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我正在开车 没太听清楚”

这时我正在她的旁边洗手,玩笑道:“记得那么清楚。”

编辑荐:万条垂下绿丝绦,燕子飞回来,在我的视线里飞来飞去,落在电线上,哦!那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正在谱着一首春天的赞歌,多美呀!春宵一梦蝶飞来, 李蕊桃花两岸开。 细柳婆娑撩碧水, 鸳鸯对对戏徘徊。 春宵一梦蝶飞来, 幻化芳丛忒费猜。

我还可以依赖诗歌活多久,能够把宣泄藏得深远。

我开始纠结一段诗的某处标点,

若是句号,就能断绝了往来。

又不甘动词太过耀眼,

以显得内心很复杂或澎湃。

握笔的手,书写时间的残喘,

不过一些琐繁小事,变得苍白。

我渐渐厌烦了这趟世间,

关心起陌生事物怎样发展。

我还可以依赖诗歌活多久,

能够把宣泄藏得深远。

于是,将纸张烧起一团乌烟,

扔向天空,任由风吹散。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那个孩子,

就在记不起名儿的角落出现。

诗里行间,像蝴蝶般自由翩然,

不要停留在想远离的地方。

新浪微博:@木子译

很多年前,我是一个文学青年,在蓝幽、石河、王燕生、鄢家发、詹仕华、邓亨禄等先生的帮助和鼓励下,终于能涂鸦几句像诗的诗,后来在德阳市文联做过几年的文学编辑,那时是诗歌发展的繁荣期,几乎全国所有青年都在写诗读诗,诗歌刊物也颇繁多,出现了一大批所谓的前卫诗人,特别在《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神》、《诗歌报》以及《诗潮》等刊物上推出。从一个字的诗到800行的诗,很多种诗歌的表达形式都尽染眼球,可谓是百花齐放。

我甚至能听清楚它的脚步踏过玉兰树叶,樟树叶和松针时的不同节奏,也能清晰看见它从屋顶蹦跳到遮雨棚,再流到地沟,一路欢唱的身影。酷热的天气,仿佛只是被一只神奇的衣袖轻轻挥了一下,便逃匿得无影无踪,就像它从来没有降临过,更不曾狂躁肆虐,驱之愈强,展之愈烈。

就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家楼下的老王,晚上开车回家后,忘记把车窗给关上。结果车子在小区停了一晚上,里面还放着两万现金。等到老王半夜想起来,跑到楼下的时候,却发现不但钱没丢,车子还被人拿车衣罩了起来。

经过几次风波,我突然很讨厌开车了,有些时候倒是怀念没车的时候,特别是那种轻松的心态。

枫叶的开,将永不凋谢 ,飘落就是花开。

上车的人,看见要等的人,后悔莫急;等待的人,看见车一直没来,失望懊悔;走路的人,始终没有看见要追寻的人,后悔莫及;追车的人,没追上车,失望懊悔;追车的人,追上了车,庆幸高兴。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