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国外语言 风趣地说明了层次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河水

散文的文采,主要表现在语言应用方面。通顺达理的语言,是对散文的最低要求。优秀的散文语言应该是来自生活、经过艺术加工了的语言,即美化了的生活语言。这样的语言必须是准确、简练、清新的语言;而往往又是富有强烈的感情色彩的语言,富有形象化的语言,富有作家个性特征的语言,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的语言。

莫言的《草木虫鱼》把我带到无忧的童年,特别是 “我们四处悠荡着觅食,活似一群小精灵,像传说中的神农一样,几乎尝遍了田野里的百草百虫”这一句,我仿佛从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河畔拔茅针,沟渠捞鱼虾,上树摘桃李……文中莫言幽默风趣的语言,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未来充满无限希望的力量深深地感染着我,激励着我。

王一军,科研联盟活动的主要策划者、组织者、领导者。身材高大威猛,性情洒脱直率,语言风趣诙谐,时时昂着高贵的头颅,对素质教育有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骑士般理想的精神追求。他正当人生最灿烂壮美的中年时期,所以更是一谈起教育就激情澎湃,热血沸腾。对现实应试教育的尖锐批判,对填鸭式教学的激烈抨击,对素质教育的深情向往无不让每个听者心里惊涛骇浪,翻腾不已。

有个国外语言,风趣地说明了层次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河水,突然染了疯病细菌,人们喝了河中的水全疯了。只有皇帝一个人喝的是专用井水,没疯。由此,所有疯人眼中的皇帝反倒像疯了一样,大家再也不把他当皇帝看待,而是像对待疯子那样嘲笑,谩骂,殴打他。皇帝受不了这般折磨,干脆弃井水去喝河水。当他也疯了的时候,大家才齐声高呼万岁!并像龟孙子那样地赔礼道歉。

生命是什么?我的脑海中时常会浮现出这样一个问题。但我想来想去,始终无法找到一个令我满意的答案,因为这个问题对于我太深奥,需要我在不断的学习和生活中去仔细体味,去真正的领会,因而这个问题渐渐的从我的脑海中变的模糊起来。

一个事件一个过程,挑毛病找问题谁都会,

就有动物来说,在生殖方面就分为化生、湿生、卵生,胎生4个层次。

高考了,他考进了市里最好的大学,他有机会可以去国外留学的,但是父母不同意。在大学很多时间都是自学,除了在学校里正常上课,其他时间都被父母聘的家教去助学。直到大三他就精通八国语言,获得无数个市里荣誉证书,全世界等级评估证书,世界知名品牌代言邀请。在很多人眼里他就是个天才,各种羡慕和崇拜。大学毕业之后他接手了他父亲的公司,一家拥有资产上百亿的上市公司,毕业后的几年,他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从来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除了应酬还是应酬。后来他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父母给他介绍了无数的老板女儿,但都被他一一的拒绝了。后来公司上了轨道,他还是天天忙于工作,创新。

刚刚开始说话或写作的人,词汇和语言是相当的匮乏,词不达意是时空见惯的现象,自然语言缺乏逻辑性、连贯性。经过不断地阅读学习、积累、融会贯通,通晓今古,于辛苦不断地写作,智慧和思维迅速得到提升,词汇和语言的储备日趋幽默、丰富。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