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山路跋涉是艰辛的

终于走到了亭台楼宇,我不拜佛也不敬仙,只想远离人群与喧嚣,借黄山那波峰借那谷底,阅读一路的跋涉以及周边万千生灵,想着那山,那云,那松,借助于黄山那些被风吹皱的苍茫,还我前生的倜傥,还我今生的铅华。

你一路的艰辛劳累都可在我这儿安放。走来,我们既是萍水相逢。远去,我们将是江湖相忘。

滚烫沸水,木制盆器,泡脚去寒。热气升腾,蒙得镜片一层雾,二话不说,成那无头苍蝇。定身思忖,放与所持之物,取口袋纸巾,皱巴巴。粗略擦拭,更显模糊,条条水渍行行,又有啥想。起眼衣角,果真凑合佩戴,眼前敞亮。

找寻的,是生存的艰辛,还是生命的不如意。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对生命的自嘲,亦或是对生命的一点点的安慰,我不知晓的,是注定的因果。

很多年前,我是那样一个稚弱的孩子。人生初起,羽翼未丰,在我自己的路上不断向前,曲折泥泞,我自淡然。作茧自缚也好,艰辛倔强也罢,想要高飞苍穹,追寻自我的一种前程,与世事联结,却在心灵深处留有一片晴空。将自己的真实隐藏,却也让思想深处的空灵不被污染。在那些苦涩惆怅的岁月里,我不期望有谁可懂,也不祈求谁人可以了解。我自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做着不着边际的梦,将那些繁华的张扬都割舍,将那些任意的挥洒都放弃。只那样沉寂,那样安静。在无人打扰的黄昏,在与书本为友的深夜,孤灯一盏,清水一杯。不为风动,不为雨歇,只为着心中的那份坚定和梦想,一路跋涉,一路前行。那段时光,在记忆里深藏,学会了不言不语,学会了安然平静。

一直以来,我都明白,母亲是在用她的勤劳,饱尝着生活的艰辛,为我们挖掘着一条路。虽然她挖的路不很宽敞,但是捡干净了路上的石块,割除了路边的荆棘。要知道,这条路是她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流尽鲜血挖掘的。我一路走来,有时候不免磕磕绊绊,甚至伤痕累累。但是,我永远不会抱怨,因为在夜深人静扪心自问的时候,我会想到:我对母亲所做的,远远不及她对我做的十一。

农民的生活注定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母亲瘦削的肩头挑起了生活的雨雪风霜,不是农村人是体会不到农村的艰辛的,吃的红苕稀饭,穿的是粗布,干的却是肩挑背扛的重活。

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寻觅自己的向往我不知艰辛的跋涉了多少艰险的“沼泽”。多少次风风雨雨,为了实现自己的向往我又不知了多少了攀登座陡峭的“峰峦”。

八点钟,准时起床,因为今天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了,虽然昨晚大家都差不多和高了,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已算恢复元气了。草草吃了早餐后,车队又往目的地——汶水中心校赶去,因为是山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的车被他们押在中间,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上攀登,雾气越来越浓,能见度特别低,于是汽车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上蜗行,所有的一切被雾气笼罩着,蒙蒙胧胧的美丽极了!!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职业,实在太多,出类拔萃,行行出状元,在各自的行业中发挥着各自的潜能、技能,以达到自己思想的最高境界!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