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给徐老师发祝福短信 在每年的教师节来临之时

清脆的短信铃声突然响起,一条来自边关哨卡的祝福飘入了视野。“脱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淌汗,不掉泪;爬冰、卧雪,心如火;战寒、斗暑,讲奉献。祝战友“八一”快乐、阖家幸福!”记忆的闸门在铿锵的言语、温馨的祝福中砰然打开,思绪犹如自天而降的飞瀑,顷刻间填满了脑海里那久违的边关,仿佛又看到了天边的橄榄绿。那期待已久的橄榄绿——绿了大地,绿了万物,绿了我的心田。

想听见你的声音所以给你发短信但是你的手机却已停机。

老师师德如山,师恩似海,志比天高。老师是伟大的,其清苦也是不言而喻的。儿时的老师,很多年未见,却依旧像刻石一样不曾淡去,因为爱着,所以记得!儿时,怕做错事,因为怕老师手中的教鞭,眼中威严的目光。而今,依旧怕老师,因为怕老师的担心和不再信任的眼光。原来,无论长多大,老师永远是老师,即使白发苍苍时心中还会敬着爱着,时时都在心中滋生牵挂、守望牵挂、祝福牵挂!

我从未对此表过态,谁叫我的确是受徐老师偏爱的课代表呢。

嘀!又是一声短信提示音,把我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于是安米尔和徐轩在一起了,班里的人也都渐渐的知道了起来,都纷纷的送上祝福。

第二天,回到教室才收到妈的短信“他给我回消息了,说是一时冲动,没事了,给你回信息了吗?”看着这条短信,有种莫名的欣慰,是因为我的短信吗,他到底还是看了吧。

那天是你的生日,一大早醒来,我就发短信送去我的祝福。其实,我很想打个电话,可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发个信息就好。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在,在远方还有一个人在关心着你……

“老师,我会的都答上了,不会的真的就不会了。”考生无奈地翻起了试卷,眼睛却扫描着黑板上面的时钟。

这时,我正独对灯光,手里捧着一封封来自山那边学生们的信。你们好吗?呵,那该是怎样的呼唤:老师,来吧,你们来吧!我们想念你们,我们非常希望教师节你们回来,再看看我们,再看看我们的学校。老师,来吧……

徐老师已过知命之年,发有几丝灰白,身材并不魁梧,但他说出来的每一字每一句都会让人觉得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力量。

我犹豫了几下,最终还是回复了信息。刚发出去,手机就震动了,仍是他的短信,我不再说话。

我觉得老徐肯定有事,会不会他又去北京了?不会吧,这么多年了,一定没事了,我安慰自己这样想,为什么会说老徐去北京就一定有事呢?

此时,我正斜躺在寝室的床上,手中拿着一本杂志,翻到有关雨,也有关中秋的美文,又结合着窗外的雨声,想象着这个世界里的种种温暖与美好。每逢佳节倍思亲。手机的短信铃声不停地响着,翻阅短信,铺天盖地的问候,祝福与关怀,其中有的来自亲人,也有的来自友人,让我虽然身处异乡,却仍然能够感受到家的温暖。唯一美中不知的是,今晚无月,也没有狡黠的月光,看不到嫦娥,也摸不着玉兔。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