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言 有时候我们只是沿着先哲的路再走一遍

上班途中,路遇同事骑着摩托车在身后慢悠悠地前行,微笑着摆手打招呼。他一向不紧不慢,笑意盈盈。

记得小时候我觉得的思南就应该是我能看得见得地方,还有大人们说的县城,这个地方我却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只知道那时候大人说要走一天才能到,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远的距离。知道08年自己走了一半的路程才知道那个一天的距离是多么的艰辛。只是现在的人们已经没有了那个必要再走一次这样的路了,自然就遗忘了一天的距离是多远了。说到了这些就要说思南的路,这里的路在今年以前都是绕着山转的,路面情况就更差了,我只知道,车颠簸得厉害就是已经到了思南了。这或许也可以算是一个很好的记忆了。

沿着山路继续攀登,不一会我们登上了鹿角头第一个山峰,令我十分吃惊,前几年瞻仰过的范蠡庙不见了,宅基地也被铲平了,上面堆放着风力发电站设备。

从东山公园入口,沿着石阶,慢慢往上走。两边是树,地上是草、是花,空气相当好。

童年里的水磨坊栖落在村旁灵溪之南岸,残败的木板、腐蚀的水轮以及沉重的磨盘倾诉着先哲的智慧和艰辛,印证着古老的乡村和灵溪之流光。它源起何年何月,无人知晓,无处查考,只听说爷爷出生之前就已经有了。

修学佛法可以更好的指导我们同外部世界的相处,自我内在心灵的融洽,并促使自己人格完善,获得幸福。我们的人生或许并不圆满,然而借着圣人先哲的脚步,我们可以更有方向,更能使自己不至于迷失于红尘的得失与利害中。爱因斯坦曾言,“如果我是一名修行家的话,我愿是一名佛教徒”。同样,末学也愿向过去的大修行家靠齐,“以文殊智慧破烦恼,以普贤大愿行天下。”

大学毕业之后,我每年回家乡的日子越来越少了,每次回去,我都看到老屋变化很多,他屋顶的瓦片有些已经七零八落,而墙壁上的裂缝也越来越大了。有一次父亲对我说,要找个时间跟伯父叔父们给老屋进行一次大维修才行,因为这样下去老屋经不起多少年的风吹雨打了。我听了后有种担心的说,谁还会去维修他呢?

我们有时候从早到晚一共还讲不到十句话。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患上交流障碍,或者变成一个浑身散发着油烟味的全职师奶?我不敢想象。

广东是中国最发达的省份,地处南海之滨,西、东分别是广西与福建。经济发展与地缘关系,广西人集中到广东打工。福建同时比邻浙江,去广东、浙江发展的两极分化。广西经济不如福建,福建人口比广西少1000万,但是GDP 比广西多出1万亿。经济发展程度下的交通出行条件,福建明显优于广西。

而北上湖南、江西,需要翻越南岭,春节天气寒冻,不利于摩托车出行。综上所述,每年从广东摩托车骑行回家,多是往西南方向的广西、贵州、云南。

据了解,每年春节由广东往广西方向去广西、贵州、云南的摩托车大军最多的时候有50万辆。随着高铁、动车的相继开通、增发,摩托车大军缩减到如今的30万辆左右。

回家乡的交通不便(坐完动车坐长途汽车,坐完长途汽车坐小四轮,坐完小四轮有的还要步行)。过年买不到车票,加上历年摩托车返乡已成传统,呼朋唤友,互相照应。使得广西摩托车返乡大军的"队形"始终保持下来,有离队的,也有新增的。

针对庞大的摩托车返乡队伍,广东、广西在交界点的肇庆、贺州等地的加油站和道路节点开展公益服务活动。这其中有政府交通、交警部门,群众自发性的义工组织,也有加油站、摩托车网站等企业。他们为春节返乡的摩托车"家庭"赠送头盔、雨披、保暖护膝、手套与口罩等。送去姜汤、热水、泡面,以及50元的免费加油名额。

2016年春运,南宁铁路局联合广铁集团搞了一次公益活动:在广东省内招募600人,搭乘2月1日上午10:30的D3608号列车回家。1月24日,招募的人员先行将摩托车托运到贵港。也就是说,从广州南始发乘坐动车到广西贵港,再从贵港骑摩托车回到老家。虽然看起来曲折,但是相对于骑摩托车长途跋涉来说是安全性和舒适性大大提高。还能免费乘坐动车,这样的返乡之旅成为一件新鲜事。

春节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迎着寒风冷雨,披荆斩棘。带着一家老小回到老家,带着一年的希冀回到故土,生存艰辛,生活不易。2019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祝愿即将上路和在路上的摩托车,一路平安!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