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子住了十几年也变成了老房子 不管是新房子老房子

但就现在,很好。我的床在姥姥的床旁边,风扇不知疲倦的转着,身上不时叮上蚊子或其他的虫子,堂屋门没关向外望,是一片漆黑,姥姥住的是老房子,周围几十米没有人家,挨着姥姥两边的房子都在最近有老人去世,我问姥姥怕不怕姥姥说:“怕啥,有啥好怕的”。

我听得出母亲的兴奋,她60多岁的人还能让她兴奋的事情就我所知不是太多。我就说:“好,路搞好了,咱们家也在村里再修一栋新房子,给你们住,也给我自己留个根儿。”

于是他就让他弟弟去找人看下,没想到他的弟弟说,不管了,不盖了,还是继续住老房子吧。虽然没发财,但是至少也没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老房子的出现比我还早,我出生时他们就已经存在。老房子里面摆放的都是老家什:旧厨、旧桌、旧凳......墙角的旧米缸,缸底已经苔痕斑斑,再不用它盛米了。我想起,当年母亲在煮饭前,要用米升子从这个米缸里取米,有时,从米缸底部传出“哧啦哧啦”的声音,那是米缸见底了,提醒家里人要买米了。东厢房和残留下的西厢房墙壁,糊满了旧报纸,被岁月熏旧熏黄,更显得苍凉空荡。屋里还有一把老式躺椅,是竹编的,十分陈旧。父亲下地回来疲惫不堪,会躺在上面休息,躺椅负重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让人肃然起敬。

老房子,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永远的家,永远的记忆,永远的牵挂,永远的想念。首望,心中带着千万的不舍离开老房子。我的老房子,再见!《文:岁月静好2016.3.7日写》

父亲说今年过年还在这里过年,等你暑假回来这里就是废墟了。我们真的要搬到底下住了。我说那新房还没盖好,队里就让我们搬啊,那他们总得给我们住吧。父亲说,那不行啊,人家都搬了,就剩下几家还没搬。我们只好租房子住。

远眺新城的工地上,我的民工老乡依然在骄阳雷雨掺半下不知疲倦的忙碌着,也许是为了美好生活的拼搏,也许为了实现儿女的大学梦,也许为了住上新房子,和我一样漂泊在这个异乡里。愿我们都安好吧!心底静静的祈祷,收回目光,在轻轻的佛教音乐里,静静的敲打键盘,我的书房里就这样轻轻弥漫那一抹乡愁。

明亮的湖水中倒映出田园式的老房子,整齐的农田,成千上万种花卉中伫立着大大小小的风车,像洗尽铅华的老人低头缅怀。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企业由国有变成了股份制,我们彻底告别了“砖瓦屋”,搬进了宽敞明亮的现代化车间,落后的生产设备被全自动的先进设备所取代,我们劳动强度降低了,生产效率提高了,我们的收入、福利更好了,但原来那种以苦为乐、兢兢业业的敬业精神却稀释了,我们开始计较个人的得失,开始发牢骚,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那种“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岁月竟然成了回忆。真不知道,是社会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而在克罗地亚有这样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他们异地恋16年之久,每年他都会跨越13000公里风雨无阻来看她,十几年恩爱如一日。

在双桥下车的时候,那竹园里的蝉正叫得豪情万丈。竹园边的一排老房子,更显得安静落寞了。双桥,听名字便有着江南水乡的况味。据说,在很多年前,这儿的双桥中学,是全市二所重点中学之一。可见当年的双桥,一定繁盛至极。也许因为太偏僻,双桥便渐渐衰落了。那些老房子,没经任何修复,还是当年的模样。有些老屋依然住着老人,农家灶、木桌,简单的家具,却收拾得清清爽爽,让人感觉无比亲切。这儿的老房子里居然还开着一家日杂百货,很大,但光线昏暗,这熟悉的景象让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几个闲聊着的老人,很闲适地样子,他们与老屋一起,守护着曾经的记忆,任四季交替,任岁月静流。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