着我的心。

昨天我从院子里的榆树上捋了些榆钱,捡捡准备给孩子蒸菜馍吃,然而捡了几遍,用水洗了十遍还看着不干净,女儿就说我,像我这样蒸菜馍卖钱的话,一定不会赚钱。我总认为自己吃的东西,不洗干净,吃着总不放心。

总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这些年也一直在蹉跎岁月,对自己一直都不满意。我并不勇敢,可我总对自己说不曾后悔,青春总归是这样,碌碌无为。

CC和虹姐为大家准备的烧烤架就放在两个小鱼池之间,斗师已经怀抱吉它,弹唱了几首,菜园乐队表演已经开始了。公司最有趣的莫过于郭师组建的菜园乐队,主唱斗师,首席吉他手是谁我也不知,大概是刘建云吧,郭师呢是打鼓、弹琴样样会。郭师没走之前办公室里放着5把吉他、一个非洲鼓,还有一个小鼓,以前常听乐队练习曲子,每当叮叮咚咚的乐器发出悦耳的曲子时,心情好得仿佛可以飞起来,近一年这样的练习少了很多,单位里的低气压更让我觉得压抑。

春夏两相期七夕 分韵得似莫沉耽、嫩凉时气。深心碧海迢递。与看双星,今夕互陈情意。年来辛苦定如何,别后相思真无计。即此凭肩,含羞私语,奈何天里。闲愁蓦地勾起。想个人清影,病身如寄。跌宕生涯,谙尽别离滋味。闲宽不止绮罗香,检点还多胭脂泪。一总深宵,一望银河,一番心碎。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