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凭轩听雨 听不到狂风雷鸣

黄昏里,远处农户家的炊烟已升起。我却再也看不到,看不到老父亲在高高的道场外彳亍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听不到老母亲那声声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再也吃不到,吃不到老母亲那双残疾、灵巧的手做出的热腾腾的玉米粑粑、炕土豆……

“皇上,臣妾听妹妹说,她看上了轩庆之子轩玄,还说此生非他不嫁呢,这可如何是好?也不知他是个怎样的人物?如何就勾去了妹妹的魂了!”

我不懂什么是诗歌

我不过用只言片语

瞬间将心情倾泻

我不懂什么是诗歌

我只是将白云

安插上飞翔的翅膀

我不懂什么是诗歌

只是我的灵魂

需要割掉腐烂的疮

我不懂什么是诗歌

我只是在与另外一个我

进行着最为真诚的谈话

我不懂什么是诗歌

我也不懂什么是诗人

走出我的诗歌王国,我便一文不值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进去桃花源的路没有人可以找到,只有凭运气;

漆黑的夜幕中挂着一轮白月,那白色的月光冻结了一切。冰冷的光,透着刺骨的寒,流露出死神的气息,听不到蝉鸣,听不到蛙声,只闻见死神的狞笑。

我问云间月,到如今、几番悲喜,许多离别。金谷兴衰寻常事,本易云飞烟灭。唯剩下,残垣断阙。故垒旧园凭谁叹,有斯人、风雨听鹈鴂。

空伫立,更愁绝。 须臾镜里飞白雪。劝君知、丁年不再,去时难歇。朝起长安居逆旅,暮做东山归客。且惜取,歌台舞乐。钟鼓鸣弦图一醉,暂忘怀、终老生悲切。置美酒,竟长夜。

叶梦得谱

关于春天,古人这样歌唱: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瞧,今天谁还能再这么纯正明丽的歌唱?

城市每日在向前发展,我们职能部门的管理能力在与时俱进了吗?

但这次,我想试着听听这场雨,不过稍有遗憾的是我是比不上古人的才高八斗,文采飞扬,正如蒋捷在词中言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古时的文人墨客凭着一场雨就能聊以寄情,抒以怀志,作为后人,我佩服之余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惭愧。但我既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本事,便让自己多几分情怀和志趣罢了!

心不动,一切皆不动,我听不到岁月的回声。

没有思绪的游荡,穿过的玉米地,感觉不到碧绿的生气,润湿的泥土散发出我嗅不到的清香。站在破烂的白水河新堤上,听不到哗哗流水声;青青柳柳,拨动不了沉甸甸的心悸。美丽的憧憬漂流在迷离的河,跃出水面的鱼,飞翔不了梦幻的天空。

站到山顶,极目远眺,心旷神怡。清新的空气,幽静的山林,自在飞翔鸣啼的小鸟,触手可及的桃花,原始的石头建筑村庄,热情好客的纯朴山民。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