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您儿子居然说是我无理取闹 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对的

我顿时觉得他无理取闹,朋友道,五分钟,多的等不了。

有时过度的叮咛会觉得你很唠叨,可有时也明白这就是爱,于是,在你的唠叨声中我学会了沉默,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时觉得你说得在理,我就一言不发、低头默许,有时觉得你无理取闹,就会和你争辩着大吵一架,但总也不会把你难听的话放在心上,当然,我的措辞有时粗糙,你也不曾深究。一个屋檐下待得久了,总会不经意磕疼彼此的头,只是庆幸,疼的时候,你始终站在我这一边!

严冬里,当您背上背着一个个脚印、泥土艰难的走回家时,我哭成了个泪人,您拍拍我的头轻轻地笑着说:“别哭,别哭,记住,英雄汉流血不流泪!我们不哭。”“他们打您啦,踢您啦,他们为什么要打您?”年少的我,伤心地问着您。无法理解那是什么样的“批斗会”,可以无原无则,也可以无视党纪国法!也就是这句“英雄汉流血不流泪!”一直传承到您的孙子我的儿子身上,他很小就知道了“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一定要做个像爷爷那样的人,笑对人生,笑迎困难!”

愚人节的次日,儿子忽然来电:“爸,告诉你一个不好地消息,我患病了,昨晚夜半住进了医院。”说得那么认真,我倒希望真是个儿戏。经过一再证实,儿子的话并非愚弄。顿时,我蒙了,心里像突然灌进了水银。接下的几天课程我哪还有什么心思呢,心里早就盼着清明节快一点到来。

寂寞就像一条大毒蛇,盘住了我整个的心。但要让我细说寂寞是什么,我却说不清。就好比把你留在一个大屋子里,偌大的屋子里只你一个人,无法与人交谈,最多你就点上一支烟,吸上几口,顾影自怜,此情此景,堪作寂寞。寂寞是什么?用手在后脑勺摸摸,得到一脸的茫然了。过去的,混沌茫然,不知其所以然了;未来的,混沌茫然,更不知其所以然了。或者季老说得比较好,“我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倘若在白天,我一定说是影子;倘若睡着了,我一定说这是梦,究竟是什么呢?我知道,这是寂寞。”这寂寞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上心头。

当然,有时我发觉她也不是完全无原则,她在试探、挑战我的底线,有时居然叫嚣着说是合理运用规则。看在她高三确实辛苦的份上,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我忍!她不无得意地称,这样优待的日子真好,得赶紧享受一下,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新投明主,急于建功立业,但军师诸葛亮对你抱有成见,因而不肯重用。故才有帅帐里你与老黄忠争功的那个场面。当时,都说你有一股豪气,可惟独诸葛军师说你是无理取闹!

奶奶的过世,于我的打击太大。后来的几十年,致使我一想起来就后悔,这一切都归罪于“乡戏”。何以要演那破戏呢。对于乡戏就这样淡忘了三十多年。

您知道吗?大伯继承了您的事业,每年清明都会去拜祭姥姥,鼻涕虫小虎现在很拉风地骑着摩托车飞来飞去啦,胖妞小花嫁给邻村的大川啦,还生了一个胖儿子。而您的好朋友阿青叔,经常赤着胳膊,光着膀子在厨房走来走去,时常还在为当年建造涵溪楼的事业而念念叨叨,一喝完小酒就迷迷糊糊的喊:“肖打铁哪去啦?快叫他出来,小兔崽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