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里灯光很灰很灰 灰得与雪茄烟的烟尘揉搓成迷团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多少追求权利和财富的人,都早已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

小A睁开了眼睛,她没有戴上眼镜。她发现自己站在操场中间,她知道自己站在草地上,她能觉到,软软的,很舒服。她看向远方,突然发现,那楼房忽散忽聚的灯光很好看,有些艺术的美感。她看过这种照片,可在她亲眼看到时,却觉得不一样了,散聚的灯光给这高楼大厦添了几分恍惚,添了几分梦幻。她突然觉的自己很幸运,很幸运。

迷团的雾,从四面八方涌来,涌进了这个村子,这村子里的院子,这院子上的天空与空气。

寂寞没谁能够了解,却把整片天空都染灰。

可为什么还是在这迷乱中徘徊呢?还却少什么呢?我又丢失了什么呢?也许,流年已过染指伤痛蒙蒙烟尘遮挡了这前进中屹立不倒地灯塔。在这孤独与忧伤中迷失,甚至忘记了路边已过的风景。

这么想着,灰姑看起来有点忧郁了。

雾霾天气基本垄断了我们这个中部省会城市——合肥,入冬以来,浓密的雾如一个大锅盖在我们所生活环境,空气中弥漫着烟和土的气息。我们只能关闭门窗,圏囿在方寸斗屋,苟延残喘,数着这如烟尘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了新年。

我一下车便看见了人群中的外婆,她身上穿着的很普通,是那种略黑的灰。哪怕是这么多年不见,我却还记得这是我的外婆。

8月11日,早,阴。长,耳不听乐,琴已满灰,日思夜想,所想非想,只应了小爱緾绵,大爱放手。所,走自己的路,听自己的歌,拂灰抚琴,还好,还好。

外面黑的神秘,灯光幽幽的亮着,执勤室里没开灯,黑的很。

整个脸面、湖面,朦朦胧胧之中披上了一层灰,黯淡无光,了无生气。却是在这层灰膜后面,我发现鱼在笑。

五月是麦子成熟的月份,麦穗已泛黄,颗粒已饱满。我情不自禁抽了一个麦穗,双手揉搓着,随即滚圆的颗粒就出来了。送到嘴里嚼着,油香油香的!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世情熙攘,三千幻象,得与失,太不重要,重要的是如诗般的人生。

点上香、你爱的雪茄,在你倒下的地方,祭奠你。

记得有年打麦子时,遇到连阴雨天,麦垛的麦子出芽,打下的麦子,磨的出面灰灰的,不好蒸熟,蒸出的馍,像青色琉璃球,吃着粘嘴,甜丝丝的。

门开了,闪过一道灰影,《而已》从左手脱落,放下右手中的咖啡,向固定的方向望去,“黑框修边的镜框、泛灰的风衣”却是久别的“沦落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nnn愤怒像海啸,nn从胸中腾起万丈浪潮。n铺天盖地,n打向愤恨的目标。n我面前的一切啊,n有生命的,n叫他尸骨无存;n世间万物,n叫他灰飞烟杳。n———— 戊戌年国庆 作于无锡东站nnn注: 有人插队,正好在我前面,地铁站工作人员看见了也不管。真是气人。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