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夹道摆着各种山货的小路上穿过 前面有人拿着拍摄用的无人机

雾气使人看不清太遥远的小路,不过脚下的山间小路却是很清晰的,秋天掉下的落叶已经开始腐烂了,只有一些顽强的叶直到冬天才开始掉落。

从山上下来,车行驶在宽阔的柏油公路上,当行驶到大泽山镇驻地附近时,见一辆电动三轮车上摆着大大小小的各种花卉,地上也摆着各色的月季、君子兰等,卖花的老人站在各种花的中间,鲜艳的花儿吸引着我们停下车来,围到了车前。呵,春天的花就是多,单就月季花就有红的、黄的、绿的许多种,我们挑选着,辨识着、询问着,最后,买走了几盆月季花、君子兰,一路谈论着买花的收获,我却以为这是收获春天的美好。

就如鲁迅当年写巜为了忘却的纪念》是用文字留下他的心情一样。我本来只想利用午休时间偷偷摸摸去拍摄几张照片,用照片作为自己的纪念。其实都是为了"忘却"。不巧现场被同事发现,他们说你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仔细想想的确有道理,如同喜悦不分享出去是一种吝啬和自私,而心中的酸楚,沉默不语不是一种品格而是一种难过,一种罪过。我想问,你相信风水吗?你觉得会有风水树的存在吗?

在这些苦闷的日子,我尤如独坐在一个洞穴里,里面有虎,有狼,有鬼,有泥神,有人类返祖脱落的灵魂,有死去而又活着的哭泣的声音。

静夜里,感慨于秋的惆怅,满腔的失意给我无尽的忧,看不到尽头,不知道前面有没有阳光在等着我,哪怕一丝绚亮,我觉察到自己内心很恍惚也很茫然,像浮萍,摇摆不定,没有归属,而且遥遥无期。

这次陪练没有再怎么发脾气。只是在一次红灯前停车转九十度弯时,陪练让我跟着前面的车,我没有跟上。拐弯后挂档提速太慢。陪练轻轻地拍了我的手说我:“咋搞的,前面的车早不见影了,你占着车道开这么慢,没看见后面有车吗?”情急之下,我又直接由二档换成了五档。挂档要由低档逐渐过渡到高档。刹车减速要由高档逐步减到低档,也可以从高档一步挂到低档。但是,这是要在车速慢下来之后。

“小伙子,带点山货吧?”我的脚刚迈上桥,旁边传过一声颤巍巍的吆喝。

我的这位朋友,平时里就爱打扮,爱美,爱干净整洁。平日到她家里,空气迷漫着花的香气,地板光滑,一条头发都没有,洗手间涂着清新自然的青草绿,没有一丝灰尘。房间里,摆着柜子,里面装着各种玩具的收藏。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不放别的东西。她拍了许多艺术照,有现代的、美艳的、古典的、活跃的、典雅的,气质里总能显现迷人的优雅。

为什么上面这个傻瓜能开推土机,也是一样道理。因为他其他的也不懂,也不懂计较。

十岁,我呆呆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热闹的春晚。

当船行至杨堤时,雨下得有些大,也刮起了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杨堤真的是“朦朦胧胧、如幻似梦”,为了真真切切地体验这种感觉,游人们还是不畏风雨,纷纷跑到客船的前后甲板和两侧,用相机去拍摄和记录烟雨中的杨堤,留存下与杨堤烟雨亲密接触的美好瞬间。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