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的凌晨一点 踏上了开往上饶的列车

凌晨一点,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了,手机却响了。看到是你的名字,很快就接了。

第一次没去成想去的地方的时候,凌晨两点做梦都在哭。

心系春天,美好自来,一点纯粹,一波深情,一眼真善,花香约定了俗世,一沓沓的香息,踏马而来,送来了一捧开心,欣悦分秒的时空。

〞资山崖谷多神仙,鸾车凤马随飞烟,神女潇潇来暮雨,浮邱往往上云屏。”

谨以此文送给上饶之行的各位编辑和朋友们

慢慢地,锋芒一点点地被消磨成钝刃,叛逆一点点地被调教成乖巧。我如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的孩子,拼命地挤在高考这座独木桥上,如父母之愿考上了大学,上着自己喜欢的课,写着要回想很久才能动笔的作业。

我总喜欢望着远去的列车默念:“再见,列车。”

我们超过了165次列车,它还在秦岭山中,钻洞过桥,体验着行路难呢!下午五点,在旅行社王宁同志的艰苦周旋下,我们终于登上了165次列车,开始了一夜半天的列车生活。

凌晨两点五十六,

一切都睡在黑夜里,

我醒着。

肚子里跟脑子里空空如也,

这不是我想象的世界,

明天不来到也罢。

泪水经过的地方,

现在只留下冷漠。

我不在意这一切。

零点咨询广告上的心理医生,

他说我的病影响生活,

我一点也不信。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

我醒着,

我仿佛杀了我自己。

明天天一亮,

我要出去走走,

站在太阳还未升起的寒风里。

我对明天的想象,

只有这么多。

也许是很小儿科,我花了两天时间读完了一本童话故事。

我们一行人在山上随意转转,拍了几张照,不多时,饭菜便上了桌。刘总招呼说,他老婆在外收茶,中午自备了干粮,不能陪我们了。我们笑着说:“刘总太客气……”桌上菜已摆满,厨师还在往上添,刘总介绍:“菜是当地农民种的,鱼是山间池塘里养的……”是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口味当然颇佳。

两天后的凌晨一点,踏上了开往上饶的列车,出发之前一直想着瓢泉,瓢泉,带湖,带湖,只是真的到了上饶,却又开启了婺源之旅。

乘着最慢的列车,人生永久到底,你的人生就会多姿多彩,精彩纷呈。

好好学习,考上饶阳中学。这是老娘的嘱托,也是我的愿望。时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母亲也年近百岁。想起童年,不光想到饥饿、穿着补丁的衣裳,始终还有老娘燃烧的灶膛、呛人的柴烟和母亲絮叨的话语,尤其是盼我上饶中的期望。

下一步就是凿眼与开榫。这个难不住我,我虽然大学上的文科,可是高中数学无论几何代数,在班上门门第一。我用拐尺划好尺寸,凿眼、开榫很快完成,很是齐整。最难的是开槽,要将一张张薄板镶进各个撑子的框架中间,就得在撑子上开出窄窄的槽子。可是我遍寻各个商场均买不来槽刨。无奈之下,只好在市场上买来一把细凿,一点一点地在撑子上凿,经过三四个星期天,总算凿出来了,尽管槽的边沿歰涩剌剌,薄板还是掐进去了。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