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水河也是古代南方水上丝绸之路 湘西与外界物资交流与文明传递的主要渠道

我初见桃花源,却是偶然,去年去湘西,我先坐船后驾车,到后来我便不能导航了,手机也没有信号,我不知道我到了那里,便索性下了车,沿着河边随性的走了开去,然后便知道了那里的村落叫桃花源村.........

虽在南方求学时间不久,但我仍旧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地域间的差异,就拿这风来说,北方的风多了一丝豪气而南方的风却多了一份内敛。北方的风吹过身体,留下的是扎心的疼痛,但南方的风吹过身体留下的仅仅只是一股‘凉’,这种凉十分透心,仿佛穿再厚的衣服都没发阻止这股凉涌入心底,到最后索性把厚厚的衣服褪去,穿上原本用来过秋的衣服,因为我知道身体凉心就不会凉了。

因为,树,那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从蒋家村上坡,一层层石阶,三道拐才到二酉村。二酉村被誉为“教授村”出名。二酉村在二酉山的半山腰,这里有一些田垄是二酉山人耕作和赖以生存的依靠。他们多姓陈。从二酉山往右前进至蚂蝗坳再往左爬至半山有一座庙。我们小时到这里已是瓦砾废墟,庙宇和菩萨不见踪迹,据说是那年月被某烧了。再往上便是远近可仰的万丈悬崖,现在的“仰止亭”便坐落在这里。此处极目远眺,周围几十里景色尽收眼底。沅陵城建筑、江面上船只都清晰可见。

磨山子水库这是上世纪60年代村子里“农业学大寨”的产物,“农业学大寨”学出“红旗渠”,我大舅官先福时任村党支部书记,带领广大村民“学大寨”、“学红旗渠”精神,就在有山有水的磨山子山涧,选好了库址,撸起了袖子,挽起了裤腿子,一干就是两年,全靠“锨掘镢挖洋镐刨,肩挑人抬小车推”,硬是挖出了磨山子水库,砌水库大坝的时候,天已很冷了,不论干部、社员,都站在冰凉的水里,就是凭着这种拼命精神,修起了磨山子水库。

透过茶的水气,模糊中依稀看到有东西闪过。到底是什么呢?慢慢顺着那即逝的影子在黑夜里追寻真相。原来,是落叶。那一片片叶子随着风脱离树的保护,飘飘然在空中转几次身,回几次头慢慢降下,可以看出叶对树的几分留恋和对秋的几许无奈。这时,一段黛玉葬花的悲凉在心底徐徐而来,明白事与物的无奈大多源于外界的被动,就算有自己的意识和底线,但也敌不过现实的规律走势吧。疲倦的思绪就这样随着风蔓延,仿佛久远,似乎在旁。

社会的进步应该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相同步,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是社会进步的两个必备的车轮,一个都不能出现问题,无论哪一个出现问题,社会进步的车轮就会抛锚,无法正常进行。一个有着高度物质文明的社会需要一个高度的精神文明来支撑,为之保驾护航。

经历了这样一场爱情,爱玛并未改变对于激情生活的追求。当她遇见情场老手鲁道尔夫的时候,便轻易地堕入了他的情网之中。鲁道尔夫只不过是猎艳,并非对爱玛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这场爱情游戏最终是要以失败告终的。当爱玛提出要鲁道尔夫带她私奔的时候,鲁道尔夫趁机摆脱了她。

传统式拜年习俗,是中华亿万普通百姓,承载文明的一种健康礼义的拜年方式。是真正不辱拜年初衷的礼仪和情感交流的举措。因为它贴近中华民族的根脉,有亲情感,有延续感,有幸福感,更有膝下尽孝的那种欣慰自豪的感觉。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