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恰是正午时分 烈日残酷地炙烤着大地

阳光赤裸裸地照着大地,没有丝丝暖意,依旧冰凉如水。草木潮湿着,在持续的冷雨中还没缓过神来,无精打彩的卷缩着。白晃晃的阳光下,四野愈加荒寂。

又是正午时分,田径场外的过道上路过几个人,撑着伞眯着眼。阳光下的蝉鸣仿佛滚烫的油锅放下肉片时那一阵阵灼烈的滋声。前面有个晃动的背心汗透出个心形。

我的姐姐原本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受多少苦,父母把她养得很好,并未小小年纪就让她经历社会的残酷,如盆中种植的水仙花,精心而温柔地呵护。

风从遥远的山峦,或者平原吹来,挟持着大地的气息。它弥漫着,席卷着。一个人站在乡村大地上,呼吸着这迷人的气息,它是如此的令人心旷神怡!

“知了!知了!知了!”转眼间,火热的夏天到了,连树上的知了都热得直叫。太阳像一个巨大的滚烫的火球,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烈日炎炎下,人们一个个汗流浃背。老人在大树下一边纳凉,一边悠闲地摇着手中的蒲扇,一边唠着家常,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那纷纷飞扬在空中雪白的精灵如絮、如蝶、如羽,带着花朵的希望、无尽的思绪,飘然的投入到大地母亲宽广的怀抱里奇妙的世界,浩瀚的宇宙,美丽的雪花。浸润着干旱的大地,温暖着农人的心,正孕育着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一路上太阳炙烤着柏油马路,走在马路上,脚底都能感觉到马路对脚底那一抹阴凉的留恋。少女并着另一个男子朝校园走去,一路上男生频频回头,羡慕男子的福分,对于这些,男子只能苦笑,默默的走在少女的一面,相对无言。

手机屏幕,依靠墙壁,残布包裹。带些余温残阳,双手微合,敢不存希望。听曲调,循环往,别离场场,依是常常。或有上演,舞刀弄枪,正值精彩处,呜呼哀哉。怎得无泪流,恰觉年过却一日,囚笼枷锁铁链,渡乐园精神驻。

恋秋天的风,恋秋风扫落叶时的果敢与执着,望着满地的落叶与被剥夺衣服的枯秃的树丫,也许很多人会埋怨她的无情,然而你可知那是为了能让树儿来年穿上新衣裳,带给大地以崭新的色彩呀;八月的秋风,飘着道边桂花的盛开,轻轻地吹拂着路人的面颊,荡涤着人们浮躁的心,温柔的慰抚,有如慈母的双手;走进村庄,走近稻田,秋风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着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稻穗也都有了生命,风从那边来,传来稻穗与稻穗间的细语,同时似乎也飘来了农民们收获的喜悦。

夏天的午后,阳光炙烤着大地,池塘的水已经干涸,到处是焦枯的残败的叶子,仅剩的几片荷叶摇曳在池塘深处……

十月的南方不像北方,那时真是烈日灼心的时候,尽管刚刚才结束残酷的军训,但是在拥挤的候车室里依旧是无法忍受那般酷热的黄昏。

再多规划,抵不过世事变化来的迅速,来得残酷。

大地的风景,到处飞扬着青春的颜色,天空的时间,肆意运载着生命的烟火。

那天,和爱人去嘉定办事,时值中午时分,肚子饿了,爱人说在附近找家饭店,我却不以为然,我这人,许是见不惯大场面吧,不喜欢大饭店的拘谨和排场,喜欢小饭店乃至路边摊的自由和惬意。爱人违逆不了我,只能顺我的意,结果在路边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