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风由来已久 也正在肆虐中

我对竹子的喜欢由来已久,因为老屋的后院就是一片竹林。对竹子的认知则是从诗词开始,那些颂扬竹子的诗篇不绝于史。譬如“不随夭艳争春色,独守孤贞待岁寒”。“乱枝低积雪,繁叶亚寒风”等经典诗篇是赞美竹子的耐寒品性;李商隐的“万古湘江竹,无穷奈怨何?年年长春笋,只是泪痕多!”是赞美竹子的坚贞及人们对爱情的忠贞;而郑板桥的一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峭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则赞美竹子不攀权贵,淡泊名利,坚韧不拔的精神。这些赞美是何等的豪气,无不显示出竹子的清高、坚贞的气节。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考虑太多的感情,太世俗,可现实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经历过,就会有所改变,爱,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由来已久,可是又有谁能够真正深刻全面地解读它呢。有些爱会很短,短到一个擦肩,一次回眸;有些爱会很长,长到青丝覆雪,天荒地老,没有明确的定义,亦无明确的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会与感悟。有些人说爱是平平淡淡“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有些人说爱是轰轰烈烈,“海誓山盟,矢志不渝”。

在那截树枝迸发出生命的那年冬天,暴雪将校园紧紧覆盖。我像当年担心那截树枝能否挺过冬天肆虐一样关心我新种的这截树枝。我本想就算这截树枝躲不过暴雪的肆虐而夭折也无所谓,来年再种上新的树枝。

我渴望垂钓的念头由来已久,连梦中也在翘首以盼,只是恰逢那天去摘花生才涌动的更加强烈而已,我望着潺潺东流的河水,被周围绿树环绕的美色陶醉,幻想水底无数肥美的鱼儿正在无忧虑的游走,此时此刻的垂钓情结异常坚定,想要摆脱那些纷杂的琐事和艰苦的劳作,毅然的作起了垂钓前的准备工作。

如今这个世道,如果上面说你这个人如何如何,那你身边的人也会不得不说你真的就如何如何,更何况,咱国人说长道短、添油加醋的习惯和本事,由来已久。那你今后的日子——众人一唾沫,便是万年难翻身了……

风挽绿叶轻,石阶悄悄静,留下去足迹,归时已抹平。

静静的发呆了很久,很久,一直发呆,无所适从的听着风声在外面肆虐,卷起多少层波浪。

北大荒,我曾在你蛮荒的脊背崩山铺路,在你粗犷的山间伐木放排,在你无垠的田野耕耘收获,在你肆虐的风雪中咏歌狂放。我们奉献了如锦的年华,却涸辙深深,伤痕累累。

浪恶不如私欲恶,桥高难抵鸷心高。

坐观肆虐皆缄口,灭顶临终岂可逃。

注:鸷心,狠戾之心。

屈指经年,太过漫长,又只是须臾。等待了多少次的花开,不见了春风。如此的可悲,只念一段过往。却原来,物是人非换了时光,深度的肆虐。个中滋味谁人能懂,何堪一梦长。

对梅花的喜爱,由来已久,似乎在北方没有什么对梅花的记忆,可能那时年龄尚小,不关心,也无兴趣。

风雨交织着汹涌而来,肆虐的撕扯着一切,仿佛虽如此犹不解恨一般。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