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然下降的气温冰冷了双手 僵硬着

情劫将至,耳中天地微声渐渐响亮,不似以前如同虫鸣一般微弱,渐渐有了海浪的气势。天地元气鼓荡剧烈,是以这天地玄黄之气激荡,产生的雷鸣声,渐渐响亮。九天之上,温度极速下降,此时他头顶出现了劫云,皆是无比痛苦无比凄凉。

来到车站等公交,人山人海而且交通堵塞是常态,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上挤了。人声嘈杂,售票员从窗口探出脑袋一边拍着车窗一边高声叫喊:“挤不上了等下趟,要关门了!”前面人墙中女人抱怨的喊着:“啊,我的头发,别挤了,我的头发……”男人喊:“脚夹住了,师傅开开门,我的脚夹住了……”如此这样的激烈拼斗再三终于如愿以偿的挤上了车,却发现全无无落脚之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踮着脚尖屏住呼吸,双手攀着扶手忍受着挤压、汗臭还有嘈杂的声音,一路的颠簸……

这个季节天空时好时坏,气温时升时降,一切都是变数。但开心的花朵绽放,请不要悲伤,这是花的季节,你永远只是看客;更不要随意的好奇而认驴当爹。

乍暖还寒的五月初,总是有着许多故事。一下飞机,故地西安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陡降的气温延绵的雨水,让古城草木青青,自有了另一番景象。还好,出门时太太早已做了准备。老郭接站,又等来了天津战友,一举二得。

都没有感觉到是冬天一下子就过了,一直孩子似的认为过了春节,春天就到了,天气就会越来越暖和了,谁知道偏偏在大年三十那天气温陡降,一下子冷的有点稀奇古怪了。

在气象员的眼里,春天总是与气温联系在一起,他们把标准定的很具体。在北半球,如果连续5天的日平均气温,一年中的第一次均大于、等于10摄氏度(日平均气温以当地2时、8时、14时、20时的温度,取平均数),则以第一天作为春天的开始日。但是,春天总是乍暖还寒的“小孩脸”,不仅变化多端,而且还变化很快。有时冷空气入侵,气温往往急剧下降,为稳定起见,又将气温的平均值低于10摄氏度的日子,也不能连续超过5天。超过了5天,则不能认为是春天的开始。

等待着,等待着,秋叶凋零,雪花纷飞,暖气放了。杜鹃,没有先行告知,没有一点儿预兆,就像在天空骤然炸开的礼花,一簇簇的紫红杜鹃花竞相盛开!

风雪中僵硬呆板的树枝在春风里不再死气沉沉。她们不甘寂寞的活动了一下自己前些日子被冻僵的懒腰,开始了新一年生命的征程。

当时我经商亏本,经济拮据时期,他利用课余时间不辞劳累坚持去打2份工。寒冷冬日,北风萧萧,白雪飘飘,戴两副棉手套骑着摩托车,冰天雪地里迎着刺骨寒风,奔波在两店与家之间。他回家时,看到冻得红咚咚脸,我捂着他冰冷双手,心如刀割!人家问他:“你这么小,怎么要打两份工?”他坚毅说:“我要养我妈妈!”

街上的人依然行色匆匆,即便严寒一步一步逼近,能够看到的依旧是那一张张为了生活而急切却又僵硬了毫无表情的面孔。

总喜欢这么天马行空,硬着头皮去猜哪一颗星星叫过去,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