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依旧翠绿 缱绻着依恋;暗香依然浮动

“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踏着一缕阳光,我走出了路灯环绕的边城。在这里,阳光是一颗种子,开花结果了一大片金黄。微风浮动,一个一个麦浪向我扑来,闪耀明媚。

往事堪哀,对景难排。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寒来暑往,没有尽期。有情莫若无情,偏生将一寸芳草心。

我喜欢水景,也喜欢波光粼粼的水景,更喜欢阳光下金灿灿波光粼粼的水景,喜欢那种阳光映入水波中,有风吹过,阳光融进水波的涟漪中,推来荡去,满怀柔情,美且美哉!水的中央,是青灰色的三角形屋顶的建筑,却只有屋顶浮出水面,雄浑壮观中,又浮动着脉脉温情。三三两两的浮动的建筑之中,曲拱桥婀娜的立在水面,宛如美佳人,流连于波光留影中, 正应了那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如果在看风景的时候,可以读成一段明媚的心事,不管能不能触动伊人情愫,都把它看做一处缱绻的景致,绘成记忆中的旧照片,不管岁月如何斑驳,都不会使自己在无尽的风烟里遭受丝毫的侵蚀。

然闻众鸟悦,觉清风然,遂寤寐片刻,心暢有余。则曰:“余之游遐其绿,心之瞭然旷野。失之乎汩绿,俨然鼎沸。若无为乍泄乎,亦就浅偿辙止。然听之任之,心由所往。更誉乎!”

蒲扇是一种原始而纯朴的生活方式,虽然这种生活方式离我们已经久远,但它始终割不断人们对曾经的岁月那种依恋之情。蒲扇摇动着整个夏日的夜晚,时时都将一股清新朴实的风在我们每一个人心头吹拂,在摇动中成长,也在摇动中渡过儿时最纯真的时光。

春风所及处,不再有落叶的哀唱,不再有枝头的荒芜,你看!春风吹过的地方,总有绿意在萌生,总有暗香在浮动。

念起,文字抒怀,暗香浮动,思念如许,微澜一片。

故乡也有风雅之人,在中秋前后,采摘桂花酿酒。于明月之夜饮之,口中暗香浮动,沁入肺腑,说不出的曼妙。

漫步荷塘,伏蛙鼓鸣,暗香盈动,摇曳的荷叶调皮的在我心头鼓兑欢喜。

秋天的早晨是清爽的,农家人早早起床,外出干活。小孩们也被父母陆续被赶下床,跟着父母蹦蹦跳跳的外出,呼吸新鲜空气。偶尔会听到一两声山涧里的问候,那是小孩子在向大自然打招呼。小孩像那些依旧穿着厚厚的绿棉袄,在斜阳芳草中舞动青春翅膀的松柏,活力四射。远方房屋层层排叠,偶尔冒出缕缕青烟,融入天地山川。

每当月明时,融了世俗的尘埃,纵横阡陌的心事,明灭闪现。将缱绻的旧事伴着月色的辉映,肆意泼墨写意着相聚的渴望,积蓄已久的思绪在开闸的瞬间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潸然泪下,借着月光,把思念化流光,皎皎挥洒,清辉荡漾,飘向归乡。

已经脱掉冬的旧裳,换上春的新衣。远远望去,那一树树的繁华,绿叶翠绿发亮,花儿纯白如雪,多么像如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而掩映在嫩绿丛中的那一串串槐花,又像一个个衣着清爽的姑娘,宁静、质朴,浑身透着清丽。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