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记得 那年重九”

因为文字的玄妙绚丽,因为美文的惊心动魄,所以心向往之,于是我边看书边练习写作。刚开始,我只能写出三四百字的短文,但我不气馁,勤学苦练,现在,我也能写出三四千字的散文随笔,也开始尝试短篇小说的创作。

对于文字,我只限于了解它的基本特征,意义,押韵,对于美文信达雅的要求我基本都做不到。

记:您还会不会赞成这种大学生的下乡活动啊!

还记得那年,我们还是那四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一转眼,我们都长大了。现在的你们还会记得那时,我们的欢声笑语和那天真的笑容吗?现在的你们还会记得那时,我们共同许下的诺言吗?

于是,男孩就此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再忙,也会每周抽出一个上午的时光,在自己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泡一壶绿茶,静静的读上一个早晨的美文。

记得,自从那年芦苇丛中一个庄严的夏天举起了悸动的天空后,那无边无际的芦苇荡悄然起舞,以苇叶轻托舞蹈的雾霭,以芦花承起潮湿的芬芳,模访着浪花的姿态。

《近重九感时》

/黎峰

谁叫秋风凋碧树,我怜菊桂自生香。

闲来总忆丰收短,忙里难消寒夜长。

偶有匹夫担道义,暂无刍狗弃炎凉。

登高望远又重九,总把他乡比故乡。

匹夫、刍狗之说涉崔永元庖丁事,你懂的!

记得那年,我曾向往自己可以当一名警察,因为警察可以做出让很多人值得称赞的敬礼,那是多么的自豪与骄傲。

第一次见雪是什么时候我是不记得的,至于当时我对雪有何种心情,父母也没给我讲过,我只知道在那年的冬天我一直待在家里。

旧年的影子淡了,才荡开红尘的束缚,马蹄疾奔而去。在一个盛满桃花的岸边,再一次抚平桃红叶绿的平仄。让那年往事如斜阳般平息遁去,消弭于时空。还记得那年亲手制造桃花信笺,上面工整的写着两排字:

我清晰的记得,您走时的场景。那年我十二岁,邻居的小妹来学校告诉我,奶奶快不行了,我没有请假,跑回了家。

张九龄接口应道:“黄堂太守胸中明察秋毫。”太守思索又出一对“一位童子,攀龙攀凤攀丹桂”,神童张九龄有些难住,抬头看正对面前三尊大佛像,就像出下联对应“三尊大佛,坐狮坐象坐莲花。”想想7岁那年笔者才刚刚不穿开裆裤呐!

熠熠小沟旁,怡然伴冷霜。

亦知重九去,野径久留香。

平水韵仄起 七阳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