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 我们总喜欢依偎在妈妈的怀里

小时,我们总喜欢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在认知中,那里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最宁静的地方。然而作为孩子的我们终究有天会离开妈妈的怀抱,去寻找更为宽阔的地方去徜徉。于是在妈妈满眼的泪花间,我们挺直脊背,告诉她,你可以。勇敢的去走属于自己的路,就是最大的真实。

还记得孤独的日子,总喜欢一个人呆在教室里,爬在座位上假装睡觉,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否睡着了……伤心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没有人的地方哭、却怎么也不敢出声来,因为心里我是男子汉……

我兴冲冲地跑回家,想告诉妈妈我要在青春里变成美人的决心。我一推开门,便看见妈妈正在摆弄一只花蝴蝶和一只肥大的虫。妈妈见我进门,立刻拉着我看它们,妈妈说:“一只美丽的花蝴蝶在蜕变之前就是那只又肥又丑的蛹,变成蝶的过程是痛苦的艰难的,只有……”我打断妈妈的话,我对她说,我要变成蝶。妈妈兴奋不已,拿出一张卡说:“妈妈给你报了瑜伽班,还为你配好了那些营养餐……”

小时候,我总憧憬这长大,长大后,我总想回到小时候,再看一看那一双饱经沧桑的手,再牵一牵那一双布满皱纹的苍白的手。

红莲,多少次路过田田荷池里总想跟你避逅相遇。那怕是你已为人妻,就是那结籽的莲蓬。没见到你多么愦憾,总记起小时候的鬓角厮磨,一起讨论数学题。那么感情是那样纯洁无瑕。

总喜欢把一切想简单的人很幸福,很多人都这样说,因为这样就会没有烦恼。

甚至只要哪里有玉兰,哪里就有我痴心追随的影子。白色的高洁,紫色的雅致,总之那种美,总令我陶醉不已。那种喜欢,似乎已经慢慢渗透到我机体的细胞里面,和我的生命难分难解。

你需要男人的肩膀依偎,需要男人的疼爱。

江城的天空飘撒着碎花,大灰熊安静依偎在怀里,轻轻地摇着小手。我快要看不清你的背影。河畔细柳,小岸石阶,也渐渐地模糊。唯有草地里的脚印告诉我你的离去。

记得小时候,每逢课间休息,我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朋友,就绕着黄果树追逐打闹,累了就靠着大树歇息,秋季黄果树会开满淡淡的黄花,花瓣有一种淡淡的酸甜味,我们有时会捡起一片或者两片塞进嘴里,感受酸酸甜甜的味觉体验,就像吃零食般畅快。放学后,总跑到黄果树下找奶奶,奶奶总坐在树下等孙儿,她安然地坐在华盖田田的黄果树下,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大衣,满头银发在树荫婆娑中显得特别明丽,仿佛一位睿智的菩萨正在树下打坐参禅,奶奶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蔼的双眸,幸福地望着一群小朋友在沙堆里追逐嬉戏,那份悠然恬静能融化所有凌冽的坚冰,我跑过去拉着奶奶的手,顺手捡起几片落下的黄果树叶,就拉着奶奶欢欢喜喜地回家去,那份美好与甜蜜至今都记忆犹新。

小时候总盼望着早点长大,时间却好像定格了一样,一年一年似很漫长,掐着指头数日子,特别是小时候非常盼着过年,因为过年可以不用忙碌,尽情地玩耍,自己平时的心愿在过年有可能得到实现,全家可以相聚在一起,有新衣、新鞋,也有平时吃不到的零食、美味,那种盼望和憧憬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