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得不思索 我的前半生是怎样的呢?回首:按部就班的上学

喜欢谁就把她变成亲密敌人往死里爱就像街头上张着大嘴散热的那口太阳,让她无法躲避而不得不进入我口。

想一次,梦一次,然后就痛一次,但我不能不想,我遥寄了前半生的唯一的爱,不愿就那么平平淡淡的忘记,所以,即便是痛,也要痛到最美。

是呀,永远总是很遥远的词。幸好,途中,曾相逢,念了小半生,象这青藤,唯美了仲夏的风景,何须年年同?而遇着了,珍惜了,是否也就无怨了?

不久前,读了周云蓬先生的《乱想》一文,折服于他犀利的文笔,感慨于他不幸的人生。虽然在他看来,我不盲不瞎,是一个“健全的人、正常的人”,不过我也经常胡思乱想。说不上是感同身受,于是我也《乱想》。

那一年我六岁,上学前班。妈跟爸带着我去姥爷家做客,姥爷看着我胸前的红领巾一边抚摸我的头一边笑哈哈说:“娃子上学啦,当初差一点就被癞蛤蟆给衔走了”,我问妈姥爷为啥这样说。妈说:“家里穷,你小时候身体弱,差一点就没了。”姥爷说:“做人难,生活不易,与人玫瑰手留余香便是福报。”是啊,事事不锱铢必较留个缝隙阳光才能洒进来。很多智慧的人,如耶稣、佛陀、孔子、老子等等,他们启示后人的又是什么呢?不过是还生命一个本真而已。所以我的姥爷到了古稀之年才会如此感慨,他未必不去思考生活的意义,执迷之中与幡然醒悟可能并没有太大区别。执迷者有执迷者的清醒,醒悟者有醒悟者的迷茫!你信么?所以,姥爷明知道父亲的做法不对也不去制止,他不是偏袒父亲,他热爱每一个鲜活的生命。

“大白,老班找你。”之抱着刚从办公室分好答题卡,对黑板前的大白说。大白放下黑板擦,一脸疑惑:“找我?干啥?”之摇摇头:“我也不造,你去看看。”大白穿过走廊,来到级部主任办公室门口,轻轻敲门。“进来!”级部主任老徐看着手里的文件,推了一下眼镜。“老班,之说您找我?”大白走上前。“白子衿你真的要选文吗?我看了一下你上学期的成绩,理科高出文科20多分。”老徐把手里的成绩单给大白,“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大白微笑着摇了摇头:“老班我决定选文了,不用考虑了。”老徐眉头一皱:“挺舍不得你走的……”“老班别这么伤感,我会时常回来的。”老徐抬头看着大白:“那行,那就这样了,没啥事了。”

费劲半生心血,只为完成时做到事那一丝爽快,或者是成就感,可笑可悲,我早已不知道我活的理由,但还是坚持走着,脚底磨的光亮,仍然不知道走的是什么方向,就固执的走。

每天上班路过一段繁华的街道,五月的街道也似乎愈来愈热闹了,虽然热闹但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各自遵守着交通规则,按部就班地奔向各自的岗位,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这种景象也给济宁增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不得不思索,我的前半生是怎样的呢?回首:按部就班的上学,工作,成家,生子,一步步走来,已人到中年,青春不再。前几天跟同学聊天,说我还没实际年龄老。管他真话假话,先暗自乐呵下!也许,心态的年轻远比年龄重要!我也很庆幸自己人生过半,竟能重新找回昔日的爱好。我始终认为,有爱好的人生才不会乏味,人生就象一个调色板,需要我们自己去调色。白纸有白纸的素雅,而五彩斑斓的炫烂也是它不可比拟的。前半生的辉煌,暗淡,无为已远行。过好我们的下半生,才是重要的。用前半生的人生历炼滋润后半生的丰盈,不再无所事事的打发日子,不再把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与事上。好好经营自己的家庭,珍惜友情,做自己喜欢的事,读自己喜欢的书,把日子过淡,也是淡中有味。抛却虚伪,远离喧嚣,并不是脱离红尘,而是在红尘里,静处一隅,安之若素。繁华不离我远去,宁静自在心中。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