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时 水杉从干秃的枝桠间露出了翠绿的尖尖小角

我欣赏到了,成就了上面些许文字,同时,边走边思,从水洼中的树影我想到:一、不论是人、是物、是景,换一个角度去欣赏,说不定会有一种别样之美、独特之享受;二、世间的景物,朦胧的、迷离的、淡淡的美才是最美的,正如友情,淡淡的,也才长久也才美丽;三、地上的树尖在最高处,水洼中的树尖却在最深处,更有一种人生的况味。

也曾羡慕广寒宫的月桂树,因为玉兔在他的脚下嬉戏,嫦娥在他的身边抚着瑶琴,但月桂的寂寞嫦娥未必懂,可神像树的寂寞水杉懂,神像树的眼神水杉懂,神像树的心意水杉懂。

渐离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去爬山吧!都在这儿工作十年了,每年看着对面山上青了又黄了,黄了又秃掉,我总捣鼓着那荒废的小径是多么寂寥的在颓废,不如去踩踩吧。你看今年春天那叶子绿的多嫩呀,山似乎都能拧出水来。

中午回家,窗上的冰花融化了,君子兰那合在一起的小叶片渐渐分开,露出了完好无损的已透出橘红色的花苞。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一句为你好,毁掉多少人?”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不得不为之拍手叫绝,问得好,在如今这个是是非非乌烟瘴气的某些小角落,已经越发猖狂的肆意横飞起不可思议的思想理念,有多少事情就是借着为你好的名义磨灭掉了最初的美好?

来年春天,我和大地万物一同苏醒,开始一个生命新的轮回,经过重重磨难:忍受春天漫长的干旱,夏天骄阳的炙烤,接受突如其来的冰雹的锻打。但我会坚守脚下的这片养育我的土地,把根扎的更深、更远、更多,主动地寻找、汲取水分、养分,努力再长出一树更肥厚的绿叶,蓄势待红,待到霜降到来时,再来洒血染深秋。写出更成熟、意蕴更丰富的言志诗,描绘出更有创意的画作。

遗忘是满足的。当你以为什么都不再羁绊你的时候,一种轻松从你心中蔓延,你或满足于现状,忘了秃废,忘了现实带给你的压力,此时此刻好好享受。抬头,蓝蓝的天,大朵大朵的白云,鸟儿的自由,以及万物的和谐……是否不再感伤……因为你足够的平凡。

小区里有一个花瓣形状的池塘,最狭仄处拱出一款白色月牙桥,三五个凸出的桥廊犄角,被往来行人抚摸得光亮。流水潺潺,红色鱼儿翻转。盛夏时水面飘出荷叶,铺排成一片片,蛋圆的,猪腰样儿的,扬起尖尖脸来瑟缩着边的,娇羞妩媚。

我静默地立在水杉的跟前,合眸,冥想……

第二次,那时我完全不记得了,听父亲回忆说是碗尖插在了额头上!现在我都无法想象那场景。

于是,因为了北国的生与养,我想此生我便注定了是这般凛冽的女子,爱,便是山河全醉般,不爱,便是荒草寂寂,纵然把心凄苦成十月的枝桠,萧瑟而秃兀,却也无法放下高傲的内心。

对比现实我生活的城市显然没有了生气,有的只是金钱物流,时间就是概念,匆匆的步伐让你落后不得,我虽厌烦这世俗的种种,却也难免脱不了也是个世俗之人。我在想如果这世界只有人类满眼的欲望与金钱,那是个什么样子。一个光秃秃,恶丑肮脏的灵魂?恐怕连魂都没有。这个世界是需要装饰的,是需要万物来生养的,人类只不过是个小角色,现在却俨然成了翻案上座的主人。凭什么?凭我们有智慧,有头脑?不,错了!如果还有一丝丝,一丢丢,那怎会让自己生活的环境如此恶劣。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