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回往西安的火车 心里就安宁了不少

冬天如此安静,它的安静不是用有声或无声的方式传递给我的,也不是用轻盈或者是蹑手蹑脚的方式给予我的。这冬的安宁似乎与空旷毫无干系,空旷是用心去感觉到的,然而我还没有做好迎接空旷的心里准备。眼下我感到这冬天独有的安静气息,最先是通过我的视觉,抵达的我的感觉中的。我视觉现在变得尤其敏捷起来,我怀疑在我的视觉中本来就有一个掌管安宁的钥匙呢。来到安宁的冬天,就像是我来到了家门口那样,赶忙掏出挂在身上的钥匙,轻轻捅进门锁之中,然后下意识旋转若干圈,家门就敞开来。

人有一个目标,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感兴趣的事,从而找到生活的支点,感觉一点乐趣,就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渐渐变得成熟起来,用心生活,爱自己,才可以有个健康的心态,一生的时间很短,若是过的快乐,这一生的甜蜜就无限的延长了,白发苍苍也如孩童一样,这样的生活大概是每个人的理想吧无奈的时候总会过去,就像热闹过后就是安宁。安宁,就可以听见天空的声音。住在云海的,都是天使般的心。

想起土耳其诗人塔朗吉的一首诗:去什么地方呢?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孤独的火车?

自然界从来不存在能量转换这样的事,能量只能改变物质的相况,不同物质的相况具有不同的能量。火车在动力的驱动下开动时,火车的状态被改变了,由静止变成了运动。运动的火车有了动量,是运动的火车本身的特质,而不是其它能量转化来的。动力只能改变火车的状态,使火车有了速度。火车有了速度,就具备了动量。动量是有速度的火车自身的特质。

前两天在老乡开的面馆吃早餐,早餐的时候,正好巧遇了之前帮我家修水管的老乡,和他闲聊,他说道了他的收入不高,比做地面工的低了不少,后来又自己分析说自己的工作的危险系数比做地面工的底了不少。我听着听着,就插话说:“贩毒和抢劫的回报率很高,那个容易赚钱。”

岳母每次来,只要干活我都喊妻子记着,不要漏过,好开钱。闲着就算走亲串戚,不开钱,喜欢衣服、鞋子买给她。她也不容易,苦瘦了不少,苍老了不少。

说心里话,就像我们写文章,也真的不是等到有时间了,等到绝对的安静了,等到灵感绝对的有了才开始写文章,而是有一点点的灵感,马上就争取下,看能写下不。

一出大理火车站我就给青花打电话,问他该怎么到疯人院。

寻星阁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 风吹过云就散了,影子淡了, 夕阳靠着山倦了,天空暗了; 一朵花开得厌了,春天怨了, 鸟儿飞得不见了,清晨乱了。 长长的发辫散了,青春,淡了, 舞不停的脚倦了,眼神,暗了; 两个人厌了,心里怨了, 路的尽头不见了,步子乱了。 是散了,淡了,是倦了,又暗了, 是草儿绿过就算了,是季节变了; 谁厌了,怨了,谁不见了,谁又乱了? 谁许的诺言不算了,谁和谁的爱情变了? 海枯石烂了,地球不转了, 主角都换了,情话听惯了。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倦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