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泪藏在了深夜 藏在了自己的被窝里

往事,不是不堪回首,而是我们的心屈服于了往事。我们被眼泪麻痹,于是想当然的认为一切的开始,都源于对方的错误和自己的失误。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这是人类的通病。之所以这个世界还有方外这片乐土,就是因为他们逃避,他们选择撇下社会,做回了原始且真实的自己。我不是反对人以逃避的方式获得新的生活,而是我认为一个社会的畸形,不仅仅是因为某个人的生活畸形,还因为他们丢失了自己。他们被一堆堆厚厚的往事积压着,他们的背被压弯了,生命失去了基本的形态,于是内心的空虚需要得到弥补,因而,他们走出了生活,结束了人生,因为,他们认为,生命的结束,是烦恼的终结。他们错了,他们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后,他们的烦恼被亲人所继承。我想,这是一种往事对人性的一次善良的考验。

终于迈出这一步,将自己放逐在雨中,享受着雨水缠在身上,渗进心里。宛若洗净了心底的尘埃,那颗被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的心灵再次蹦发出活力。

《分别》

模糊背影 还徘徊在季节的渡口

泪潮涌动 却按捺不住真实谎言

道声珍重就埋下了半世的崩溃

藏在摊头的月光 眷恋星星的眼

撩起你的长发 卷走我的寂寞

谁的整夜无眠 祈祷岁月黄昏

一起携手 烟雨江南

只是黎明的罅隙 沾满伤痕

碾过北风的街口 又冷又痛

2018.11.16

儿子儿媳下班回家,已深夜十点半了,刚打开门,儿子就骂:“这些饭馆太黑了,吃二两水饺,还没有一两多,丁点都未吃饱。”一直抱怨和辱骂着。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道少。这一声叹问,融藏了多少的痛苦绝望。

可这次并没那么幸运,我很快被妈妈问了话,并交代了藏钱的窝点,连上次没花完的钱也一起被搜缴了。妈妈并不知道留舅究竟丢了几块钱,自然以为那些零钱是我花剩下的了。

重重烟雨锁雄关,清净寺庙,禅钟传了几里?幽幽古庵,木鱼敲了几回?千年古塔,谁被囚禁几世轮回?断桥处,谁在雨中痴痴盼?深夜处,谁苦苦坚持在水中,迟迟不愿离去?那是怎么样的男子?为了一个约定,宁愿舍弃了自己。

绒绒雪花戚戚切切,人心似月牵挂不已,更举木樽驱走严冬,欲把雪花藏在心中……

但愿有些情真的可以如这些深夜里的烟火,不会凉去,经了多少岁月,依旧不会冷漠疏离。

再次默默地把现在划落的雨滴擦干,因为,我知道,我此刻的懦弱只能自己看到,雨是云的泪,它的坠落会有归宿,而我的雨滴只能自己掩埋,只能自己把它收藏在面具的背后。其实我也会累,我也会生气,我也会伤心,我也会难过,我也有自尊,我只是习惯了忍受,习惯了沉默,习惯了深藏,迁就不代表我真的不在意,不代表我不在乎,不代表我没感觉,只是我自己把伤口遮盖住,只是我习惯了迁让,可是,请你们偶尔也顾忌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请你们偶尔也不要那么自私好不好,不要那么自我好不好,我说随便只是不想你们不开心,我说无所谓只是不想你们尴尬,我说怎样都行只是不想你们为难,我真的只是想以你们的感觉为先,只想想让你们满意,可是,我不是木头,就当是同情怜悯也好,你们可不可以偶尔不要那么自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偶尔不要那么高高在上好不好。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