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四年前的意料未到的工作调动 乍听之下

今天是周六,睁开眼,窗外就已经阳光灿烂。老公说要带女儿去一江之隔的鄂州玩,把喜欢赖床的我积极性调动起来了,换上衣服,吃过早餐,驱车而去。自从成为有车一族后我们很少走路,其实我知道也丢掉了生活中很多步行的乐趣,我们集体商量,将车停在轮渡口,我们坐船去鄂州。

这样动听之声以后恐怕很难再听到,只能在回忆中细细品尝了。

女人们随军就失去了自己的职业,现在已经没有工作调动之说,在桌上的女人,生了孩子,随了军,也就整个人跟着老公成了部队的人。

时光,是一个邮局

多年前我给自己

寄了一些叫做梦想的东西

多年后我还未收到

我曾以为是写错了地址

我曾以为是邮局弄丢了东西

其实都不是

原来是我未追上时光的脚步

时光邮局又把梦想退回了

多年前的自己

总之苟活在尘世之中,就无法避免意料之外。总有些惊喜是突然迎头袭来。我偶遇了。准确的说是邂逅,不期而遇。遇见二十年前的一位我的中学死党木子。老同学见面,惊喜斐然。难免一顿没完没了的寒暄,却突兀着虚头巴脑,让人觉得牙碜。

看着那条珍珠手链,大脑的记忆册翻回到了四年前。

开始惧怕岁月的力量,渐渐,渐渐,不停息。没有任何行走的痕迹,不是意料之中的家的气息。

也曾安慰自己: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为红颜空悲?有时候,告诉自己要好好努力这四年,什么都别多想。可我发现,那些话越说越没底气。四年,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我好怕,四年后,我们都不是曾经的自己!因为,你太优秀,而我什么都没有,那句话,又怎么开得了口?

怎么说他也是做过彭泽县令的人,我不知道这样一个职位在当时的社会中对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在今天,许多人寒窗苦读、孜孜以求,为谋求一个公务员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如果能够做到一个县令的职位,至少也可以说是光宗耀祖,给家族脸上添了光彩了。只要这个人不是因为政治原因(比如贪污受贿)被国家权力机关双规甚至处理了,你让他主动从县令的职务上退下来,基本上不大可能(除了正常的工作调动或者离职)做出这种被别人看起来“二哥”的举动。

老祖宗都说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雨,始终未停,心,仍是未止。心未止,便会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思绪,正如缘分,缘未灭,有些事有些人总还应去经历,经历以后,才会更加懂得爱的真谛,学会正确爱人和爱对的人。

人事干部在工厂是劳资干部,在行政单位叫人事干部,管理职工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包括招工、分房子、工作调整、提干、推荐上大学、调动、档案等等与你的生活甚至人生联系在一起的事情。他们整天神神秘秘,轻手轻脚,明里暗里的干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知道领导的决策,能根据这些决策做出很优美的文章来,给熟人朋友还有看的顺眼的人通风报信,给看着不顺眼的人一个“玻璃小鞋”,他们能决定职工一半的命运。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