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在鲁南靠近沂河的岸边 春末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季节已经步入末程。

春末,鸟儿的叫声从窗口传来,正午的阳光炙热而干燥。乔丹梦在一次次的跳跃触不到篮筐下破灭的彻彻底底。匆忙的赶着高考的末班车。一路顾不得这年的春是否多了份美丽,这年的春水是否更清澈。只知道,这年春末的阳光太灼热。在垒积的书山跋涉,怀揣着一览大学的风采渴望,强迫自己忘记痛苦,努力拼搏。

于是,我就想起乡下的挑树旁,小牛犊打着冲动的响鼻靠近母亲,而一头老牛仍轻舔着幸福的缰绳。

人生中的困难如同海浪,接近岸边的很小,越往后越大,最后却什么事都没有,可以浮在上面。这就是你努力的结果。

岸边绿竹成林,细窄的叶在风中翻飞着,发出簌簌的音符。假如风再大一些,竹子会被吹得凌乱摇晃,像是要断裂般吱呀作响。

吃鲜红薯是社员们的首选,冬日天短,日子好过,吃红薯能凑合。保鲜红薯下到窖里,一直要吃到第二年的春末夏初。保鲜红薯不能放得太多,超过春末夏初这个季节,就会烂掉。粮食短缺的日子,老百姓精打细算。度日艰难的人家,春天需要用钱,为了起码的油盐,不得不卖掉几筐红薯。

那落雪的小路上,密织的光阴向我靠近。春天的血液与光芒四射,我听见沙漠开始变成河流,波浪变成了山峦。

远方的河流呀,那欲滴的新月是否仍躲在岸边,洗绿你水晶般的心脏?

日子游走的真快,不觉已走到五月尾。太阳越来越暖,尽管明媚的光线依旧柔和,并不是很夺目,但已咀嚼得出夏天的味道了。春天总是那么轻那么短,来得迟去得快,像极了赶路的行者,步履匆匆,只留一个浅浅的背影慢慢回味。春末夏始,风儿也乱了最初的纯真,杂乱的心思忽左忽右。好在,一股股麦香扑鼻而来,原来六月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一样的令人期待。

娓娓的述说,心在慢慢地靠近。那红尘之外的空白,会留给谁?

鱼儿最敏感天气变化,一到天晴,分外觉得饿得慌,以为离岸边不远的地方草食多,便迫不及待地要到浅水地方来寻觅一番,一见到钓鱼者抛下的美食,还以为运气特好,遇到了佳肴,便饿狼扑羊似的咬了过去,哪知道这香喷喷的食料是占不得的小便宜,一不小心,就被那钓鱼钩钩个正着,鱼儿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成了岸边钓鱼者的俘虏。

真的想靠近你,想把一切告诉你,我的心念已成疾。

出曲阜南门,是一条通往小雪至邹城的公路,顺路往南不到二里,有一条沂河,从东至西绕城而过。河上原来有一座石桥,桥的下面是一个叫做沂河崖的村子。下了桥不多远,左边有一个小村子,与沂河崖隔河相望,叫做南泉,是出产曲阜香稻的地方。从这南泉的村南向东,便是通往息陬、尼山的乡间便道。

故乡在鲁南靠近沂河的岸边,春末,田间一条条小沟汊,流动着从蒙山水库下来的流水,滋润着家乡的土地。一畦畦碧绿的秧苗迎风飘拂,麦收过后就到了插秧的时候。

光武帝听闻,精神大振,怀疑此人就是严子陵。于是,马上派出使者,备上专为迎接贵客而设的车辆,带上尽显尊贵的丝绸锦帛,前往沂河边,召请那位垂钓的男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