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让我记起了几年前的一位老姐姐——她打小便心高气傲

姐姐让我学会生活,更教会我乐观的态度,更让我学会为亲人而坚强勇敢,一往无前。我无法给予姐别的什么,只能用这了了文字来感恩姐的爱,我没有更多更美的话语来回报她,只有两首打油小诗献给我的姐姐,让她明白:姐,你的恩情,我将一生回报!

而那个晚餐,本来拖拖姐如果有去杭州的话,我都准备跟盘子,拖拖姐,还有她老公一起。因为拖拖姐,也是我一年4.5万指导的。她的网络生意也都是步步高升。

原来当初二十岁的我竟然如此心高气傲;好像世间所有事只有两种结果“是”或“否”

当然,没有后面了,后面的话是老姐考上了大学的老师,再后面是老姐的老公是什么什么事业单位里的一把手。但是回想起,曾经的那段时间,老姐真的是一直做那片绿叶。

几年前,曾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虐待父母案例。

兰姐总是会说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的自己拼,她总是不辞艰辛一路奔跑,所以我们现在总是开玩笑叫她富婆。她的无数过日子里肯定也有深夜里滚落的泪水,和连自己都不愿承认的,也有身体颤抖到连自己都拥抱不了的时候。

每当路过那所母校,以及附近,我的内心的反应是剧烈的。这倒并非怀恋母校,而是那里曾经充满了血腥,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峥嵘的岁月。

突然,就有无数的青青小草,从我的脚窝里探身而出。一位千年前的古朴少女,那绿绿的身影,闪过梅关。

这餐,算是吃得饱饱的香爽。结果,一算账,米饭要二元钱一碗,这倒是让我感到吃惊,即使要算,那一小碗也最多一元,不知道济南所有的餐馆是不是都要米饭钱。回来后,我倒是有些想法,如果菜量减半,菜价亦减半,管够饭饱,那才叫真正的实惠,那才会客脉不断。也许是见客不多,而且又都是过路吃客,本着有一次算一次的想法,他们才作出如此价格。

阿七婆打小就干净,她从不在屋子里拉尿,嫌有味儿。于是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去外面茅厕解手。回来时,不下心摔倒了。

我还是来了,踏着一地夕晖,那水边的杨柳正是那夕阳里的新娘,而我的心云淡风轻,静水微澜。梦在久煮的岁月里已变成袅袅雾气飞升飘散,残存的是硌应人的砂砾,洒落在走过的路上,时常踢飞一颗,自找那份疼痛,让自己记起曾经的梦想。

雨后的荷花,如同一位位刚出浴的美人,挺立在水中,盛开的荷花花瓣上还留着一颗颗小小的雨珠,在这些碧绿的大荷叶中,各色的荷花形态各异。有的还只是一个花苞,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被裹在襁褓似的花瓣里。有的已呈半开状态,如同一位害羞的姑娘,微微露出她它那美丽的面庞。还有的则已经完全绽放了,露出了金黄色的花蕊和嫩黄色的莲蓬,就像一位位身穿粉色衣裙的仙女,好像在仰头微笑,散发出阵阵芳香,令人陶醉不已。

这话当时听来是不懂。现在想来,每一个字都深刻的怕人。我爱游泳,而在自己村的河里,10年前淹死两个女孩,10年后同一位置又淹死两个女孩。 同一平行线上的公路也是经常发生车祸人命。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