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一句话: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

我不敢回话,低着头大口地喝着粥。

腊八是临近过年的第一个传统节日,民间有吃腊八粥的传说,而且腊八这一天忌挑水,做腊八粥也不能用现成的水,要用冰。于是,在腊月初七这天,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穿着厚厚棉衣棉裤的孩子们相跟着,到村边唯一的泉子去刨冰,扳一根冰凌放在嘴里,透心的凉顷刻沁入肺腑,忍不住打一寒颤,通红的小手却再次将冰凌放进嘴里。玩够了,带着大块的冰回家,放在铁锅里。冰消后,母亲会泡上一些菜豆。腊八早晨,母亲早早起床,将大米和去核的红枣放入锅内煮成红豆粥。母亲一边烧火煮粥,一边喊着孩子们的乳名催促着赶紧起炕。还说,太阳出来之后吃腊八粥,会得红眼病。于是,孩子们一骨碌爬起来,洗把脸,等着吃腊八粥,谁也不想得上红眼病啊。吃饭前,母亲会让孩子们端上盛出的第一碗腊八粥去喂门环儿,说门环儿吃了腊八粥,能安心守家护院呢。冒着热气的腊八粥,一粘上去就冻硬了,门环儿尝没尝着腊八粥甜甜的味道,只有门环儿自己知道了。

打过电话后,我已知道,明天定是凉凉的席,飘香的衣服,温温的洗澡水,妻子忙前忙后的身影,孩子们肆意追逐的笑,可以连续睡上一天一夜的时间——心里咧咧的笑着,车子轻快的驶着。

有人问我为什么想的这么多,有人问我活的累不累,有人问我为什么既单纯又成熟;我说这是因为我敏感多情,这是因为我有点虚荣,这是因为我想固执又无力地以一种愚蠢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存在。这样的答案,或许是对,或许是错,我自己也不得而知,别人亦不会深究。是啊,这就是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曾在某段岁月里酝酿着一份浓烈的情感,纵然心底有着万分的渴望,可却又偏偏没有办法描摹出它的形态;自己很为此而着急失望。

写到这,想起了一句四川话:你好安逸啰!那童年的夏天,那夏天的夜晚,真的是好安逸!

我抬头看向虚拟,你存在,已是天下最美的温宁。愿你在我的视界,那一世不破的清欢,写梅思指尖,直划尽地缺天残……

嗜好久了便成了一种习惯。我与你默默坚守于无人的空地,在房间,在聚会,在人前,在事后,我们无不纠缠着。我常常带着你与我的朋友见面,甚至把你的姐妹介绍给他们。听他们说:对于你们,我们无法接种免疫,虽然你会让我们花掉金钱,精力,时间甚至健康,我们却对你燃烧着的妩媚情有独钟。不必猜疑,我们感同身受,只是心情不同罢了。

这一份沧桑里,有我认真封存的心事,也有他们满满的操劳。如这满满的一掬春风,有苦涩的芳香。那些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过往,都酿成了记忆里最最醇郁的美酒,醉了那些茕茕孑立的晨曦黄昏。如那随在黄昏身后的夜色,流泻出最美的月华。

眼睛向上看

耳机头上戴

坐下便是日理万机

起来便是拯救世界

仰着头看目中无人

戴耳机听世界清净

你这么牛

怎么沦落到了此地

你这么溜

怎么屑与我们为伍

你指点江山

你挥斥方遒

你怀才不遇

你命运多牟

你那么优秀

奈何总不成事

我那么堕落

却有好运相伴

不要怨恨

不要嫉妒

你我并非同类

何必与我计较

请继续保持

你的骄傲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