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我在对待爱情时显得稚气未脱 是因为我至如今还对爱情有个童心般的念想

人们常说大学是一所美容院,女生学会化妆,由稚气未脱变得成熟。我却是一个每天素面朝天的姑娘,每当舍友谈起化妆品,我完全是门外汉。就像杜丽娘的一句唱词“可知我一生爱好是天然。”初中做操后有学生才艺表演的环节,一次演唱了许嵩的歌曲《素颜》,班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后问我:“你听过这首歌吗?”我说:“没有。”后来我才明白这是班主任对我的印象。虽然初中阶段女生不化妆,但是老师挺有预见性的。

无数次,看着延伸至远方的石板路,总是想像着它会将我带向何处,那里又是怎样的一个美好世界?幼小的童心对外面世界的好奇与渴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强烈起来。

行径天涯问上苍,何时风起卸红妆。nn童心怎识秋滋味,飘雪无言好塑郎。

记得刚到学校时天空下起了太阳雨,我仰起我那稚气未脱的脸,任凭雨点打在我的面孔上,心中充满了无限遐想。

多年以前,我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孩,脚下的路也没有披上水泥的外衣。那时,我常常和小伙伴们三五成群,走过这条路,或是上学,或是放学回家。那时我们一路嬉笑打闹,骑着自行车压过路上偶尔爬过的小虫,聊着学校里一切有趣的事,或是关于他,或是关于她。那时,这条路带给了我们无数的快乐,把我们的友谊紧紧连在一起。那时,一天最快乐的时间,就是我们一同走过这条路。

这是一种生活态度,我必须认真对待。对待一片叶子的落下,对待一阵风的到来。

情有千种,皆出于心,皆见于真。真心换得真情,真情得到真心。人的一生,唯有亲情,友情,爱情一生相伴,才能得到幸福,才是圆满人生。

不是因为我柔软而是因为我看见了你呀。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我望见了你呀。

我从不挑剔家的贫贱与阔绰,但我唯尊享家的那份融合,每次我踏进家门,暖流便朝我袭来,我会迅速脱掉身上的羽绒袄,换穿上小花袄。立即,我的心一片膨热,直至如今,这个动作重复了十几年。

但是,在杨绛与钱钟书的爱情中,并非是谁幸运。如他们这般跨越世纪的爱情,应是势力相当。而杨绛在对于这段感情的经营中,她那淡和温婉的性格是让这段佳话升温发酵的酵母粉。

前几日刚刚过了立冬,不知道谁又会在深夜里感慨,感慨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便又是一年。忆往昔,可曾有你怀念的,值得怀念。都说时光催人老,成熟早已爬上脸颊,披上了一层外衣,想脱已是脱不掉。能做的也许只是在闲暇时光里,怀念稚气的少年。

也许,小女人就是这样,总喜欢胡思乱想,其实我不怪金牛座的他,过于心细的我碰上过于大条的他结果又怎会像先前说到的他们一样呢,可是,退一步想想,其实一个人如果愿意每天都花几分钟在对方身上思考一些东西的话结果是否又会不一样呢?有时候生活中的甜蜜和浪漫也可以来的很简单吧…

亲爱的,我们对待爱情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她吓飞而显得郁郁寡欢。

和感性的爱情不同,生活显得无比现实。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