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饲养室、仓库、学校呈一字排开

编辑荐:那柔柔的粉色,似乎在心底铺排开一片春色来,令人心旌摇摇。每当此时,我都觉得心中满是喜悦,那春似乎也住进了我的心里。

我的瑜伽没有经过专业指导和培训,一直以来都是自学自练的,其中我也添加了一些形体,所以,我称它为自由瑜伽。在我的整套瑜伽动作中,其实更本没有‘一字马’这一动作,但就有前踢腿和后踢腿这两个动作,也就是这两个动作成就了我‘一字马’的梦想。我是2010年五一后开始练瑜伽的,2012年夏天的某天,我试着撇‘一字马’,尽管姿势不是很规范,但还是成功了,以后每次练瑜伽,到最后我总忘不了要练一下‘一字马’,慢慢地我的‘一字马’练得越来越标准,到如今,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现在的我,除了能撇‘一字马’外,还会盘‘莲花腿’,还有‘顶天立地’即一只脚站在地上,另外一只脚脚心朝天,准备登上月球去摘取月亮,开个玩笑。

村里的戏台很气派,中间是宽敞的舞台,两边分别有配乐用的耳房,舞台后侧还有存物室、化妆室。台前是一大片供观看用的露天大场子。

我的祖父曾经是我们生产队的一名饲养员。儿时的我,父亲在外教学,母亲跟着生产队干农活,根本无暇照看我,我常年跟随在祖父的身后,出入于饲养室,耳闻目睹了他老人家饲养牲口的全过程,熟悉饲养室里的一切,熟知饲养员的“工作程序”。祖父对我疼爱有加,在那物资匮乏、失误短缺的岁月里,他尽可能地照顾我,不让我挨饿。每次他在为牲口炒料时,利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利”,扣留一部分黄豆或红豆、玉米,炒得很熟,(给牲口的饲料,炒的不会是很熟,熟到七八成即好),让我既解了馋,又能慰籍经常借、饥饿的肚皮。

有人说,别看他邋里邋遢的,对小动物真是很有爱心啊。也有人说,他的那些猫啊狗啊,从没活过一年。老头的猫和狗,甚至那两只羊,早已不是去年饲养的了。

世界各个国家的科学家们早已通过研究证明:过度饲养宠物对人类自身有百害而无一益。

饲养室可以说是我童年的乐园,我和堂兄弟们,经常出入其中,追逐玩乐,掏麻雀窝、下雪天弄来一把谷子,找个筛子,用木棍撑起来,用绳子拴住木棍,躲在暗处,静静地等待饥饿难忍的麻雀自投罗网,瞅准麻雀进入“伏击圈”,猛一拉绳子,麻雀便成为囊中之物;然后弄死它们,弄一些水,和成泥包住麻雀,再弄点柴火点燃,把弄好的麻雀放入其中烧,等到一丝丝肉香袅袅飘出,兄弟们迫不及待地抛开火堆,拿出烧好的麻雀,慢慢品食。

一天早上,老婆婆正准备到溪边去洗衣服,她端着衣服吃力地走着,这一幕正被出来溪边玩的小姑娘看见了,热心的小姑娘连忙走上去接过老婆婆手中的衣服,奔向村里的仓库。她从仓库里翻出一个桶,再到溪里装上水,提到屋里,然后把衣服放到桶里,接着立好竹竿,最后拿出搓衣板开始洗衣服。

“宵窗明灭金池涸,一字长天入翠微。

文庙最吸引人的去处是大成殿。它是文庙的主体建筑,一字排开五间殿堂,正堂内置龙宝座,供奉着孔子塑像。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