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是啊 总会念了七情

一言,难述心中离殇,一曲,难吟心中悲恸,一表,难明心中哀愤。恍惚间,转身,辗转人群间,摸索着,人的七情、六欲占据了所有,跌跌撞撞,甚而鼻青脸肿,也无法,抹却,这世界愚昧于我的,印证。我,眯着眼,仰头望,远方的天,渺茫而旷远,寂静无垠,只想对着这个世界,呐喊!

落满月光的河床上,相思总会如酒一般发作,视野里,天涯的天涯,是谁还踏着玲珑的步履,在我苍茫的诗笺中,扣节长歌?

从前,有个卖豆芽的,清人写了一副对联贴在门上。对联的上联是七个“长”字,下联也是七个“长”字,看的人都不解其意。卖豆芽的不识字,听见别人议论,以为是写对联的人捉弄他,于是去问写对联的人。写对联的人来到他的门口,当着众人的面把对联念了一遍,众人一听都恍然大悟,伸出大拇指称赞对联写得好。他是这样念的:

不曾去想那些渐行渐远的人,远离的背影逐渐消没,总会有人感到孤独。青春的史册里,凝固了那些最美好,最怀恋的时光。偶尔一瞥却又立刻收回那束浅淡无言的目光。如若相遇,或许仅有那微弱的一句问候:哦,是你啊。

另外,每日还学习朋友的近体诗歌,每日学习几首,然后,写作一首感怀诗歌。

可是时间真快,休息时间耳机里的歌还未播完,又要到岗位上了,多应景啊 耳机里播着李健的车站,汽笛声突然想起,那姑娘满眼着急,是啊,那姑娘焦急啊那姑娘要到她的岗位上了,因为她希望列车飞奔的下一站是平安,是繁花盛开的春。

接下来,著名作家、批评家、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彭学明形象地说:“散文不是码字。码出来的字,不叫散文,叫废品。遗憾的是,我们很多人以为诗歌、小说和报告文学装不下的字,就是散文。散文是有血缘的。有自己独到的基因、独到的DNA,谁也无法替代。并不是只要是字,就可以跟散文认亲戚,成为散文。散文,是需要DNA亲子鉴定的。”接着,他又形象地比喻:“散文是文学的兼容器。有诗歌的韵律,但不需要押韵;有小说的情节,但不是只讲故事;有报告文学的真实,但可以虚实相间。散文包容了诗歌、小说和报告文学的全部精髓。”听起来多么精彩,这不正是我们在散文写作中所需要的吗?

老子教人淡泊无为,但远离人烟,于深山之中求道又岂是凡人可为?弃了欲,去了情,又岂为人?人非圣贤,岂会没有七情六欲。对人而言,淡泊离之过远。但,人当学会放下,学会释怀。过于的执着只会使人陷入偏执,使之走火入魔。

对的,就是这样的一首诗歌。当时我很满意。而真正让我后来继续写诗歌的原因,首先不是自己,是老师,是外力。当时的老师是一位女老师,姓张。

文/实名倪涛创业实战队:实名倪涛,每日更新实名倪涛原创文章。

饭馆老板气的七窍生烟,也无可奈何啊!

城市的节奏是欢快的,它每日都在太阳升起之时唱着欢歌,在落日的余晖中感恩着大地。因而,城市便有了不彻之夜。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