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几条雨巷 不觉飘然到诗友家门口

至今犹记,那一条悠长又寂寥的雨巷,花影零落间,虚里浮着你娇柔的的身影。于紫陌红尘中,一双明眸尽去了世事铅华。忆起往事,心底映衬的青灯黄卷下,书一笔凝眸芳华,携一卷轻笺疏雨。你道繁华终有落尽时,我言枯木亦有逢春日,而你只是轻笑不语,赠予我枯黄一叶。淡然而去。

我几乎是被她的声音吓醒的,随即听闻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带着几分急促。妈妈来了,她瘦削的脸上绽放光彩。我看见她手上端着的盘子,上面残留着我的手艺。妈妈一口口地把食物送入嘴,她含糊不清道:“以后你过得好。”

七月,有阳光,有鲜花,也有不期而遇的雨。那绵长的雨丝斜斜掠过,滋润了期盼的眉眼,城市的雨巷,也有江南的几分柔情与浪漫。

长舒一口气,重新找回那种闲适向东踱去。

思绪在此飞舞,穿过雨巷,停留在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俄罗斯的秋天不紧是收获更是诗是画!是一首越唱越陶醉的歌;是一坛越品越飘然的酒!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懂得成败功过决定于细节的人,总是选择从小事着手,虽然他也怀有豪云壮志,但却懂得: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人生要一段一段的实现。

这片荷塘镶嵌在这大片翠绿的禾田中间,是如此的如诗如画,美到极致。而那迷人的水韵和那从荷塘里飘出的醉人的荷香,更是让人如入仙境般,飘飘然。想着那王母娘娘的瑶池也应不过如此吧?!

带着轻轻的脚步,我缓缓向前面曲折的小道踏去,这里无处不透露着我国古代人民的智慧,或许这里便是红土文人的圣地吧!不知不觉,我到园子的东部,这里有一条坦平又碧白的小桥从湖中央婉婉向湖的另一边穿去。我信步走上小桥,不久便来到一个小亭上,亭台楼阁的屋檐上赋有苏轼与其弟的《决别诗》,离别之意油然而生。

王维的大多数诗都是山水田园之作,在描绘自然美景的同时,不仅流露出闲居生活中闲逸萧散的情趣,而且流淌着空灵怡然,世事忘机的禅意。“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这般如诗如画,飘然出尘的境界,世间之人,唯有摩诘。曾有人说他的诗“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想来,应是如此,“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我想,懂得的人,读至这般清幽宁静、高雅绝俗的境地,早已是烟水不扰,物我两忘。

我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茶水好涩,吞咽甘苦,回味则生津。

文/jxwhb 【西江月】夜(步韵陈虫工诗友)心静闲愁自去,气匀黑夜酣眠。天明窗外雨如烟,十指晨操轻捻。 书籍枕头左右,手机信息无边。人生弹指一挥间,时把童年思念。陈虫工诗友原玉:欲把闲愁掐死,再和黑夜缠绵。老歌搓揉起轻烟,只差一根纸捻。 梦话鼾声左右,奔雷急雨天边。青枫林里梦回间,短句拾来怀念。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