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间在地铁的电视里 看见许多模特穿着婚纱在走秀

我走在两旁都是人群的红地毯上,不要以为我穿着婚纱,微笑着像那个他走去。我穿着破烂的旅行衣,背着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大背包,向着那些我一个都不认识的人群走去,我只知道我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们热议的话题,因为我和一大群探险家到原始森林去探险,经历过野兽潮,经历过洪水铺天盖地得淹没了一切,经历过山洞里的天然陨石,最后游泳游了几天几夜,才游到了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只是和我一起的那些探险家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一个又一个的离

那时,电视里开始播着一部我们都没看过的小品,喜剧演员们卖力表演着,惹得妹妹的视线从手机上转移到电视屏幕上,我扔掉手中的橘子皮,开始与妹妹一同专心看起了电视。奶奶没有再说什么,只将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开始小憩。

骑驴之事,也是去姑姑家玩的主要梦想。饲养院的王家大大特喜欢我和表弟九娃,每次牲口外出的时候,都会喊我们去骑驴,譬如饮水、下地、放坡(赶着牲口在山坡上吃草)。

婚礼在男人的脑海里想过无数次,庄重的礼堂、洁白婚纱、非她莫属的新娘席位,交换无名指的约定。

这样的雨季更喜欢和你一起出行。我们是中学同学,上学期间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几年后在朋友家偶然间重逢,缘分有时候就是那么妙不可言,那一次相遇便拉开了我们爱情的序幕。我们常常漫步在雨中,一边聆听着雨声,一边感应着彼此的心跳声。

直到黄昏时分,雨势才渐有收敛,收起伞,我改为坐地铁回家,晚高峰的地铁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永远不会因为天气的因素而有人流减少的现象,人潮拥挤,排队买票就用掉五分钟。就在顺利乘上去的时候才恍然发现身边的人们脸上拥有着不同的表情,四周的海报,广告经过精心设计,为地铁内呈现出一幅五彩斑斓的景象。

平生第一次坐地铁,却没有什么好奇。成都的地铁,想进去也挺不着边际。第一步,先在取款机式的机器前塞钱卖“票”,弹出张卡;第二步,到“进出机”前,刷卡进入。第三步我便出漏子了,卡是要塞到收卡机的口子里的。我仍认为要刷卡出去,于是在出口处耗了半天,终究是出来了。走不远便有广告在正对面的墙上,“天下为公”。立刻觉着在此处遇不见“碰瓷”的了。不一会就等到了地铁。“天下为公”正远离人们,地铁行了。

亲戚大奶坐在我家聊天,这么大的雨该是回不去了,即使仅仅只有百步之路。家里开着电视,电视里播的是老年人喜欢看的一部老电视剧,我不记得是什么名字,只记得名字很土气。

在一个网站上无意中看到有人说起《一路格桑花》这部电视剧,因了对雪域高原的熟悉和对格桑花的钟爱,便抽了空将这部电视剧看完了。

我说过的话仿似电视里的某段情节特有的语言,都会有,都会用!

岁月流转,后来,张子江才明白,更多的生活在寂静中完成的。比如晚饭后,张江子打开电视看新闻,妻子在一旁轻轻檫拭茶具上的灰尘,或者拿起一份晚报,看那些大街上巷子里发生市井的新闻。他们彼此默不作声,但均匀的互吸在房间里起伏。有时候,张子江甚至在电视的声响中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妻子就拉拉他的衣角,示意他和她出去走一走。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