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婉约 是谁在浅唱一曲流淌的忧伤

你光是出现n我的伤n就好了大半

季节里,所有的希冀都澄澈成了生命底片。暖风斜阳,陌上田园,千山万水,世间心间,弹不厌的心曲,诉不完的情思。当风起的时候,听到风在呼吸。带来远方的气息和田野的味道,弥漫着的是若有若无的菊花的清凉。那么,你会想起谁呢?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如此灵魂清澈透明的时候温暖记忆的画面?无琴,亦可弹流年。时光,仿佛就静止在这醉人的时刻。抑或烟雾浮荡在枝桠间,感觉灵魂也在漂浮着,在枝桠间,在风里,低眉浅唱。窗外,树影处,谁在那风絮里情黯神伤?风中谁可依?万端心曲无处诉。在夜空下,让心头浮上些许凉意。才猛然惊觉,不紧不慢的岁月里已是月夜风花。

深深小巷,雨意深藏,农家小院,几处安祥。

挥袖浮云去,n流伤卷浪来。n孤木自飘零,n叶落满寒山。

焚一炷心灵的香,和一曲轻吟浅唱的流年,一起飘飞这柔软如梦的季节里。

街市上车水马龙了:那骑车的、骑摩托的、开车的,仿佛听了谁的指挥一样,一早之间全部出动,拥挤在大街小巷里。沿着各自的方向,向前飞奔而去。

时间中的过客,在岁月里谁把谁搞丢。等候着一个未知的消息,随着风默默的逝去。不再回首的是谁又是谁先白了头,就这样来到了尽头后知后觉的,走过幽静的小巷,古老的瓷瓦故事尘封在了你我的心里头。许久未能放晴的天空,还能不能再次出现你的笑容。我又能否再次挽留你的温柔,你的一个回眸一切都活在了记忆里头。想饮一杯清茶只有满屋的芬香,原来茶已饮尽,原来心已空明。停下了脚步,停不下时光。

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青春是一曲流连,一曲专属忧伤的流连,我们不断的争取时间,却总是在与时间的追逐中被时间追赶。我们向往这段流连,却极有可能在挥霍中稍纵即逝。有一天,当青春悄然溜走,我们会发现,那些走过的,正是我们所失去的。

大约是在半天前的一个下午,我骑着车在大街上溜达。

年前的那几天,我经常能听到,有行李箱被人拖着穿过巷子的声音。箱子的脚轮儿,打在地上,发出千奇百怪的响。那声音里,有润朗的嘭嘭声,大约是胶皮轮子的;有清脆的咯噔声,大约是塑料轮子的;有枯燥的咔咔声,大约是轴承缺了油的;有响一声略作休止复响的,那肯定是有一只轮子坏了的。这些声音,从我的耳畔经过,轰轰烈烈,带着张扬,仿佛在同我说:“我们可都走了,你走不走?”我心里说:“你们先走,我不是很急。”它又说:“不急么?春节的车票,可不好买哩。”我说:“那我就站着。”它说:“站着,恐怕都没有地儿哩。”我说:“那我就不回了吧。”它哈哈的笑:“365天了,好不易赶上过年,你该回去的。”我答:“头些日子,我刚回的家。所以可以不必回。”它捂着嘴偷笑:“那怎么能一样,这可是过年哩。”我突然间恼了,忿然拍案道:“怎么着吧!我就不回!”每于此时,它便扑棱一声惊鸟似的飞远了,再也听不见。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