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情阿海的遭遇 也欣赏阿海的歌声

我家阳台对面就是消防队,每天都会听到哨子声,早上起床的哨子声,出操的哨子声,消防演练的哨子声,出警的哨子声,渐渐的哨子声也变成了每天早上我的闹钟铃声。

阿难为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也是佛陀的堂弟,他“相如秋满月,眼似净莲华”,一次化缘时路遇摩登伽女,身份低贱的摩登伽女对视众人平等的阿难陀心生爱慕。佛曰:“汝爱阿难何?” 女言:“我爱阿难眼,爱阿难鼻,爱阿难口,爱阿难耳,爱阿难声音,爱阿难行步 。”爱一个人是爱他的全部,这般软绵的话何等深情,只是遁入空门如何谈情说爱呢?昆曲《四声猿·翠乡梦》讲述的故事大抵如此。

阿龙说,阿海的歌里,唱的都是自己。

喜欢寻一处清幽,静静地欣赏音乐,欣赏蓝天白云,欣赏高山大河,心,总会在放松中豁然开朗,神思也会在欣欣然中恬淡,走近自然,亲近自然,这是一种对自然的欣赏。

阿琪和我是同班同学,我们住的很近,关系好的不一般,连我妈都说阿琪像她的另一个女儿,这时候我总会撅着嘴说:“那你也让阿琪叫你妈妈好了!”阿琪和我妈总会笑着说:“你噘嘴的样子像极了小猪”我也跟着笑了!

后来工作到了省城,因职业关系我习惯了拉着行囊,游走在人群涌动的街市,陶醉于大漠的风光,静等喷薄欲出的红日,欣赏西下的夕阳,遍尝千滋百味的小吃,领略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相。家乡于我,更成了我身心疲惫时的驿站,遭遇挫折时的港湾。

2010年初,我在临夏市逸夫小学读书,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不和阿爷阿奶一块儿生活了,我几乎是一周才见到他们一次,每天中午晚上放学都会给阿爷打电话,电话那头接通听到阿爷声音时我也就哭了。父母在冬闲的时候把阿爷阿奶接过来陪我们,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阿爷阿奶太不容易了,也太累了,父母也想让阿爷阿奶见见世面,调养一下疲惫的身体,躲开繁杂的家务得到休息,也想想好好地尽一点孝道。

半夜里就听到屋里敲锅盖声,打水缸声,捣门框声,很是紧张。我母亲说:“敲锅盖是怕鬼从烟囱跑了,打水缸是怕鬼呆在水里,打门是怕鬼溜走。“

“您的孩子在哪里读书。”“江声!”“哦!”

躲在发间的黑夜痛苦的惨叫着,听着一声声的惨叫声,我知道,沉睡的夜醒了,而我却陷入了沉睡。

阿海来的时候,随身背了一把吉他,我见过太多人背着吉他,也见过太多的人弹起吉他,可阿海这种男人,他本身是和吉他不搭的,他那张历经沧桑的脸,和那双龟裂的双手,是没有艺术气息的。

乡声的种类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屋角“嘚嘚”的蟋蟀声、高空“哦——哦——的大雁声,皎洁月光下“唧唧”的夏虫声,听上去都爽心悦耳、温暖亲切……

那是次日早晨,阿Q哼着小曲正准备起床,小翠一眼瞥见了挂在衣架上阿Q的上衣赫然印着的红唇印,与前一阵子阿Q吹牛连在一起,一个不亚于12级毁灭性的爆炸发生了。小翠先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阿Q的西装扔在地上狠狠跺了几脚,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床边,一把把阿Q从床上拽了下来,疯似地向阿Q脸上抓去,阿Q还来不及反应,脸已被小翠抓了个稀巴烂,不消一刻钟,阿Q的家里狼藉一片……。这还不算完,有点发疯的小翠冲向大街,拦住一辆出租车一溜烟似地奔向阿Q所在的公司……。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