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走着走着 不经意地往回看

大家 叙完不堪回首的往事,祭奠完工友,喝完满满的几杯酒,顶着淅淅沥沥的雨点,那滋味润译了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们迎着甘霖,借着他乡的美丽,在街上,在雨中奔跑、歌唱,亲爱的工友,我们来看你们了……。

冬雨,是冷峻的,是深沉的。冬雨,十分冰冷。下冬雨时,人们把自己包成“粽子”,尽量不露出自己的皮肤。走在街上的人们此时会想:忍忍吧,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是啊,再忍忍吧,尽管雨雪交加、寒风刺骨,但是春天不远了!

习惯了在本地车辆拥堵如潮的壮观,忽地来到了这样一个令人松散惬意的地方,索性就在街上溜达起来,寻一个干净又清爽的住处。寻来找去,结果发现,都是简易民家旅馆。为了便于第二天的游玩,我们放弃了去市中心的打算。

每一个人从呱呱坠地来到人世都是一个普通而平凡的人,只不过每个人走着走着却走成了不同的人生。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只不过有些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梦想成真,而有些人努力了也还是一如既往,现实面前走着走着就成了普通而平凡的人。

走着走着,一阵风吹来,竟吹来满地落叶。这夜色真美,也许在这里生活也不错。因为没有预订旅舍,我只能漫无目的的走。

小脸是一朵朵微笑的雏菊,我们肆意地追着风跑。老师急了,慌忙招呼我们,随后指派几个亲信看着那些调皮蛋。

走着走着,我知道了,走着走着,我明白了。

黄蜂飞进飞出,忙忙碌碌。为了看清黄蜂建巢的细节,我试着尽量靠近窗台,而黄蜂似乎无视我的存在,只管筑它的巢。于是我索性搬了一把椅子坐到跟前仔细地观察。你看它一会儿用嘴衔来一块泥巴,一会儿又用腿抱来一个小石子。不多时,一个半径二十多个毫米的扇形石砌建筑物慢慢地成型了。大概是第一期工程结束了吧,黄蜂开始往回运水,并把把水洒在已经完工的砌体表面,对砌完的部分进行勾缝、摸平。然后再接着往上砌,而且慢慢地向内收弄。

平时紧张的工作太压抑,难得悠闲,那还不肆意地笑,肆意地闹吗?在景点游玩时,再现当年醉翁笔下的“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的热闹场面。

看,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轻洒,以至于听不见它的声音;看,路上的凡尘俗子,匆匆忙忙,以至于听不到心的呼唤。此时,冬雨已经没有踪迹,或许是怕惊扰了雪的梦,否则初冬的这场雨,不会只零星地滴了几下,便俏无声息。其实,冬天的田野是需要雨水的润泽,可是那些青青的万物,却需要温暖,来抵御这个冬天的冷意。嫩绿的麦苗冻的发抖,油绿的菜苗被霜打的鳞伤遍体,还有家乡的那一池秋水,早已泛不起波澜,静默地结冰。更有那淮河水,沉寂了,可是那厚厚的冰层下面,依然是流淌的岁月。

走着走着,音乐自动播放到第几首了?夜里的灯光渐弱了,刷牙洗漱的声音几重奏了,夜幕降临了,明天,我们再来睁开这期许的双眼,画面中,美好依在!

闲云不语,月朦胧,人也朦胧。点点飞花逐梦,忧思缕缕已随风。看明朝红深处,定是洒了一地的诗行……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