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去外地求学 亦在外地谋生

因为在外地上学,总是坐火车来往家和学校。对于坐火车,不讨厌,但也不是很喜欢。每次坐火车,如果是靠近窗户的,我会趴在小桌子上看飞逝的风景,如果不是,我则会闭上眼睛假寐。总而言之,就是不想说话。

我小的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则要忙于家务和农活,奶奶去世的早,大多数时间都是爷爷带着我。

儿子长大了,远离他出生长大的城市,远离家,去外地上大学后,我的时间稍宽裕了。因为从小就性格孤僻,所以我一直习惯独处,书和笔成了我调节生活释放心情的最好的朋友。

人生归宿如树。不是有人说:“树高百丈,叶落归根”吗?大凡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思念故土,思念家乡的亲人,有些远方游子,年轻时远离家乡,到了人生暮年,思念故乡心切,就会携带家眷搬迁到故乡直到终生,有的人已在外地扎根,也会抽时间回老家常住,人在外,心在思念故土啊!树也是这样,枝枝叶叶都不忘根的培育,到了落叶的时候,化为泥土、肥料,滋养着根,这就是“叶落归根”的规律,也是叶对根的回报,人生归宿与树是多么地相似。

我去年参加了三次同学聚会,小学同学聚会,然后是中学同学聚会,最后大学同学聚会,而且都在外地,我旅途奔波,紧赶慢赶,舟车劳顿,搞得精疲力尽,并且先生还颇有微词。开玩笑说我抛夫弃子,快活逍遥。可谁又知我心里的苦和累。更有甚者有的同学聚会,每星期聚一次。

90年代末,单位施行了干部提前退休政策,何叔也是在这个档口真正的退了下来。后来何叔退休后,因女儿在外地,经常去女儿家居住,和他见面次数少了起来,然而在我心目中,一个认真、和蔼的长辈形象始终存留。若干年过去了,只要想到那串馨香的葡萄,我总能想起何叔的形象来。

最近一次的迷路让我感触最深。我是在外地上的大学,我有一个姐姐也住在这。。实习期间,很少去我姐姐家,圣诞节那天坐着公司加盟商的顺风车去了。第二天回去的时候路线是在之前在百度上查好的。手机半格电在路上很快用完了,只记得具体是福建路下车,再转车。

再后来出门求学,母亲总是记得在我背包里塞上一罐绿茶,叮嘱我一个人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我准备了一个超大的玻璃杯,每次上课前会把茶泡好端到教室里,无论同学还是教授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的巨无霸茶杯,其实他们哪里懂得大碗茶的意义和味道。

然而她今天还是战战兢兢地上了路。她从成年那年,就开始工作、赚钱了,她并不知道去外地的大城市读书的感觉,就在她出生、成长的这座小城市,认认真真地工作,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

又过了几天,大伯终于开始在医院接受专业治疗。他恢复得十分迅速,到了八月上旬,已经可以去外地的大医院接受全面复查。从外地回来,他不仅带来了令人放心的诊断书,还为我带来一件宽松的衬衫,是复查之后从服装店买来的。看着我把衬衫披在身上,他哈哈大笑:“你块头太大,只有这个型号才合适!”

说到这里,很多外地的人会说,既然条件这么艰苦,为什么不选择走出去外面打工,在农村靠那几亩地能挣多少钱,在外面生活多自在,时间固定,可以有自己的支配时间。其实,我也跟大家一样,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不走出去?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